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329章 神力战甲

七阶武者年纪并不算大,在宁越收起部分威压后,他终于重新站直了身子,眼神死死的盯着宁越,面容有些抽搐,咬牙狠狠地说道:“你就是他们说的羿管事吧,我劝你一个武者,不要与我们南荒博州生事。”
年轻的七届武者见宁越和独眼这样轻视说他,双目泛红,不由剧烈挣扎起来,突地身上的战甲放出一股淡金色的光芒,令他身上的压力一除,他咬牙站了起来。
宁越闻言点头,年轻武者看样子确实是自大惯了,根本看不清眼前的现实,要是他有杀心的话,这个年奇武者已经死了。
宁越也是被年轻武者的行动紧紧吸引去了目光,融化的长剑落地,化作一团赤红色的铁水。
宁越看向年轻的七届武者,不由嘴角一扬,轻笑了一声。
独眼和他手下的武者们都是惊呼出声,感应到铁甲犀牛虚相的战力已经远超他们能够抵抗的实力,下意识的向着四周散开。
轰的一声巨响,之和-图-书前看起来还势不可挡的铁甲犀牛虚相重重摔在地上,将地面砸出一个巨大的土坑,周围的树林和山峰都是一阵剧烈的震动,就如同真正的地震一样,巨大的冲击力度震得不远处的地面出现了几道深深的裂隙。
宁越看得清楚,这一次战甲里的神力全部消耗殆尽,可以知道这些神力都是懂得神力的高阶武者灌注留下的,只要催动,可以增强期年轻武者数倍实力,不由在心里暗咐。
一群人中,只有宁越和白洛洛没有分毫慌乱,宁越还在好整以暇的认真看着向他急速冲近的铁甲犀牛虚相。
“哈哈哈!居然让我召唤出铁甲犀牛,你死定了!”
“这不可能!”
轰!一声巨响,整个空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所有人都看着宁越身上金光闪烁,瞬间与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相融合体,他的手掌轻飘飘的按在铁甲犀牛的巨大尖角之上,令铁甲犀牛虚相就像是和_图_书撞到了一面铜墙铁壁,生生的被震退了一步。
铁甲犀牛虚相足足退了几步才止住宁越的力量反震,顿时被刺激的怒吼一声,身上金属状的鳞甲接连闪烁了几下,看得出身体仿佛变得更加敦厚剑骨,又是向着宁越冲去。
“你!”年轻的七届武者面容扭曲,双目几乎喷出火来:“要是让我南荒博州的石先生知道你这样对我们,无论你是什么身份实力,都只有在我南荒博州武者手中覆灭这一个下场。”
就在宁越分析中段,铁甲犀牛虚相又是发出一声吼声,身躯又是变大不少,马上从土坑里站了起来,粗大的脖子向着宁越的方向一低,用额头的巨角对准宁越,全力的飞撞了过去,铁甲犀牛虚相粗重的脚步踏在地面,又是带起一阵剧烈的震动,震得众人身侧的小山都是出现了一片崩塌,宁越之前休息的山洞也是坍塌了下去。
年轻武者马上向着宁越一指,神力凝实的铁甲犀牛虚相马http://m.hetushu.com上向着宁越冲去。
不过他们还是都看向带头的七阶武者,虽然他们知道不是宁越的对手,可是南荒博州的武者都会听从命令,一旦下令,他们都是会对宁越发出决死攻击。
南荒博州的七届武者难以置信的尖叫一声,马上扑向了倒地的铁甲犀牛虚相,一股神力又是从战甲上快速涌出,全部被他送进铁甲犀牛虚相的体内。
“羿管事小心!”
空气爆鸣炸响,宁越身上武服的衣襟被狂风吹的猎猎作响,可是脚步却一动不动,稳如泰山。
“你当我只会防御?”
宁越眼神马上一动:“居然是神力,看样子是附着在铠甲上,激活之后,令武者的魂力增幅一倍有余。”
宁越依旧没有发话,只是淡淡的看着这个正在威胁他的年轻武者。
独眼闪开几步,见宁越带着白洛洛不闪不避,不由脚步一滞,对宁越警示出声。
南荒博州的年轻武者似乎已经被之前的丢人下跪逼疯,尖笑和图书着看着地面上烧融的铁水混合神力,用一种逆天的速度快速生长,最后化为一只近十丈高的巨大的犀牛虚相,周身铁甲密鳞,全都闪烁着一层淡金色的光芒。
霎时间,宁越通过神力增幅的魂力威压径直落在这人身上,年轻武者只觉得膝盖一软,虽然想努力站稳身体,却极为丢人的一下跪在了地上。
不仅如此,宁越感应的清楚,年轻武者铁甲上的神力都在他融化铁剑后几乎消散不见,与大股魂力全都融在这团铁水之中。
他们都是没有想到算好的突袭围攻本已成功,却突然冒出来这样一个强大的武者,居然只凭着魂力威压,就令他们心里一阵发寒,生不出反抗的想法。
他的话音未落,战甲上的神力与魂力混合,快速凝聚在他手中的长剑之上,随后迸发出一股如同烈日般炽烈的光芒,整只长剑燃烧器一股冲天的火焰光晕,长剑居然被灼烧融化,落向地面。
独眼冷哼出声:“羿管事,南荒博州武者m.hetushu.com都是自大惯了,以为军势天下无敌,想来是坐井观天太久,才养出了这样自大的家伙吧。”
他不确定这个年轻武者是哪里来的自信,这样威胁自己,难道就不怕自己直接杀了他吗?
“怪不得之前那样自信,有着这些神力灌注,只要遇到没有领悟神力的武者,就算是八阶武者也不一定能承受得住这只铁甲犀牛虚相的冲击。”
宁越嗤笑一声,这次依旧用一只手掌,准确无误的按在铁甲犀牛虚相的巨大独角上面。
再看年轻武者,他刚一脱困,就从身侧拔出一柄利剑,直指宁越:“你会后悔说了那些话的!”
宁越依旧神色淡淡的面对着铁甲犀牛虚相的冲击,胸有成竹的继续扬起了一只手掌。
宁越的话音在林间传响,南荒博州一方的武者们,都是在略微收起的魂力威压下浓重的喘息着。
宁越手掌一用力,另一只手在铁甲犀牛虚相的下颚用力一托,竟然将铁甲犀牛虚相小山般厚重的身体一把掀翻,摔向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