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350章 禁制规则

“二小姐,这种人还是交给本管事来应付吧,如果您动手了的话,怕是赢了也会污了你的手。再有,本管事也十分好奇,这个什么帝国的武者有多不可战胜!”
就在几人在言辞间针锋相对的时候,武器店外的街道上响起了一阵大声喧闹,可以眼见着看到不少黑袍的武者从人群中冲了过来。
就在这时,空中的秘纹法阵又是飞出一条梦魇兽的触手,直接点在了钟七的眉心,一道附着着梦魇空间黄昏气息的魂力闪动,在钟七的眉心形成了一道花纹般的印记。
还好白星武快步走到他的身边,低声说道:“古驿站城有杀心伤人的话,都会受到梦魇兽的控制,到时候经过几大势力的审问,决定他们是生是死。
钟印闻言,眼睛一瞪:“啰嗦!都怪这几个家伙,快给我教训他们,让他们知道天钟帝国不可战胜,威严不可侵犯!”
“这下你逃不掉了,第一州郡在古驿站城有着一定的城防权限和_图_书,这个钟七选中了你做对手,梦魇兽触手会给你们上一道印记,相当于双方势力彻底对立,在战斗结束前,这个效果会一直持续下去。”
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居然已经达到了七阶虚相的实力境界,虽然与天钟帝国的天才钟墨还是无法相比,可是绝对算的上九霄天界出头的青年俊彦。
钟七没想到白洛洛会突然跳出来,神色虽然冷静,也是微微一怔:“你是什么人,我只要挑战对我家少主动手的人,与姑娘你无关。”
只是看着这个年轻武者对钟印的称呼,似乎只是钟印的仆从,这令宁越对钟印的身份也是生出了一丝好奇,钟印也有着七阶虚相的实力境界,能够拥有这样两个天才武者的家族,想来在第一州郡的涵盖的天钟帝国里,绝对不会简单了。
宁越的目光不由又是望向钟七,这人对古驿站城的规矩十分熟悉,一看就知道是想用这种规矩来针对他,这份冷静的心和*图*书智,让他也不得不生一丝警惕。
所以他这是要替那个小子报仇,看样子不碾碎你的骨头不会罢休的。”
不过事情的好坏也是相对的,他现在与大天魔宗合作,就算是他在古驿站城主动生事,大天魔宗自然也要给他支持,特别是天钟帝国这样的大势力,大天魔宗绝对不会有一丝逼退。
“好,交给我了。”
宁越对白星武语调中的幸灾乐祸毫不在意,心里只是对古驿站城的这个规定生出了一丝兴趣。
可是在古驿站城原本的规则里,武者之间可以相互挑战,战斗过程里可以任意向对手造成伤害,只要最后不危机到对手性命,留有一口气,就不会时遭受梦魇兽的攻击……
这时梦魇兽的触手在空中向着宁越飞来,随之一道声音在空中响起:“天钟帝国钟七发出挑战,是否接受?”
宁越看着这个年轻的武者,眼神一动,瞬间就从这人身上散发出的魂力强度感应出他的实力。
和-图-书宁越下意识的沉吟了一下,白洛洛却一下子站到宁越身前,少女冷冷的看着钟印和钟七:“我羿家从不畏惧任何挑战,以你们的实力,挑战羿管事简直痴心妄想!”
宁越不由的有些疑惑,不知道这个叫钟七的年轻武者冲秘纹法阵发话,是什么意思。
宁越顿时觉得眉头不由自主的猛跳了一下,脸上噙着落不下去的冷笑,轻轻的按住白洛洛的肩膀。
钟七认真点头,谨慎的看了一眼钟印现在的状况,发现并无生命危险,便转头看向宁越,说道:“你抢了我家少主的东西,我要按照古驿站城的规矩,与你决斗!”
宁越见状,不由看了一眼空中的秘纹法阵,身边白星武的声音同时传入了他的耳朵。
他遇到了钟七这样说动手就动手的武者,也是没有办法逃避,不然这件事一旦在古驿站城传扬出去,弄不好会给他与大天魔宗的合作带去一些麻烦。
钟七冷眼看向白洛洛,沉声说道:“http://m.hetushu.com我没有兴趣跟女人动手,我要挑战的是你身后的那个男人,要是他拒绝挑战的话,梦魇兽会将这个消息传遍整个古驿站城,我不信他愿意做这样的缩头乌龟……”
宁越眼角一动,就将这个状况收入眼中,明显是钟印还有其他护卫,正在赶来这里。
钟印看着手下跟了上来,不由连忙说道:“钟七,他们抢了我的东西,快点给我抢回来。”
果然不如他的所料,一个身材如同豹子般矫健的年轻武者冲进了武器铺,在看到他被捆缚的时候,整个人的情绪都是瞬间暴怒。
年轻武者看着钟印被梦魇兽触手缠缚,手掌顿时按到了腰间的刀柄上面。
钟七的话音未落,完全不等宁越回话,他马上就冲向空中唤出梦魇兽的秘纹法阵,大声说道:“我以天钟帝国武者的身份,向身前的这个武者进行挑战,我承诺最后绝对不会危及他的生命,会给他留下活着的机会!”
宁越一听,就知道这个麻烦不hetushu.com是那么容易就能躲得过去的,不由在心里暗暗撇嘴。
特别是当钟印喊道天钟帝国的威严不可侵犯的时候,宁越不由冷笑出声,白洛洛更是开口喝道:“好一个跋扈的家伙,我现在十分好奇你准备维护你那什么帝国的尊严!”
宁越听到钟印和钟七两人的对话,不由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钟七回头看向被缠的更紧的少主,担心地说道:“少主,你先别动了,按照古驿站城禁制,这些触手只是防止你再动手,只要你不反抗,很快就会下来了。”
“原来如此。”
“少主!你怎么了!”
“她和那个混蛋是一伙的!”被捆缚在空中的钟印又是一声大叫,试图挣扎却被梦魇兽触手缠得更紧,不由恶狠狠地喊道:“总是把这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乡巴佬,都给我狠狠打一顿!”
钟印这张嘴里说出的东西实在令人皱眉,左一句乡巴佬,有一句家伙,完全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就算是宁越内心再不愿多事也是开始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