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358章 传说人物

宁越默默的感受着身上发生的一切,只觉得心跳莫名的加速,仿佛有脑中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的催促着他战!战!战!
在他看来,他身为天钟帝国丞相之子,只要不是惹到本国陛下皇子,在古驿站城中,就算是钟墨也不敢对他为难。
剑光交错中,宁越身上的气势再次暴升。
与此同时,宁越的身后神力闪动,一柄完全相同的飞剑快速凝实,再次落在宁越手中。
在宁越的催动下,万灵宝鉴的三十柄飞剑就像是一个无限连动的循环,只要有其余飞剑没有一起崩解,就会有新的飞剑产生,保证飞剑的数量在三十柄上一成不变。
也有几个胆大的武者面面相觑,控制着有些哆嗦的身体,对身旁的人们说道:“我看这个年轻人是疯了,他在古驿站城这样的罪了天钟帝国的人,无异于要挑起一场战争,回去九霄天界,天钟帝国一定会进行疯狂的报复的。”
他们唯一能确定的是,宁越http://m.hetushu.com面对着第一州郡的钟墨,所用的战斗方式简单粗暴,完全没去畏惧对手高达八阶虚相的实力境界,只是用简单至极的疯狂连斩就成功的破掉了钟墨的双刃飞剑。
一步、两步、三步……宁越前进十步,成功的将钟墨的一柄飞剑大力的斩飞出去,偌大的剑身上看不出一丝完好的痕迹,剩下的一柄飞剑也是在空中摇摇欲坠。
他在看到小型中枢水晶的第一时间,就准备无论如何也要将这个东西抢到手中,根本没有在意宁越三人来自何方,有着什么身份。
“一个剑手!据说是大天魔宗时任的宗主,这人以一敌万,以他手里的秘剑,直接杀入天钟帝国帝都,当时天钟帝国无数高手全力围剿,结果被那人杀了几个来回,重伤了天钟帝国的皇帝,才遁走离开。”
宁越胸中战意飙升,不由加快了脚步,直面着钟墨的两柄魂力飞剑www•hetushu•com对冲上去。
宁越的目光中闪过两道剑影,就如同一只凶猛的上古妖兽,冲着他亮出了两只锋利的利齿。
宁越身后的三十柄飞剑如同孔雀开屏,急速前射,与宁越一起在钟墨飞剑正面交错飞过,每一柄飞剑上的神力都是带着一股破灭力量,就像是一只小兽在冲着身前巨大的猛兽发出一声嘹亮的嘶吼!
“那只是传说,这个年轻的疯子并没有那种实力吧。”
他每前进一步,手掌就会握住身后的一柄飞剑,全力斩在钟墨数丈长短的飞剑之上,在成功的在飞剑上斩出一道深深的痕迹后自然崩解!
“所以……这些记忆都是在帮着我抵抗钟墨这个强大对手吗?”
“我……似乎看到他在战斗里提升了实力境界,而且魂力接连闪动了两次?”在齐护卫长的保护下,钟印也是在空中完整的看到了宁越与钟墨的战斗,他脸上倨傲的神色已经找不到一点痕迹,满脸难和*图*书以置信的对身前的护卫说道。
钟印没有得到护卫长的回应,有些惊慌的向着四周看去,结果发现就连钟七这个他的替身护卫都没有时间看他,所有的人都是仰头望向空中国,都被宁越和钟墨的战斗吸引了过去。
街道四周的围观者这时看向宁越的时候,都是看得无比仔细,就像是都想看透宁越究竟是不是化作人形的妖兽,这场大战完全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认知。
每每种种,都是发生在宁越在空中飞进的十数步中发生,以至于不少人都是眼花缭乱,到最后都不知道宁越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齐护卫长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场中暂时停下的战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在刚刚,他带着一众护卫要对这个危险的家伙动手,要不是上将军钟墨来了的话,那么他的下场可想而知,没见徐起的两只手臂都被斩断了么!
这写发现立刻让所有人对宁越的认知,再次变得支离破碎,只能一点点的重新拼凑起m.hetushu.com来。
周围围观的武者中,不少人被战斗的余波真的脸色泛白,不少实力不足留在当场的武者都是毫不犹豫的纷纷离去,宁越和钟墨这种层次的战斗,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放心观望的了,一旦出现什么错手,丢掉的只会是他们的小命。
宁越就这样专心致志的认准了钟墨的两柄飞剑,身形在剑光闪烁中快速化成了一道虚影,刚刚用左手剑斩中钟墨飞剑,右手就继续抓住另一柄飞剑不依不饶的继续猛斩。
“没错!这也是我的回应!要战就战,从此只会勇往直前!”
“没错,天钟帝国强横惯了,无论这个小子来自哪里,一定会给他背后的实力带去一个天大的麻烦。”
宁越自然不知道他现在的作为,让不少武者联想到了不知道多久前留下的传说,他直面钟墨,心里再无得失的计算,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继续激增战意,在战斗中将暴增的实力彻底掌握。
武者的议论声低低传开,不少听过那个传说的人们和图书都是望向宁越,都是隐隐生出一股期待……
钟印不由沉默下来,事情的发展从一开始就没有按照他的预想去走。
“或许你们都看走眼了,你们看着这个天才疯子,不觉得他和一个人有点像吗?天钟帝国虽然强横,可是还是有人给过他们教训!”
要是在给他一次机会的话,钟印开始有些不确定是否愿意为了一个小型中枢水晶,去得罪宁越这样一个不显山露水的强者。
可是他完全没有想到宁越会对他出手,随后更是将他的一帮手下以及钟墨这个帝国将军都引了出来,都是拿宁越没有办法。
可是宁越的脚步不停,脑中莫名的闪过了数世的战斗记忆,每一道闪过的记忆都在无声的向着他陈述着他曾对武道的追求。
钟墨挥手将两柄魂力飞剑召回,在身前快速恢复了完好形态,可是他看向宁越的目光,完全没有了之前观望的心态,完全冷静下来,眼底闪过的厉色仿佛漾起一片尸山血海般的暴戾气息。
“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