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364章 异变

与钟墨的一战,宁越的实力直接提升到了七阶巅峰的实力境界。
正在宁越着急的时候,他和白洛洛都是感应到青面的魂力再现,宁越手中的金属圆球就像是一个心脏一样,突然跳动了一下,随后又是沉寂下去……
宁越以为青面这就将小型中枢水晶搞定,下意识的准备开口询问,可是令人惊讶的一幕就在他的眼中迅速发生。
宁越很快就看到小臂大小的中枢水晶从中分开,露出中央空着的一个空间,青面的魂玉径直的飞了进去,中枢水晶马上闭合,很快就在青面的操控下嗡嗡响动了几声,最后通体材质都是如水般‘融化’,变成了一道附着在青面魂玉上的复杂秘纹。
宁越被大天魔宗武者送回驻地后,闭门修炼,暂时与任何人都没有进行接触。
两人都是见过青面的手段,宝船上两个中枢水晶在他接触后,都是直接被他操控启动,并没有产生任何异状。
可是www.hetushu.com他清楚的感觉到,自身真实的实力跟钟墨还有这极大的差距,就如同与紫玲珑一样,都给他一种坚不可摧的无力之感。
“哥,你怎么样了?”白洛洛满眼关切。
“当然没有问题。”
宁越摆弄了两下小型中枢水晶变化成的金属圆球,与白洛洛低声说道。
怪不得,我在应对钟墨的时候总是感觉到有心无力,他们所修炼的神力秘法一定包含了从魂力转变神力的细则,我们还是需要弄到一部修炼神力的秘法,不然七阶以后的实力境界很难提升上去。”
宁越点了点头:“所以我们必须尽快找到梦魇之主的遗迹宝藏,如果能从哪里寻到修炼神力的秘法最好,不然就只能将期望放在大天魔宗上面了,不过你放心就好,要和白星武配合行动,他也有必要帮我们弄到神力秘法,我怀疑他现在身上就有,不过应该有什么限制,和_图_书他才没有与我们提起。”
所以他平复心境,安心静坐修炼,将刚刚骤然提升的实力境界全力稳固下来。
白洛洛认真点头:“既然哥哥这样说,那就一定是对的,只是神力修炼秘法并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就算是我们和大天魔宗合作,也是难以凭着现在的表现就得到神力秘法。”
白洛洛大眼睛忽闪了一下,似乎在回忆这些天的记忆,回想白星武的表现,发现白星武也是身具神力,就是不知道是否与魔纹果实有关,不然的话,就只有得到修炼神力秘法一种状况能够解释了。
似乎是由于类型不同,青面在催动小型中枢水晶的时候,只是飞近一旁,将魂力联系,便成功的启动了中枢水晶,令它飞浮空中。
这令他想了想,才对白洛洛回道:“似乎七阶虚相实力境界之后,如果体内生出神力,就能将所有魂力全部进行转变,所以我现在的实力大概在七阶虚相的http://m.hetushu.com实力境界里少有敌手……
宁越见白洛洛想通,不由笑着从怀中取出了那支小型中枢水晶,拍了一下衣襟。
宁越笑了笑,这一次虚相的品阶提升到了七阶水准,灵鉴将所有秘法魂力都是集中在了一起,与眉心神力交互混融,不知道产生了什么互促作用,周身的魂力都转变成了神力,共同拥有了两种内力的全部效果。
白洛洛笑着回道:“哥哥没事就好,白星武和彭家兄弟都是来了几次,我说你闭关,没让他们进来。”
“从外观上看不出什么,似乎圆球里还有青面的魂力反应,可是十分微弱,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消失不见。”
自从接触到中枢水晶后,宁越对神人界的信息越发关注,所以才留心着这类物品。只是没想到在古驿站城随便一逛,就见到了这颗小型中枢水晶,为了争夺它,还与天钟帝国的武者大战了一场。
宁越见青面出来,就将手中的小型中http://m•hetushu•com枢水晶轻放在身前的床榻上,任由青面飞扑了上去。
他和白洛洛都是惊讶的长大眼睛,原本正好好启动的小型中枢水晶突然间魂力涣散,附着在青面魂玉上的复杂秘纹失去了魂力支持,都是快速凝固,将青面魂玉全部包裹了进去。
“青面,这一次你将这个中枢水晶里的所有资料灌输给我,之后这可中枢水晶就归你了,怎样?”
眨眼间,一颗金属圆球直接坠地滚动,青面的魂力一下子消散不见,与两人完全断开了联系。
青面闻讯从宁越的衣领从缓缓飘出,两指大小的魂玉闪烁起一团晶莹剔透的青色魂力,飞浮空中。
他当然知道每一颗中枢水晶不同,不一定记载着有用信息,可是他现在对神人界只是一知半解,就连眼下梦魇之主打通的这些空间也是漫无头绪,所以无论里面记载了什么,他都会认真对待,不一定什么时候就能用的上了。
“感觉很好,前所未有的好。”宁越柔和图书声回道,看得出白洛洛就在房间里陪他干坐了同样的时间。
宁越连忙挥手,将金属圆球招回手中,仔细的打量起来。
宁越对于这种状况也是有些不知所措,他自是简单知道这类飞船中枢的操控方式,却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
毕竟每一艘宝船都没有太过固定的制式,宁越所掌握的大光明帝舰和梦魇空间那艘宝船的资料中,只有简单对小型中枢水晶的描述,可是实际操作记录上却都是一片空白。
可是现在这可他们找到的小型中枢水晶却是不同,明明已经被青面成功启动,可是却与宝船上的中枢水晶不一样,似乎触发了什么禁制,将青面魂玉禁锢了起来。
足足一天一夜的时间过去,宁越才从静坐中恢复清醒,一张眼就看到白洛洛坐在他的对面。
白洛洛语调顿了顿,大眼睛上下打量着宁越:“哥哥现在的实力境界到了什么程度,从昨晚开始,我突然发现就连哥哥虚相的实力境界也是看不透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