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390章 怎么办

宁越心里莫名的有些复杂起来。
“你又是谁?”
可是他的大脑现在也在疯狂的转动,就算是他得到了所谓的真实之血或是神血传承,那现在把他拉进来这个空间是为了什么,不会被什么神性多深重生吧,这样的话,他是无论如何也要抵抗的。
就在这个是时候,他忽然发现眼前的景象忽然一变,自己不知道什么踏入了一片七彩绚烂的星空之中。
最终还是王座上的彩光闪动了一下,一道听不出任何感情的声音在星空中响起。
宁越不喜欢对方这种咄咄逼人的语气,不由说道:“那是八阶梦魇兽,我的神力只有七阶……”
王座上的人似乎有些不耐烦的样子,冲着宁越一挥手,宁越立刻赶到身体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凌空飞到王座跟前。
“你是谁?”
传承?
宁越平稳呼吸,忽然觉得眼前五花十色的空间令他有些眼花缭乱,他只好微眯起眼睛,仔细m.hetushu.com打量起这个空间。
只是这颗神水晶看起来足有数人高大,在他视线落在上面的时候,神水晶从静止开始缓缓转动,将水晶的另一侧转到他的面前。
宁越只觉得神识一阵迷糊,身体像是浸入了一股一边滚沸,一边冰冷的液体之中,周围空间中不断生出一股强大的压力,令他连转动脖子都十分艰难。
宁越一愣,打心底生出一股颤栗的感觉,要是王座上这人没有在逗弄他的话,他凭这个字眼能够联想到的人物只有一个,就是紫玲珑嘴里的那个老鬼,传说中开辟了这个空间的梦魇之主!
他从许逊那里得到神像次元战场和神水晶,然后经历了一次次神奇的穿越人生,现在每每想起,似乎都是与神水晶有些最为密切的关联,现在更加令人难以置信,居然又与一个主神的血脉有了联系,还关系到了梦魇之主的神血传承……
宁越努力m.hetushu.com抵抗着凭空落在身上的压力,出声范围。
宁越意外的看到了一个被五色彩光包裹的高大王座,整个占满了神水晶另一侧的半面空间,彩光中有着一个模糊人形,令他奇怪的是,他能清晰的感应到这个人形生物的视线直落在他的身上,令他生出一股莫名熟悉的感觉。
“我?”王座上那人反问了一声,随后莫名的出现了一段时间的沉默,才对宁越沉声说道:“虽然你不用知道我是谁,可是你能够来到这个空间,说明你得到了我的一滴血液,只有得到我传承的人才能来到这个空间。”
原来真实之血就是神水晶,这样的话,他还真是有着一颗,而且现在已经和眉心融为一体,这样来说,他岂不是真得到了梦魇之主的传承!
“哼,居然是一个没有脑子的家伙,怪不得实力这样孱弱。”
宁越下意识的大喘了几口气,瞪大眼睛看着被彩光包覆的和-图-书王座,又是有些不知所言。
正在宁越纠结的时候,王座上的声音继续响起:“刚才只顾着跟你谈话了,没想到你不仅实力这样差劲,现在居然被一只梦魇兽逼到了这种地步。”
那人的声音又是幽幽响起:“看来你真是什么也不知道,那我告诉你一下好了,真实之血是我们梦灵一族的血脉,后来被那些篡位着说是邪恶的梦魇神血,当然,还有一些人称呼真实之血为梦神水晶。”
宁越终于将胸口憋着的一口气吐了出去,冲着王座方向恭敬的开口说道:“这位……前辈,我有些听不懂你说的真实之血是什么。”
宁越咬牙忍着不断在身体周围飘忽转动的冰冷灼烫,冷静的分析起现在他究竟处在一种什么状况。
整片星空在他的眼中无限向着四周蔓延开去,一眼望不到尽头。
宁越从头到尾的听完这句话,只觉得胸口又是一阵气闷。
宁越一时间不知道要怎样回答,一个传说和-图-书中的主神出现在他的面前,怎样震惊也不过分吧。
王座上的人冷笑了一声,说道:“真是可笑,梦魇兽的身上只有着真实之血稀释了千倍万倍的浓度,你居然空有着真实之血,却拿那些梦魇兽的毒性没有办法。”
宁越就这样无语的与王座上的彩光人形静默了起来,他实在不知道这人是敌是友,又或者他开口要说些什么,甚至他现在所见的这一切都只是一幕幻象?
“这可怎么办,现在这种状况,无论魔纹果实还是毒性神力哪个占了上风,都是不妙。”
“这是哪里?”
宁越又是听到了一些他搞不清楚的词汇,不由有些茫然的看向彩光人形,依旧不知道要怎样回答。
王座上的人看着傻愣的宁越,不由压低身子,在王座上俯视着宁越,说道:“算了,我已经感应你身上的真实之血的波动了,可是你的实力怎么才到这种程度,刚刚达到神将层次?”
宁越听到这人的身影,只觉得和*图*书星空四周的星辰仿佛都停滞了一刻,他身上感应到了一股偌大的威压,令他的呼吸都是随之一滞。
真实之血?神将层次?
王座上的人声清晰在宁越耳边响起,就像是有人在他耳边开口说话一样。
宁越张张嘴,只能坦然说道:“我确实没想到这只梦魇兽本体的毒性这么强,所以才尝试着用神力消解吸收,没想到反而把毒性引进了体内……”
他的眼神在扫过一圈后,突地在直面的方向上停了下来,在距离他有着一段距离的地方,出现了一颗凌空漂浮着的红色水晶,样式就如同他在次元战战场中见到过的那个神水晶,现在已经嵌进了他的眉心内里。
宁越被突然拉进这种奇怪的内视状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身的神力被两个强大的对手无视,在自己身体的主场里无所适从,焦急的直要跳脚。
宁越左右打量着这个空无一人的死寂空间,鲜丽的颜色并不能为之带来意思生活,反而平添一股诡异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