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394章 分歧

“那现在要拿他们怎么办好呢?”
宁越立刻醒悟了过来,空中的神力反应绝对是那只梦魇兽分身的本体,也是梦魇之主他托付给他的几个任务之一,真实之血映入他脑中的秘纹,应该就是解开那些梦魇兽封印的办法。
他十分理解白星武,因为他也是打心底介意天钟帝国临阵退缩,几乎将他和天魔宗的武者一起卖掉,要不是他努力击败梦魇兽分身,现在所有人都是难逃妖兽围攻。
是蛇头巨人殒身的土坑,原本在梦魇兽分身死后寂然不动的毒砂,这时候都是反飞速升空,在树林上空聚成了一片云雾形状,不断闪烁着一道道幽蓝色的光芒,就像是夜空中聚起了万千萤火虫一样,生出一股异样的生机勃动。
宁越略微沉吟了一下,天钟帝国的武者在战场上犯了合作大忌,居然临阵逃离,合作是绝对不能进行下去了,他现在犹豫的是否要给这个不称心的合作伙伴创造一个事故,只要不留下人证hetushu•com物证,到时候谁也怪不到他身上。
宁越也是惊讶无比,真实之血完全吞噬了这些毒砂上的所有神力,他确定击杀了这只梦魇分身,可是现在空中的大团毒砂上,居然又是在内里滋生出一股神力反应。
宁越不得不承认,刚刚与梦魇兽分身和大批妖兽的战斗,是他们离开古驿站城这些天里最艰巨的一场战斗,以至于大天魔宗的武者几乎人人带伤,还好战斗获胜,精神状态还算不错。
白星武身上青色魂力升腾,瞬间做好了随时可以出手的准备。
大天魔宗的武者马上得了白星武的命令,分队警戒,得闲的武者都是在远离毒砂一定范围的一片空白林地里休整起来,快速搭建了一个简易营地,迫不及待的进去休息。
宁越也是笑笑:“他们会这样听话?”
白洛洛更加不客气地说道:“看他们现在都不敢派人过来跟我们说话,又不敢走,找个人过去跟他们说一hetushu.com下,以后行事各不相干就好。”
白星武斜了宁越一眼,说道:“你说呢?我看那些人的领队就是一个胆小鬼,他们把咱们在战场里果断卖给妖兽,现在你大发神威,把梦魇兽干掉,他们肯定现在忐忑着呢,担心你会报复他们,所以哪个敢不乖乖听话。”
“这是怎么回事?那只梦魇兽分身不是已经死透了吗?”
白星武和白洛洛自是对宁越做出的决定没有意见。
战场四周的毒气全部消散殆尽,失去梦魇兽控制的妖兽都是纷纷离去,满地的毒砂令它们还能感应到那股令之畏惧的气息,都是不敢留在这里。
白星武没有冒失动手,这些毒砂虽然没了梦魇兽分身的神力,可是其中的毒性依旧没有消除,于是他询问的目光落在了宁越身上,看着宁越有怎样的决定。
河边的密林内外终于平静下来,所有武者都是微微松了一口气,享受着战斗这段难得的平静。
宁越想了想,不由吐和图书了口气,说道:“这些毒砂飞走也好,说明梦魇兽本体没有在我们附近,现在寻找遗迹还是第一要事,我们抓紧时间休息一晚,尽量避开这些没有必要的麻烦。”
只有几只彻底疯狂的妖兽还在周围游荡,被白星武派去大天魔宗的武者清理干净。
宁越索性不再走向天钟帝国的武者,迟疑了一下,随意靠在林边一棵高大的巨树上,转头看向白星武和白洛洛两人,想听一下两人的意见。
宁越第一时间放出万里烟云兽,将神力武器蔓延向周围密林,亲自用神识扫视了一圈,这才让白洛洛召唤妖兽虚相认真境界,下令原地休息。
宁越做好不理毒砂梦魇兽本体的决定,又是瞥了一眼在河边按兵不动的天钟帝国的队伍,对白星武说道:“我也不想去管那边的人了,派个人过去跟他们说一声,晚上在这里扎营休息,具体安排明天再说。”
宁越听得出白星武语调中的不满,知道他对天钟帝国战斗中的所作和*图*书所为怨气冲天。
白洛洛低呼了一声,大眼睛眼睁睁看着空中聚起的毒砂仿佛被什么力量牵引,在空中化作一道流光,平直着投向了远方。
宁越眼神微眯,现在这团毒砂虽然又有了活性,可是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只提线木偶,他马上循着毒砂上闪烁的神力你追溯源头,结果眉心的真实之血一动,脑中闪过一道秘纹形状,只是看上一眼,就觉得玄妙无比,让他莫名的感应到可以利用真实之血凝出这道威力十足的秘纹。
白洛洛听到白星武所言,看着几只黑炎蝙蝠虚相放飞,也是用三人能听到声音不满地说道:“我也是不相信天钟帝国的那群人了,貌合神离,一路上看着配合合作,可是一遇到拼杀作战的时候,都是尽量避着,跟这种人合作,任谁都要担心他们别有用心。”
“不对……这不是它自身生出的神力。”
他和彭家兄弟所感应到的遗迹方向在正东方向,这样两者没有交集就是最好,他现在还没有hetushu.com准备好去面对梦魇之主重点提名的梦魇兽,只是它的分身就给他造成了这样大的麻烦,还是先去寻找遗迹最为重要。
宁越大脑飞转,正在生出决定的时候,远处有大天魔宗的武者呼喝了一声,空中也是响起了黑炎巨鹰的名叫。
“快看,那些毒砂飞走了。”
白星武不屑的嗤笑一声,冲着天钟帝国一群人挑了下眉毛,让宁越去看:“你看他们现在还像是有规有矩的没有散掉,可是你现在要是过去,肯定会吓死他们,所以我觉着不用去管他们就好,以后愿意跟着就跟着,两方各自为政就好。”
宁越在开口说出决定的时候,发现到真实之血生出的感应方向偏向北方,不由暗地松了一口气。
白星武一直跟在宁越身边,看宁越收回心神,不由低声说道:“天钟帝国的那边的武者们怎么处理,让这种人跟在身边,我怕他们不知道什么会从背后给我一刀。”
树下的三人都是心头一动,将视线投向警戒武者发声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