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410章 围夹

可是就在钟墨得意的时候,宁越居然毫不犹豫的自爆手中的长剑,爆出无数细碎的金色神力的闪光,令钟墨视线一花,宁越也是借机消失。
宁越心里一惊,钟墨为什么会认识紫玲珑,按理说这两人应该没有过任何交集,可是钟墨说出紫玲珑的名字的时候,除了语气平淡的有些古怪,却毫无滞涩的感觉。
电光火石之间,宁越一下子就出现在钟墨的身后,手中重新抓住一柄从次元战场召唤出的长剑,凝成一柄数丈长短的神力巨剑,用力的轰在天钟护罩的上面。
钟墨并没有再对紫玲珑回话,又是恢复了之前沉默的状态,可是他的身形却没有挪动一步,直接用实际行动表示他不会离开。
紫玲珑指爪前探,紫色光焰绕身流转,在宁越闪避之后,正好对上飞身上前的钟墨,手爪一转,数尺场的光焰凝实的指尖顺势从钟墨身前扫过,这才转向宁越。
广袤的林地间一阵腥风吹过,三人不远处的地方响和*图*书起一阵隆隆的声响,四周的毒雾随之升扬,令宁越三人马上想起来在附近,还有一只巨型毒蝎。
钟墨身前快速出现了一道紫色风旋,令他不得不发出神力钟罩,紫玲珑指间的光焰顿时沿着他体表的护罩斜飞了过去,在护体罩幕上留下了几道深深的指痕。
钟墨又是发出一声得意的笑声,他横冲直撞的与宁越近身,最起码在与紫玲珑的竞争中占了上风。
“你要跟我一起去遗迹。”
紫玲珑显然也是没有想到会从钟墨口中听到她的名字,妖媚的双眼在周身紫色光焰闪映下微微眯起。
宁越看着紫玲珑和钟墨将他当成囊中之物,不由挥手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神色平静的看着两人,冷笑一声,插入紫玲珑两人的交流:“你们两个人似乎还没有问过我自己的意思,我可没想到要跟谁一起离开这里。”
“想的美,这人是我的。”
宁越在心里顿时发出一声冷哼,心和_图_书头也是火起,右手长剑出手,剑光星点锋锐,漫天铺撒,反而将钟墨的身形包裹在内。
钟墨看也不看复苏的毒蝎,只是轻轻说道:“既然大家都要抓住羿十三,就只好各凭手段了。”
话音未落,钟墨的脚步就在地面重重一踏,如同炮弹一般的飞射出去,眨眼间就出现在了宁越的正面。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继续将宁越夹在两人中间。
三人又是在这一刻恢复了之前的对峙,紫玲珑没有抓到宁越,钟墨也是一样。
天钟帝国的上将军身上突地浮现双层的天钟虚相,第一层虚相全面张大,与宁越的剑气碰撞在一起,居然凭着护体神力生生撞碎了宁越的剑气,随后宁越的长剑直接斩在他的第二层天钟护罩上,一下子就劈出一道小臂粗细,满是细碎龟裂的深痕,可是却被钟墨生生的扛了过去。
宁越不得不匆忙闪避,可是却发现钟墨又是从他的身后冲了上来,心中顿时暗道不妙,他还没有hetushu.com自大到能面对紫玲珑和钟墨两人的围攻。
不过他也知道这是一种妄想,场中的三人都不是没脑子的傻瓜,紫玲珑和钟墨绝对不会将他放任一边不管,就这样跟钟墨没头没脑的去打上一通。
“这事由不得你。”
紫玲珑和钟墨的目光都是看向宁越。
钟墨目光深沉的看向宁越,就像是忘记了紫玲珑还在一侧虎视眈眈一样,毫无预兆的突然出手,身上接连响起一阵钟鸣,周身漾起一股古铜色的神力光芒,身体如同炮弹一样的射向宁越。
钟墨的脸色一沉,他可是没想到宁越的反应速度,居然比古驿站城又是快上一线,还好他的战斗经验丰富,感应到宁越神力巨剑的强度后,身上的天钟护罩又是凭空冒出了更厚的一层,准备硬抗下宁越这一记剑招的反击。
“他是我的。”
钟墨转头,冷冷的对紫玲珑说道:“紫玲珑,他我是一定要带走的。”
还好紫玲珑和钟墨并没有真正的联手,两人在发和-图-书现对方一起对宁越动手之后,都是下意识的对宁越抢攻,准备先下一城,将宁越控制在自己的手里。
紫玲珑没有好脸色给钟墨看,钟墨三番两次的对宁越动手,已经激怒了她。
钟墨在剑影中冷漠抬头,直面迎上宁越的目光,滞涩的眼神突地闪过一股邪狡的光彩,仿佛他早就算准了宁越的反击。
钟墨站定,目光从宁越身上收回,转头看向紫玲珑,开口说道:“你是紫玲珑吧,我记起来了,现在这个年轻人我要带走,你没有意见吧?”
紫玲珑冷漠的发出回应,目光在钟墨的身上停留了一下,又是淡淡说道“要是你不服,我可以先解决了你,再把他带走。”
紫玲珑也是在瞬时间生出反应,一道紫色的狐尾凭空出现,直接拦在了钟墨身前,两股神力在空中相撞,发出一声震天巨响,地面上的沙石土泥尽数被冲击飞溅,神力互不相让,冲霄而起,将天空的毒雾冲破一个巨大的露口,远远的投向苍空穹顶。
和-图-书雾中,黑蓝色毒蝎的体型似乎又是变大了不少,身体就像是一个呼吸机一样,无数毒气在甲壳包裹的躯体内外循环喷吐,身上黑蓝色的色泽也是随之变得越发深邃。
这两人绝对不会轻易的放他离开,既然如此,也只有放手一搏,利用两人并没有联手的间隙,伺机寻找一个可以突破的缺口。
宁越在一旁听着紫玲珑和钟墨发话,心里恨不得这两人直接打起来,这样他就有机会突围逃走,不然凭着这两人八阶绝神神力的战力,他一对一的作战就不占上风,更别说受到两人围夹。
宁越嘴上说的轻松,可是身体早就做好了随时爆发的准备,整个身体紧绷起来,目光如同猎豹一样在紫玲珑和钟墨的身上默默扫过。
两股神力碰撞足足好几个呼吸的时间,才渐渐消散,空地上的地面被强风足足削去了一层,神力碰撞相抵的中心地面更是全部塌陷,生出了一个深深的巨坑,三人都是站在土坑的边缘,紫玲珑和钟墨依旧将宁越夹在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