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421章 神人?

宁越深深注视着光茧,只觉得与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的神力联系开始急速变弱,虚相体内的神力就像是被万千虫豸疯狂撕咬,被血样神力大口大口的吞噬起来。
宁越深深皱眉,大长老居然知道神血,这令他觉得场中就像是多出了一张无形的大网,已经收拢在了他的身边,随时都有可能一把收起,将他收入网中一样。
可是大长老的血样神力绝对不是省油的灯,面对着真实之血的冲击,马上散发出一股更加妖艳的红光,从大长老身后的独眼蛛身巨人的身上抽调去了数道更加精纯的神力,居然一下子将真实之血神力的反击压制了回去。
还有一点,宁越突然想起自己和彭家兄弟都能感应到梦魇之主的遗迹所在,所以他才能寻到这里,大长老又是凭着什么找到这里的呢?
宁越心里已经,下意识的脱口问道:“你是神人?”
宁越冲着大长老厉喝一声,心神尝试着控制眉心真实之和*图*书血涌出的神力,却发觉毫无用处,金色的神力疯狂的冲向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体内的血色神力,不死不休的对抗在了一起。
大长老突然的哈哈大笑了一声:“这真是意外之喜,我原以为你只是得了梦魇老鬼的部分传承,现在看来,你得到的传承居然还蕴含着他的一滴神血。有了这滴神血,我就可以借之破开这个世界的禁制,不用毁掉,就能得到我想要的东西了!”
宁越一击得手,心里微微一松,目光一转,就锁定空中那一团血样的红色神力,令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回转手臂,将一柄神力巨剑大力的挥斩在了上面。
这是怎么回事!
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快速拔升,神力巨剑狠狠斩中正在被外界破解的传送法阵,一道巨大的空间裂隙马上从法阵的一侧裂开,快速蔓延整个法阵,被宁越一下子就搅得一片狼藉,只是闪烁了几下,就神力涣散,四和图书散不见。
沉闷的场面受到宁越动手后的气机牵引,整个魔纹果园狂风大作,原本缓滞的神力都是随着气流飞转,冲天而起。
宁越不由暗骂一声,这道光线的速度变换的实在太快,令他完全防备不及。
再看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的身体,并没有因为神力涣散而随之消散,之前射进虚相身体的血色神力,就像是无数筋脉一样狰狞的浮露在虚相的体表,闪耀起一层诡秘血光。
血样神力被巨剑击中,轰然震荡,一股耀眼的血色光芒从中飞射而出,一下就击中了斩中了它的神力巨剑。
宁越眼见着真实之血耀起一层与自身神力相近的金色彩光,成功的全部冲进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的身体,小半具虚相的身体都是受到金色神力冲刷,将大片筋脉般的血色神力向外冲退而去。
大长老淡淡笑着,看着宁越的眼神平和至极,却是做出了一副懒得回答的模样。
宁越无语,真实之血http://www.hetushu•com这次冲动完全跳过了他的身体控制,爆发之后,他马上发现整个身体的经脉都是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
两股神力相互冲击,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高悬空中,身体剧烈的颤动起来,不断耀出金红两色光芒,时放时缩,就像是一个皮袋里放了两只天敌妖兽,相互之间分寸不让。
“梦魇老鬼的传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当年他与本尊争夺神位的时候,我也是不得不小心他那些层出不穷的手段,可是现在来看,他的神血传承必定式微,本尊一定会重新证得神位。”
那团血色光线居然像是一个活物一样,在射透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的胸口后,带动空中所有血样的光团迅速涌动,用一种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闪动飞射,沿着射线在空中闪过的光径尽数涌进了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的体内。
这样其实并无所谓,令宁越惊讶的是真实之血的神力无比精纯,却没有在大长老m.hetushu.com的血色神力下占到任何便宜,看起来反而落在了下风。
“你究竟是谁!”
宁越脑中思虑至此,一时间只觉得魔纹果园中的空气一下子变得沉重不少。
宁越马上催动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体内的神力进行防护,可是他马上发现偌大的神力巨剑接触到这道血色光线,外沿就生生消失了一块,巨剑上凝实的一股神力居然瞬间与他的神识失去了联系。
宁越心头一阵犹豫,目光扫过一旁神色好整以暇的大长老,下意识的准备放弃虚相,反正破坏了传送法阵,只要白洛洛等人没有进来就好。
就在宁越想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察觉到眉心的神水晶一动,内里的真实之血莫名的变得燥热起来,居然循着神力连接与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瞬间产生了联系,大股源自真实之血的神力狂涛浪潮一样的冲涌过去。
宁越顿时觉得神识中一阵剧痛,与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之间的联系被一股大力骤然挣断,他几乎一下就失和_图_书去了对巨型虚相的所有控制。
大长老虚相射出的血样神力太过神秘,居然能生生夺舍他唤出的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这足以说明大长老的神秘。
宁越察觉到这一幕后,马上催动神力补充巨剑,可是他马上发现那道射中神力巨剑的光线在射透巨剑后,居然继续加速,没等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做出反应,就正中虚相胸口,透胸而过。
宁越马上催动神力,试图夺回对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的控制,可是大长老的血样神力已经遍布虚相全身,血色脉络破出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神力外壳,化作无数血色细线,将整个虚相缠绕包成了一个巨大的光茧。
不过宁越的这个念头刚刚闪过,他就发现糟糕的还在后面。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伺机逃走,不然无论怎样分析,落进大长老的手中都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大长老一眼看向宁越,神色反应似乎没有料到宁越会突然出手。
大长老目光投向宁越,神色轻松,戏谑的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