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460章 白氏闲话

冷风瑟瑟,业已入冬。
白河愁缓缓说道:“可是我们的身份特殊,现在各方也都在关注我们的动作,让我们有些为难……”
“就算他们拉拢到了皇叔支持,还是不够强大,乾州还是抵抗不住大夏攻略的,他们不知道伪帝恐怖的实力。”
人人渴战!乾州境内支持宁越的呼声达到了一个巅峰。
世间不缺乏能看得透一切的明白人,可是起身戳穿强大夏国的疮疤,很有可能遭致大夏疯狂的报复。特别是在大夏现在本就如火如荼的扩张中,没人想成为它下一个目标。
白河洛的目光从信纸上收回,抬头看着白河愁,古井不波地说道:“你能够认识到家族最重,也不枉我给你求情,将你保了下来。”
白河洛略微沉吟了一下,回道:“理智告诉我只凭乾州,应该是无法抗住大夏的精锐军势的,可是我总觉得白星源这样自信的为废太子扛旗,未必没有他的胜算。”
白河洛沉声说道:“不只是www.hetushu.com简单的为难,现在我们必须用最快速度做出反应,不然像是墙头草一样的风摆飘摇,肯定会遭致杀身之祸。”
白河洛走到白河愁身边,叹息着说道。
只是他们两人都没有料到原本期待有所作为的宁越,会接连抛出来几个炸弹,乾州独立,支持废太子,宣扬大夏帝皇是大天魔宗宗主伪装的……
白河洛神色依旧有些阴沉:“按照你这样说,其实你在心里对乾州根本没有抱有一点希望……你的儿子女儿都在那里,你就不会担心?”
白河愁闻言摇了摇头,说道:“现在没人看好废太子,可是事有万一,你家的白星武大概也是想借此证明自己吧。”
“只是可惜了这一次的机会,我们羽翼未丰,不然去辅助太子,事成之后成为大夏皇族之外最大的大族也说不定。”
这个信息也是很快从乾州传了出去,不少大家氏族都在观望着这里,白家也是一样。
白河http://www•hetushu•com洛沉默了一阵,才又说道:“你说,咱们白家这一代,怎么就出了这么多大胆的年轻人呢,你觉得废太子是一个足够分量的选择?”
又是一份消息快马送到了白河洛的书桌上,这一次白河洛坐在他的一旁,两人都是有些急迫的打开信封,将里面的信息一览而过。
一连串要命的信息令整个白家风声鹤唳。
“所以说现在各方都在盯着大夏和乾州的初战,想看一下双方交手后会是怎样一个状况,再作打算。”
“那如果乾州输了怎样?”白河洛问道。
乾州全民动员,他们更多的是乾国遗民,在他们身下所踩着的土地上,沾满了大夏入侵乾国时,乾国将士血肉铸成的长墙。
从年初的征战开始,夏国接连将北方和东方的临界大国先后攻略得手,已经渐渐有了九霄天界第一大国的架势。
后来宁越浅爱,重兴乾国,宁越变成了他们的希望。
这个消息迅速的传遍http://m.hetushu.com各国,可是所有人都是沉默以对。
不过平静下总是会隐藏着各种各样的危机,就如同寒冬初临,冰雪是否能暂缓大夏的扩张步伐。
白河洛缓缓摇头,看着屋外的风雪说道:“他们如果能证明自己,就先守住乾州再说。”
可是天下共知那一战乾国与大天魔宗联合,最终失败,让这乾国的子民失望。
白河愁冷冷一笑,说道:“我那一支被燕重光下令覆灭,只剩下我和白星源,白洛洛还活着,从那时起我就知道只有自己足够强大,才能在任何时刻自保无虞,像是我现在只是一个半实权的云州牧,就算是我想帮忙的话,弄不好反而会使我们一家死的更快。”
“那如果乾州赢了呢?”
宁越这边已经做好了对抗夏国大军的准备,可是终究没人能确定乾州一地,是否能抵抗的住大夏这段时间之内的战无不胜。
宁越没有辜负他们,令希望开始渐渐发光,将一切的悲伤都化作了勃勃生机。
和_图_书河愁起身走到屋中挂着地图旁,认真的看着大夏西侧后加进夏国版图的乾州,轻声说道:“白星武和白星源算是我们白家这一代最杰出的两人了,或许乾州一战,他们会有什么依仗?”
“证明自己?”
寒冬的降临并没有影响到夏国征兵扩张的局势,这一次他们将矛头对准了西方和南方,令绝大多数人没有想到的是,原本属于大夏的乾州宣布支持废太子,宣告燕重光为伪帝。
“当然是放下一切,全力投奔夏王!不管现今的夏王究竟是什么身份,就算是将你我贬职,也要令白家绑在他的战车上面。”
白河愁在看到信上关于李虚空调去乾州边界的消息的时候,忍不住将信纸向桌上一放,沉沉的吸吐了一口气,对身边的白河洛说道:“不知道家主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我们究竟要站去哪一边?”
白河愁想了想,说道:“我觉得还是要看乾州那边的表现再动。”
就算是当代白家家主白河洛,在宁越成为乾州大总和*图*书管之后,也是私下与白河愁有了联系。
可是还有一个人更加令他发愁。
“那时候我们就绝对保持中立,真正的去做一个墙头草,绝不参与乾州的事。除非那个废太子真的坐在了麒麟城的王座上,我们再去相信他们能够夺回皇权。”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大夏陈兵乾州边界,燕重光就是大天魔宗宗主的消息传开,旧恨涌上乾人的心头,无论大夏还是大天魔宗都是他们心中愤恨的梦魇。
白河洛没有回应白河愁的这一句话,在他看来宁越很好,在白家年轻一代里出类拔萃,可是这一次太过冒险了,与大夏为敌,与恐怖的伪帝为敌,很有可能将白家一起拉进泥潭陷足,给其他氏族攻讦他们的机会,落得一个万劫不复的下场。
由于宁越拥有白家血缘,这些年在乾州混的风生水起,白家内部对白星源的关注开始渐渐变多,他被外放到云州的父亲也再次受到了白家的善意。
冬天到来,第一场冰雪很快就将大夏的各个州郡浅浅覆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