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467章 密议

燕龙皇并不在意白河洛的反应,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觉得你可以好好想想,因为我这信里,弄不好会有你感兴趣的东西。”
白河洛也是听明白了两人话中的意思,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一些,说道:“你们两人何必将事情都说的这么直白,我也只问皇叔一句,你觉得如果没人动手相助,乾州那边的叛军能够坚持多久?”
白河洛有些诧异燕龙皇口中说出的评价,不由问道:“此话怎讲?”
燕龙皇没有考虑,只是笑看着白河愁,说道:“你的脑子转的不算慢,怪不得那一次灭门后还能活下来。”
一直没有发言的白河愁突然开口,对燕龙皇问道:“我共有两个问题,望皇叔解答,若是得了答案,我或许会说服家兄一起来看这封密信。”
白河愁没有去看白河洛向他递去的疑惑的目光,像是早就想好了询问的问题,开口问道:“首先,我想知道燕惊龙是否与乾州那边有了和*图*书什么协议?”
“我说的就是话里的意思,燕惊龙是我们皇族合适的太子人选,却没想到出了意外,现在境况艰难,所以我想两位是否愿意辅助太子?”
白河洛闻言回道:“这件事皇叔自然想做就做,皇旗军在大夏地位特殊,出去拉练也是有着悠久历史,想来陛下也会欣赏皇家儿郎多多去战场上走走。毕竟大夏这一次开启征讨之路,以后战火定会向着四方绵延,四大强军必有扩军之时,早早锻炼一下也是好的。”
白河愁也是看了一遍密信,却没有像是白河洛那般失常,深深的看了燕龙皇一眼,说道:“我觉得要是禁军没有后援,孤军奋战,乾州那边只要能将他们逼上一条不得不死战的境地,只凭禁军的实力,不会是乾州的对手。”
“确实,燕惊龙现在就在乾州。”燕龙皇直白回道。
“唉,这次大军出征,我正好想好好的整顿一下大夏各处的皇旗军http://www.hetushu•com,准备拉出去练练,你们看我这个想法怎么样?”
燕龙皇闻言笑出声来,对白河愁回道:“没错,本王来找你们,就是想商议一下,怎样才能令麒麟城这边不发援兵,好让乾州的叛军打一场好大的胜仗。”
燕龙皇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我得到的密信里,和禁军第一次接触,就放出了一支万人的云豹骑精骑,就是这支骑兵突袭禁军大军,最后从容身退,经查实,这只大队里的骑兵平均都是有着五阶虚相的实力境界。”
燕龙皇认真看着白家兄弟,忍不住摇头轻笑,又从衣袖中取出另一份密信,放在了三人围坐的方桌上。
白河洛和白河愁再次聚在一起,不过这一次他们相见的密室中,多出了一个健硕的身影,大夏皇叔燕龙皇不请自来,给白家现今最为位高权重的两人带来了一个信息。
白河洛神色平静的对燕龙皇说http://m.hetushu.com道:“皇叔,不知道您带来乾州那边的战报是有何意,我们兄弟两人可都不善军事,所以皇叔要对我两人询问,可谓问道于盲。”
“是吗?”燕龙皇笑道,用手指了一下他放在桌上的密信:“我倒是觉得那两个小子都不简单,早晚会有一天封侯拜相。”
白河洛惊讶的等大双眼,一愣之后,马上拿起了燕龙皇丢在桌子上的密信,上上下下的仔细看了一边。
燕龙皇的回答更加令白河洛皱眉,白河洛直白说道:“皇叔应该知道我白家从来只忠于陛下,其余的事情不想参与。”
白河洛显然没想到会从燕龙皇口中说出这样一番话,神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燕龙皇只提燕惊龙的名字而不说废太子,这说明两人一定有了勾结,最关键的是这件事他要不知道还好,可是燕龙皇却当着他的面说了出来。
白河愁点了点头,说道:“再有一点,我看皇叔来了我们这里,所以斗胆猜测乾州hetushu•com那边曾传出的流言是真的,皇叔也准备好去住乾州那边一臂之力,是这样吗?”
白河洛看完密信之后,顿时整张脸都写满了难以置信,他缓缓的将密信放在桌上,仿佛自言自语一般地说道:“真没想到只是两个年轻人,却做出了这样大的场面,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可是只凭着二十多万精兵的战力,与大国也是相差无几,跟别说真有着一万五阶骑兵的精骑,这简直……简直太过令人难以相信。”
“什么?”
燕龙皇玩味的看着白河洛,说道:“你觉得他们坚持不了多久?难道你不认为白星武这次在那边会有一番大作为吗?”
燕龙皇直接拿起密信打开,顺手丢去了白河洛和白河愁两人中间的桌上,不在意地说道:“这上面的事情迟早麒麟城这边也会知道,你们其实看了也没有什么大碍,无非是你们口中的叛军远比你们想象中的更加强大。”
禁军大败,叛军在乾州无法无天,暂时镇压不住。www.hetushu.com
白河洛缓缓摇头:“我不能拿白氏全族去跟两个毛头小子一起冒险,这次的事情实在太过危险。”
燕龙皇没有在这件事上纠缠多久,只是指着桌上的密信说道:“这是燕惊龙的来信,希望我能带兵去乾州训练,我觉得他的建议不错,不知道这件事两位白卿如何看呢?”
白河愁神色淡淡的拿起燕龙皇带来的奏报再看,却没有做出任何回答,神色间也是看不出他看完奏报后究竟是何种反应。
燕龙皇轻轻点头:“好,只要你问的问题我能作答,你尽可询问。”
“皇叔这是什么意思?”白河洛有些恼怒的说道。
这样一来,就无异于逼着他立刻站队,不然他在何处都难在站稳脚跟。
燕龙皇看了白河洛一眼,又是看向白河愁,平淡说道:“白河愁,你也是跟你兄长一般作想?你儿子这一次可是令大夏年轻将领齐齐矮了一头,这九霄天界中能让独孤意那老东西吃亏的人还真是不多,今后你儿子就是其中一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