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471章 反击犀利

师阔海在见识到小石城的反击力度之后,心里顿时有了更大的信心。
他虽被下令死守大石城,同时被告知宁越手下的李寒孤和罗延石两人同样也在这里。
另一侧的神策军也是用相似的办法开始攻城,两军都是有着各自远程攻击的兵种,只不过羽林军那边的树弓营更加适合攻城,而神策军这边的犀弩营射出的都是数丈长短的精铁弩箭,消耗起小石城的魂力护罩的时候略微慢了一些罢了。
“没错。”师阔海点了点头,说道:“太子和白宗主大概都是想的一样,只要能大限度的消灭这支联合夏军,在太子复位一战中就会取得优势,所以洛总管放心,只要他们不放弃攻打大石城,我必定会带兵在此死战。”
所有人顿时见着小石城的魂力护罩光芒一闪,剧烈的内缩猛涨了一下,原本轰砸在罩幕上的坚弩烈火全部依着原路倒飞了回去,如同一场狂风骤雨,将远程兵种带去的损伤加http://m.hetushu.com大数倍力度,一起返还了回去。
独孤意皱眉看着前方的战斗,也是没想到刚刚开战就被乾州军打了一个漂亮的反击,忍不住在心里暗道自己还是过于轻视了对手,他看着小石城不断射出的魂力箭雨,眼底终于神色沉定,对身后的一个将领出声吩咐了一句。
原本开始慌乱的羽林军和身侧军一见到有这支队伍驰援,马上都是安稳下来,一个个重新排好阵势,将这批人引进了军阵正中。
五千奇特的士兵落地之后,都是从坐骑身上取下大批材料,就地构造起一个大型法阵,居然在两拨箭雨之间,就组成一个魂力法阵,灌注魂力之后,一道魂力罩幕凭空升起,将整只大军的乾军都覆盖在内,天上落下的箭雨无力再向后延伸,都被这个魂力护罩生生拦了下来。
独孤意身边的将领们对眼前所见的一幕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他们都是目光对和*图*书视,似乎都在想从对方那里听到一个否定刚才所见的理由。
羽林军和神策军中见魂力法阵成功启动,都是发出了一声欢呼,不用遭到地方的远程打击,他们就可以重整军势,继续考虑如何攻坚不远处的小城了。
珞瑶姬轻笑了一声:“看得出他这是不容自己再来一次失败啊,这倒是一个好消息。”
羽林军一方见小石城没有反应,也是加快了远程攻击的速度,将火焰晶石砸满了魂力罩幕,任由越来越多的晶石加剧燃烧,一颗也没有停止下来。
之前他只是在考虑是宁越对他的不信任,还对珞瑶姬出言试探,可是现在一想,或许李罗两人只是宁越留在这里的一支奇兵,如果他在守城一事上做得好一些,完全有可能将更多的夏国联军留在这里。
小石城的反击并没有就此结束,有着大石城供应的充足魂力,魂力法阵又是自主催动护罩产生变化,由城中的驻兵控制,远程兵种http://m.hetushu.com将自身魂力连通法阵,将乱作一团的地方军阵尽收眼底。
师阔海闻言微微蹙眉,却没有反对,只是凝神看着战场,思考了起来。
就在夏国大军上下,都在认定只靠远程兵种就占了上风的时候,大石城方向突然发出了几声惊雷般的炸响。
可是他们终究还是沉默了下来,他们都是大夏精兵,自然知道这时候要面对现实,才能更好的解决眼前面对的问题。
由于之前成功压制小石城感觉带来的大意,两个兵营一下损失了近半的士兵,残存的数千人也都是被吓得半死,不少伤病的惨叫声更是令人打心底生出一股寒意。
站在一处地势略高的山坡上的独孤意众人,一下就感到一股无比凝实的魂力从大石城方向射出,居然以一种肉眼可见的方式顺着地面飞驰,不断有魂力法阵的铭文在地面闪烁,成功的将这股魂力分别送进了两个正在遭受围攻的小石城中。
这次轮到他们放心和图书的张弓搭箭,向着城墙前方数里处的敌军发起了反攻。
虽说夏国大军一方的士气还不至于因此崩溃,可是所有人以为可以稳当拿下的小石城却这样难啃,实在令人意外。
独孤意一行兵将都是觉得羽林军的攻势似乎太过顺利,不过心里也是隐约期待着乾州的反应本该如此,除了那一只令人心悸的精骑之外,乾州终究也不应该是大夏强军的对手才是。
师阔海在城墙上看到禁军做出这样的反应,不由点了点头,对珞瑶姬说道:“这是禁军独有的阵法师大队,一共就有两万人组成,这次出征独孤意只带来了一万,想不到他这么大方,现在就借给了羽林军和神策军去用。”
珞瑶姬原本一直在看着禁军一方的反应,这时却将目光落在了两个小石城上,看了一阵,她突然对师阔海说道:“师将军,现在两个小石城前的战局短时间内分不出胜负,不知你有没有办法令战局更加剧烈一些,把禁军那边的精兵再分和_图_书散出去一点。”
每一个城中都是只有不到一千的箭支飞出,可是在通过魂力罩幕的时候,每一支箭都是一变十,十变百,密密麻麻一片魂力凝实的锋锐利剑再次射进了羽林军和神策军的军阵,再次造成一片混乱。
瞬时间,无论是树弓营还是犀弩营,两个远程炮台一般的军阵遭受到了无情反击,烈焰巨弩都是落在他们的身上,整齐的兵阵顿时被轰砸的体无完肤,大批士兵几乎连闪避的念头都来不及生出,就被这股毁灭打击带走了性命。
这人马上将独孤意的命令传达了下去,很快就见着禁军后分出两个五千人的大队,每一个都是身披袍服而非铠甲,俱是骑着稀有妖兽,全力赶向了正在受到箭雨覆盖的军阵后方。
两只军队的带兵将领都是神色难看,他们虽然想马上招呼手下撤退,可是有独孤意下达的军令在身,他们无路可退,只能令军镇将士唤出虚相,对抗着起空中漫射的箭雨,转眼间又是有大批士兵受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