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478章 反攻

李虚空带着残存的数万禁军,将整个战场所展露的现状收入眼中,一下子就感受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羽林军和神策军原本正向着独孤意所在位置分边包围,可是结果却完全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可是他刚一转头,就察觉到宁越方向升起一股强大的气势指向,直接覆盖了他所在的那片区域,随后宁越领头冲下山坡,狂风骤雨一般的向着他这边疾射而来。
夏国联军在宁越万骑的强大压力下全部颤栗起来,云雾与雷霆化作的铠甲和长枪不断闪耀,五阶战力的骑兵组成的冲锋无人能挡。
“全力突围!”
李虚空在撤退途中不断见着云豹骑从四面八方现形,矫健狠辣的屠杀着夏国的联军,他不由在心中暗生悲叹。
禁军残兵不断被宁越万骑冲击分割,不断有大片的禁军士兵被快速剿灭,不消一刻钟的时间,剩下的数万禁军就像是失了头颅的尸体一样,无力的瘫倒在和-图-书地,只剩下一身的血液还在不断崩散。
有禁军将领试图对宁越骑队进行纠缠,结果无论多少士兵投入,都被宁五阶云豹骑锋利划破,只在战场中留下更多禁军的血色。
羽林军和神策军最先受到大石城方向四阶云豹骑的照顾,虽然被紧追的两军分别派兵抵抗,可是集中起来的战力相差的太多,他们对上几乎全员有着青铜马坐骑的云豹骑兵,几乎就是一面倒的被轻松压制,无力抵抗。
他遥望着宁越所在的山坡方向,独孤意身边留下的阵法师和重甲骑兵依旧在坡下死战,可是越来越多的被云豹骑冲破,一片片的各自为战,也是一片片的被云豹骑大口吃下。
就像是碰到了铁头槌的琉璃一样,禁军被以宁越为箭头的骑兵轰然撞破,轻松穿透前阵,后续的冲击力绞杀着骑队前方所遇到的一切,强大的冲击力在几个呼吸间就完全穿透了数万禁军和_图_书的大队,将原本就溃乱的禁军军阵变得更加破碎混乱起来。
李虚空想通之后,大声对着身边的兵马喊道,一转马头,带头向着背离大石城的方向全力突围。
再加上大夏联军现在群龙无首,他就算是有心整顿羽林军和神策军共同再战,也难保证大军是否还有一战的决心。
李虚空没有冲出多久,手中就是下意识的一紧马缰,有些错愕的侧头转向。
就在宁越刚刚只身所在的山坡上,一批清俊的精骑飞速排列在宁越身侧。
即使是独孤意还活着,面对乾州这样孤注一掷的二十多万的大军,也是无法保证取胜。
宁越居然凭着一人之力冲过了阵法师和重甲骑兵的对攻,又是尽杀了独孤意的亲卫,随后更是当着战场所有人的面一剑轻取了独孤意的性命……这一切实在发生的太快!
独孤意突然死去,就像是将一滴混乱的墨水滴进了原本清澈的战局,彻底将和_图_书夏国联军的凝聚力搅浑,完全无法集中起来对乾州驻军的猛扑造成有效反攻……
无数青铜马的马蹄用力的踏在地上,奔跑声近乎整齐划一,渐渐就如同骤雨中炸响的雷霆闪电,密集的震彻战场中每一个人的心扉,所有人似乎都被这片马蹄声带动起一阵同频的心跳,只是有的人热血沸腾,有的人只感到彻骨冰寒。
一支养精蓄锐的大军,一直苦战一日的疲惫军队,双方军势相当,夏国联军的败局似乎早已注定。
李寒孤和罗延石冲杀在前,宛如两柄尖刀,不断的斩断羽林军和身侧军的军尾,下手毫不留情。
十个、百个、千个……每一批精骑赶到后都是横枪立马,标枪一般的立在宁越身后几步的距离,没有一人超过这条无形的间隔之线。
可是他身边带着的毕竟是独孤意给他派放的大批步兵,所有只有少量骑兵可以跟上他的速度,队伍南边被一点点的拉长,与身www.hetushu.com后的羽林军和神策军不由自主的并列一起。
主将身死,被协同将领的羽林军和神策军也是失了共同指挥,在冲近宁越山坡的时候就开始变得犹豫不决,加上身后大石城和小石城中涌现出大批的乾州驻兵,军势之大足以媲美他们夏国联军,甚至可以说在他们苦战过后,这批明显带着充沛新力的军队气势惊人,犹如猛虎出闸,猛扑向他们这群军心涣散的军队。
宁越所要做的也十分简单,抬手就冲着天空接连射出五道五彩剑气,久候出兵命令的李寒孤和罗延石便带着大军出现,从大石城和小石城中快速涌出,二十万大军瞬间铺满了大石城周边的战场。
在这一层次上的兵力上,乾州将所有四阶骑兵我握成一个拳头,对准夏国联军就是一阵猛力挥拳。
夏国军中普遍达到二阶三阶的精兵品阶已经没了用处,宁越精心打造的大半乾军也是一样属于列国强兵的水准,更是有两万四www.hetushu.com阶战力的强兵。
独孤意的战马也是被宁越的剑气所杀,重重的压在独孤意的尸体上,双方主将间的战斗就此结束。
李虚空已经看出,这场攻打大石城的计划已经失败。
李虚空只是看了宁越一眼就准备转头继续突围,现今夏国联军的状况近乎崩盘,就算是独孤意再生也难控制住这种溃败的迹象。
李虚空萌生退意,可是乾州大军明显不准备放过夏国联军,他们一直在休整备战,所以在这时候被放了出来,一个个都是清楚宁越的命令,那就是一定要将尽可能多的夏国联军留在这里。
禁军剩余步甲大队距离万余五阶云豹骑最近,最先遭受到宁越带队的强势冲锋。
李虚空禁不住将目光投向宁越,在乾州的几年间,他见过宁越在商业方面强大的筹划能力,可是却没有亲眼见过宁越的带兵能力,就算是刚刚宁越展露出规则之力的强大战力,也不如这一刻云豹骑所展露的精准的控制力让他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