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543章 手臂异变

宁越缓缓回气,自身现今的状况也是有些糟糕,右臂中蕴藏着三股决死拼杀到最后的神血,所以除了伤口显得有些狰狞恐怖外,神力反而充盈无比,至于身躯其它的部分,现在甚至都出现了一些干枯的景象。
宁越这时也不知道身体现在究竟处在怎样一个状况,只是一个恍惚间,就发现手臂中神力的光彩彻底展露在满是伤口的手臂表面,域外天魔的黑色神力受到体内淡金色梦魇神力的压制,两股神力还是纠缠在一起,光芒闪烁,皮肤渐渐生出了一股暗金色颜色。
可是就在这时,宁越突然发现神血自动提纯后,自己体内流淌的血液居然自动亲和的融汇了上去,直接越过真实之血,与那一团域外天魔的无主神血抢先融合在了一起,即使真实之血的数量占优,却没有来得及进行阻止。
宁越心里猛的一颤,莫名的回想起自己突破时打破眉心神水晶,成功将真实之血融和*图*书于自身的一幕,当初是梦魇之主的认可了他能够获得传承,才打破了神水晶的坚壁,眼下的境况看起来十分相似。
域外天魔的神血浓黑似墨,这时候就像是一只困兽一样不断挣扎,却由于失去了墨色神水晶的庇护,在宁越的右臂中在无法卷起汹涌冲势,声息越发变弱,也是渐渐失了活性,左突右冲的速度明显开始减慢。
“这是怎么回事,域外天魔的神血失了意识,不是应该被提取出有益部分吸收,加强自身神血血脉吗,怎么这里像是域外天魔的神血还留有原本的特性……”
宁越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还好右臂突然生出一股极强神力,如同狂风猛烈从神识两侧刮过,将这股刺痛感迅速吹飞不见,他手中剩余的神水晶残体瞬间化成了一抔晶莹细砂,落了满地。
宁越眉头立刻紧皱在了一起,心里暗忖:“域外天魔的意志已经消www.hetushu•com散,按理说应该是真实之血先于血液融合,随后再带进去域外天魔的神血才是,可是现在怎么会自主选上了域外天魔的神血……”
他马上试图将神识投入手中还剩下的半块墨色神水晶内里,结果神识刚一探知进入,就生出一股被烈焰灼烧的感觉,一股古怪冰冷的寒意顺着神识向他的身体快速射来。
宁越很快从迷茫中清醒过来,神识投向右臂,这才发现神水晶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手中崩裂,就像是被荒漠上被风蚀了万年的沙璧一样,化作一股亮晶晶的晶莹沙粒从手中飘落。
再看右臂,墨黑色的神血不断被抛离出域外天魔的残留,其余神血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自身神血吞噬着,原本沾染着淡金色的神血渐渐有黑气萦绕。
念头至此,宁越还是不得不催动体内缓缓恢复生出的一丝神力,继续送入右臂,结果令他有些意外。
如果能够http://m.hetushu.com将三股神血融合,那么无论是身体还是神力的强度都会随之他提升,至于能够提升到何种程度,也是心里一股勃然升起的期待。
他现在右臂的古怪,居然都是源自于自身的恢复,身体本能的先去接受神血中域外天魔的那一部分。
宁越之所以这样轻松,也是因为他清楚感应到域外天魔的神血已经开始失守,幽蓝灌输进他体内的神血成功混融,无异于给域外天魔下了临死前的最后通牒。
域外天魔的尖叫声似乎虚弱不少,可是还是清晰的传入宁越的脑海。
宁越脱离危险,认真感受着体内的神血融合,只是感应着域外天魔残留的神血,莫名的生出一股不解。
宁越见状,这才又真正的松了一口气,域外天魔的意识消散,此处地界的危机暂除,他也是在生死线上成功的把自己拉了回来。
就在他和幽蓝神血混融缠卷之后,巨大的吸扯力度令域外天魔哀鸣急速消退,hetushu•com所有神力都收回神血,努力将墨黑色的神血包住,全力的向着宁越体内神血混融的龙卷漩涡外疯狂逃离。
他这才彻底冷静下来,感应到右臂中有着散团正大力漩涌在一起的神血,域外天魔的神血正被他和幽蓝的神血环绕其中,那股绝望尖叫的意识也是正在其中,绝对就是之前狂傲无匹的域外天魔!
“原本一直在尝试将真实之血彻底融进血脉,结果一直卡在某种关隘,没想到得了幽蓝的神血,彻底将真实之血淡化,尽数化成了可真正融进血脉的神血,这样只通过血液循环,便可加强身体和秘法修炼,真是因祸得福……”
可是三股神血缠斗到了现在,域外天魔失去了神水晶庇护的神血已经不如开始,面对着真实之血的撕扯已经无力抵抗,只是坚持了几息的时间,墨色神血就被彻底吞进神血龙卷,将域外天魔残存的意识尽数剿灭,如同阳春白雪一样迅速的融化开去。
只是这一股神力,就和-图-书像是黑暗中燃起的明灯,海灾中的灯塔,居然一下刺破了自身真实之血与幽蓝神血间的阻隔,令两滴同源的神血尽数缠绕着他后续送入手臂的神力,盘旋混融,卷起一条水样龙卷,瞬间形成一股股精纯神力。
他没有奢求得自域外天魔的神血传承,所以并不觉得会墨黑色的神血会跟得自梦魇之主的神血一样,只希望能够将可以吸收这股实力对应的神血,像是幽蓝那滴神血一样混融吸收……
宁越只觉得身体也是虚弱至极,一时间无法再催动更多的神力灌注右臂,只能看着三股神血相互攀缠……或者应该说是看着自身的真实之血在连接幽蓝分离的神血后,正在尝试着吞噬融合,同时在联手压制域外天魔的神血。
宁越面露喜色,清晰感应到手臂中再有血液涌出,几股瘀血从手臂的伤口中缓缓涌出,落向地面。
神水晶居然碎了!
“不!你这是什么怪血!为什么会吞噬我的神血?神血怎能互溶,这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