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鸡飞蛋打

第六章 一劁猪匠

我有些犹豫,不过在对方再三的催促下,还是递给了他。
知道有一天,他碰到了一个远方堂弟。
在之后,我生吞活嚼,将这条蛇给吃了大半,然后把剩余的藏在了发霉的稻草堆下面。
将这蛇给弄死之后,我都顾不得腥臊,直接将稀烂的伤口往嘴巴里面放,使劲儿吸了一口冷冷的蛇血,当那血腥味充斥弥漫在我的鼻子尖的时候,几乎快要瘫软的我终于缓过了劲儿来。
老朱没有别的技术,又不愿意在田里面出死力气,于是就过得很落魄。
男人似乎左右张望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方才缓缓说道:“这里面锁着十几个人,全部都跟猪一样睡着,就你一个清醒,看得出来,你算是个不错的人。但既然到了这里,估计就出不去了,不过你若是不想做个冤死鬼,我倒是可以跟你讲一讲。”
接下来的两天,我依旧一口稀粥都没有吃,全部都交给了那个年轻人,他对于我的这种照顾,简直就是感激涕零,说如果以后有机会,出去找他刘兵,他带我去澳门最好的米其林餐厅吃大餐,龙虾鲍鱼随便点。
这个粗壮男人在几个女人的控制下,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最后给人一棒子敲在了后和图书脑勺上面,一声不吭地昏倒了过去。
吸毒的人,别说自尊,就连性命都几乎不在乎,完全就是苟且于世,满脑子的心思,就是抽一口。
那情形跟现在很相似。
简单的几个动作,在我的脑海里已经模拟了上百回。
地窖里昏天黑地,根本不知道时间,只能够凭着送饭的次数来推算,大概第三天的时候,又来了新人,是个四肢粗壮的男人,给几个人倒拖着进了来。
我讨好地跟这人说了几句话,突然问道:“大哥,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把我们抓到这里来不?”
我苦笑着说道:“我被人迷晕了,醒过来就到了这里,哪里晓得?”
我想到了吸毒。
然而人被逼急了,终究还是会发疯的,我前两天瞧见那木栅栏和墙上的长蛇还胆战心惊,然而当饿得慌了的时候,看什么都有一种不自觉吞咽口水的欲望,就再也不觉得可怕了。
那人拿过来,闻了一下,然后毫不客气地大嚼起来。
他被安排在了我右边的隔壁。
按理说,一个出身富贵家庭的人,就算是因为饥饿,也绝对不至于如此。
只可惜这样的好日子随着时代的进步,慢慢就没有了,农户们渐渐不养猪了www.hetushu.com,都出去打工赚钱了,而养猪场则嫌老朱这个不科学,没有人家农技站正规学校毕业的技术员好,于是就慢慢没落了。
果然,当那些人都走了的时候,他没一会儿就醒了过来。
堂弟朱炳义经过再三考虑,决定收容落魄的他,而让这个劁猪匠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是,堂弟做得营生,居然是个鸡头。
说完话,他又瞧向了我,笑着说道:“你小子不错啊,他们都只知道喝那虫线粥,唯独你晓得抓这周围的蛇来吃。只不过,这些蛇是最剧毒的烙铁头,稍微咬一口就立刻毙命,你是怎么弄死的?”
其中传得最广的,就是生苗寨子里,能够养蛊祛疫的神婆。
当然并不是亮光,而是比黑色要稍微亮一点的眼神,当他瞧向我的时候,我觉得他似乎能够黑暗视物,把我瞧得分明。
我老家晋平位于十万大山的门户,湘西交界处,是少数民族聚集之地,那里有很多关于鬼神巫蛊的传说,什么蛊毒啦、落花洞女和山魈野怪什么的,流传甚广,几乎每一个老人家都能够说出一肚子的故事来。
尽管不如把我弄进来的九分女,但看着都是赏心悦目的那种。
就凭着这个和*图*书,在几年前的时候,朱炳义就已经是百万富翁了。
他吃得很快,没一会儿就吃完了,最后还舔了舔手指,打着饱嗝说好久没有吃东西了,狗日的。
他并非只讨了一个“老婆”,老朱认识他的时候,小朱足足有七个“老婆”,有六个带出去卖,留了一个在家带孩子。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变得如此没有自尊呢?
这话儿是骂人的话语,说得简单一点,就是皮条客,堂弟朱炳义的营生就是专门哄骗附近的小姑娘,把人家给弄怀孕了,然后讨进家门来,好生伺候着,等生完孩子了,就带出去卖。
年轻人接过碗,三两口就把这粥给吞进了肚子里,而且还意犹未尽地用舌头将整个碗舔得干干净净,这才还给了我。
我跟那人对视了一会儿,他突然问我要吃的。
紧接着,他跟我讲起了这个地方的缘由来。
难道,这粥里面的虫子,就是导致他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么?
当然,神婆是神婆,养蛊婆是养蛊婆,传说中的养蛊婆是用很多蛇虫鼠蚁等大家为之恐惧和憎恶的东西,炼制之后,用来害人的家伙。
反正都是死,我宁愿饿死,也不愿死浑身长虫而死。
我一开始还不想承认,结果和*图*书他却让我把藏在稻草下面的蛇肉拿出来,给他吃。
醒过来的他闹腾了至少有一个多小时,等到口干舌燥了,这才停歇下来,左右四处张望,而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刚才为什么会感觉他有点儿不同。
我三天没吃没喝,其实也到达了崩溃的边缘,好几次,我都把手伸向了那饭碗的边缘,然而想起里面翻滚蠕动的虫子,却又止住了那不断弥漫的心思。
那个五大三粗的女人走了之后,旁边的那个年轻人瞧见我没有吃粥,问我怎么回事,我没有跟他说粥里有虫,就说不饿,他立刻兴奋起来,说要不然给他吧。
饥饿的力量简直强大,使人疯狂。
我感觉他明显跟我们有些不同,不仅是进来时的大吵大闹,而且还有一些别的原因。
我一听这人的话,立刻就知道他应该是一些内幕的,于是就起了结交之心。
拖他进来的有好几个人,我瞧见了那个尖嘴女人和平日里给我们送饭的中年哑巴,还有另外两个,都是女的,而且长得普遍都很漂亮。
因为在深夜,大家都在昏睡,所以几乎没有人注意到我这里的情况。
什么是养蛊婆?
他这个堂弟朱炳义是个厉害人,听说在县城有好几套房,开得车四个圈和图书圈,据说能值五六十万,瞧得就叫人眼红。
跟我死狗一般的模样不同,那人进来的时候,大吵大闹,将整个地窖都给闹翻了。
我不想死。
那些都是传说,我在外多年,见识多了,也就越发不相信。
我有点恶心。
不相信归不相信,此时此刻蹲在这里,到处都是蠕动的长蛇,我也没有多余的办法。
黑暗中,这个人的眼睛好像能够生光。
夜里的时候,我终于动手了,饥渴交加的我将一条手腕粗的长蛇给一把拽了下来,随手用石头将这蛇头砸得稀烂。
老人的口中,这蛊毒的传言神乎其神,不过在我看来,用来当成毒药,或许有点根据,但迷惑人的心志,实在有些吹嘘。
那玩意我藏得隐匿,没想到却被他一语道破,犹豫了一会儿,我最终还是决定把那半条蛇肉交了出来,丢给了他。
什么是鸡头?
那男人正在黑暗中舔着手指,听我这么一说,诧异地问道:“你不知道?”
说着说着,我肚子咕咕叫,而精神极度萎靡的他又睡了过去。
男人叫做朱炳文,就是这附近的人,以前是个走街串巷的劁猪匠,专门给公猪割那玩意儿的,一把劁猪刀子,扛一副挑,走遍乡野,吃万家饭,过得自由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