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鸡飞蛋打

第二十章 寨黎苗村小神婆

她说得滑稽,雪瑞忍不住就笑了,她笑容甜美,就像天使一般,就算是我,也忍不住多瞧了两眼,觉得心慌慌的,连忙低下头来,不敢再望过去,却听到雪瑞说道:“许鸣这边刚刚竖起洪门新教的旗子来,准备接受邪灵教的残余势力,目前是求稳的状态,轻易不会招惹像你师父这样的敌人,所以你放心。”
二春跟雪瑞应该挺熟的,也没有绕圈子,直接跟雪瑞说明了来意,听完了她的讲述,雪瑞一脸诧异地望着我,说不会吧,你身体里面,真的有传说中的聚血蛊?你怎么这么幸运啊?
二春左右看去,一脸紧张地说道:“那怎么办,他会不会过来杀人灭口啊?雪瑞,你可得帮我们啊,我还小,可不想死。”
雪瑞:“我喜欢谁,是我自己的事情,与陆左无关,也与你无关!”
二春抓着我的肩膀爬了起来,浑身就好像刚从水里爬出来的水鬼一般,喘着气说道:“吓死我了,差一点儿就被那厮发现。”
我刚刚想问二春,突然间感觉到身边微风一动,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瞧见一个穿着苗家土布的年轻女子站在我们的跟前来,目光扫量过我和老廖,最后落在了二春的身上,惊讶地说道:“二春,你怎么过来了?”
那个女的,难道就是我们准备找的人?
她招呼完老廖之后,倒也没有冷落我,问我道:“先生http://www•hetushu.com怎么称呼?”
我们一路穿行,来到了寨子里一处比较大的屋子里来,雪瑞带着我们来到一处干净整洁的房间,让我们坐在蒲团上,这时有一个老太婆走了进来,望了我们一眼,雪瑞笑着说道:“婆婆,这是陆左的徒弟。”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
我瞧见二春让我不要轻举妄动,就只有蹲在草丛中,竖起耳朵来。
雪瑞摇头,说那可不一定,刚才许鸣说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你说说,陆左哥他真的有一子一女了?
“发现了?”
许鸣:“雪瑞,你怎么到现在还是执迷不悟呢?陆左那个负心人,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不会喜欢你的——你听我说,他现在脑子里,只有那个小妖精,你这样等待,是没有任何结果的!”
这就是雪瑞,我堂兄陆左的老相好?
买彩票的,人好歹每期开奖还有几个幸运儿,而聚血蛊则除了有一个开头,却从来没有第二人过,故而雪瑞方才会这般惊奇。
许鸣已然不甘心,说:“雪瑞,你之所以不答应,是不是因为陆左?”
我能够感受到他已经消失于林间,回过头来,却瞧见二春大汗淋漓,仿佛刚刚从桑拿房里走出来一样,汗水顺着肥脸不断地往下滴去。
二春连忙上前介绍,说雪瑞姐,他叫做陆言,是我师父的堂弟,www.hetushu.com不过前两天我师父刚刚收他为徒了,现在是我的小师弟,嘿嘿。
二春拍着胸脯,说那怎么可能,我师父跟雪瑞姐姐你可是铁打一般的战斗友谊,亲密无间,哪里可能是许鸣那小人三言两语能够撼得动的?
那边的话音刚落,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雪瑞,你不要这样,咱好歹是亲戚,有什么事情,咱可以坐下来,慢慢商量嘛,对不?你说说,我千里迢迢过来看你,你不至于连屋都不让我进,一口水都不给喝不是?”
许鸣:“雪瑞,我跟你说,之前的邪灵教早就没有了,我现在之所以创立新教,就是为了帮助那些饱受正道欺负的旁门,你是白河苗蛊现在的执掌者,也是唯一能够挑战陆左地位的人,如果你能够加入,那我们一定能够成功的”!
两人的对话到了这里,便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沉默了好一会儿,许鸣方才沉声说道:“好,如果你改变了主意,随时都可以找我,我的大门,永远都会为你而敞开的。”
雪瑞?
雪瑞:“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雪瑞:“呵呵,许鸣,你以为就凭你和秦伯,还有台湾的那点儿支持,收拢些残余势力,就能够与中原道门相抗衡么?不自量力!”
二春大声叫屈,说许鸣那狗日的,红口白牙,两嘴唇一碰就胡乱说起,我师父要是有娃m.hetushu.com儿,我怎么可能不知道?雪瑞姐你是知道的,二春无论什么时候,都跟你是一头的。
我连忙上前招呼,喊雪瑞姐,你好。
雪瑞苦笑,说他刚刚只不过是在使用离间计,想要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而已。
雪瑞摇头,说不,不,都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祸兮福所倚,说不定你能够成为第二个苗疆万毒窟的主人,比那臭陆左还要牛波伊十倍呢?
老廖憨厚地笑,说李小姐你还记得我呢,有劳挂记了;事情已经过去了,丽丽死的时候很安详,没有一点儿痛苦,还说很感激陆先生和萧道长呢……
她说话有点儿港台音,听着柔柔的,说话的口吻也让人十分舒服,我不由得对这个女孩子充满了好感。
这老奶奶就是雪瑞的师父蚩丽妹?
哎呀,还是那句话,我堂哥真特么的艳福不浅啊……
许鸣:“错了!雪瑞,实话告诉你,我身后的力量,超乎你的想象,如果你能够加入我们,与我们携手的话,我将会给你看到那令人战栗的恐怖力量。来吧,雪瑞,我一直都喜欢你,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我听得更仔细了,侧耳倾听,女人说道:“许鸣,尽管你披着李致远的皮囊,都改变不了你是许鸣的事实。许鸣,你走吧,我师父说过,不为难你,但是也请你不要太嚣张了,你有灵界那老婆子撑腰,但不一定是万能的,总有一天www.hetushu•com,你会被你自己的野心给害死的!”
二春俏皮地伸了一下舌头,说肯定不行,我还等你带我去吃大餐呢。
她怎么了?
雪瑞带着我们回村,走进寨子的时候,我瞧见好多与国人差不多的脸孔,他们瞧见雪瑞,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跟她打招呼:“小神婆!”
炼制聚血蛊,除了万毒窟秘法之外,靠的并不是实力,而是运气,自当年第一代苗疆万毒窟主人之后,前后有无数人尝试过,但是却没有听到过有一起成功的案例,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概率实在是太低了,又有江湖正道的打击,所以渐渐成为了一种鸡肋,就像是买彩票中大奖一样。
雪瑞:“你别说了,给我滚,我不想听这些!”
这女子虽然穿着土布蓝衣,不过皮肤白皙细嫩,面容姣好,落落大方的模样,却不像是当地人。
艳福不浅啊!
雪瑞点头,说那就好,死者已矣,活着的人还是要有自己生活的,希望你能够早日找到自己的归属。
这个女孩,有一种让人爱戴的特质。
雪瑞拍着她的肩膀,回过头来,对我们的向导老廖说道:“廖哥,我听说了古丽丽的事了,后事处理得怎么样?”
这些人的笑容都是发自内心的,而雪瑞则很大方地一一点头回礼。
雪瑞笑了笑,说那是,我带你吃了那么多的好东西,你要是有事瞒着我,就都给我吐出来。
雪瑞摇了摇http://m.hetushu•com头,笑着说道:“其实你们一来,许鸣就发现了,他刚才说的那些话,未必不是说给你们听的。”
我一愣,看了二春一眼,她将中指伸到了嘴唇上,嘘了一声,然后双手开始结印,不知道是准备干什么。
我心中一紧,下意识地就坐直起了身子来,朝着她恭敬地躬身。
我不敢反驳,只有苦笑,说托福,要真的这样就好了。
雪瑞:“许鸣,走吧,念着以前的情分上,我暂时不动手,不过如果你一再相逼,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许鸣:“雪瑞,你醒一醒吧,实话告诉你,据我所知,陆左这个家伙别看着表面上一本正经,其实处处留情。他之前有一个女朋友,叫做黄菲,搞大了别人的肚子就不认账了,害得那女生不得不辞去工作,远走他乡,独自带着女儿过活;另外他还跟日本神道教圣女有一腿子,据说加藤家族的小主人,就是他的野种!你别傻了,这样的男人,根本就不值得你等待!”
雪瑞摆了摆手,笑着说别啊,我知道你,你也就比陆左哥小一岁,比我还大上不少呢,叫我姐多别扭啊,咱不跟陆左那儿的辈分论,你叫我雪瑞,我叫你陆言就好了。
二春吐了一下舌头,说那可不一定,他刚才还邀请你对付我师父呢。
我却只有苦笑,说我若是那个炼蛊人,自然是中了五百万大奖,不过我只是个鼎炉,随时等待死亡,就只能说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