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鸡飞蛋打

第四十三章 金剑透胸

她将这禅杖翻来覆去地查看了一番,脸色越发惊喜,说赚了赚了,这材质不但是融合了信仰的载体,而且还融合了那家伙多年以来收集的怨灵阴力,如此一阳一阴,实在很妙。
这剑虽好,我却忍不住哭了,说大姐,咱能别这样么,我到底是哪儿得罪了你,不至于朝我捅刀子吧?
我看了一会儿,忍不住地打呵欠,这时她突然转过头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我对这个野蛮的女人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只有唉声叹气地接过单子来,强撑着精神,在附近转悠了小半天,找到了三分之一的东西,结果一不小心,就趴在一块石头上睡着了过去。
我摇头,说不知道,你说为什么?
这回砸在我屁股上面的不再是脚,而是那黄金禅杖了。
她说所谓的信仰之力,其实就是香火,也是人们寄托心中希望和挂念的心灵场域,一两个人的,或许微不足道,无从感应,然而如果凝聚了成千上万坚定而虔诚的信仰,那将会变成一股庞大的力量,只要能够驾驭得法,就能够转化为实打实的力量。
我说我咋了?
我说啊,这个是艾玛捡给我的,当拐杖用呢,这一路漆黑,又背着你,也没有仔细验证一下到底是不是真的金子,还是镀金的……
大概过了小半个时辰,这期间蚩丽姝一直在往凹槽之中加入各类药粉,而这些药粉正是我前几和*图*书日采摘而得,有的我闻到味道,甚至都能够说得出名字来。
我看得无聊,于是便站起了身来,刚要离开,却听到她喊了一声:“别走!”
她的话儿刚刚说完,我的心脏就是一阵剧痛,双腿发软,顿时就感觉天旋地转,两眼一黑,身子一下子就朝着后方倒了下去。
蚩丽姝醒转过来之后,虽然言语举止有些小嚣张,然而我瞧见她面容到底有些惨白,虽说她不肯折回寨黎苗村,但是我也还是坚持了一下,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要再辛苦赶路了,在这里休息几天如何?
她越说越兴奋,转头来问我,说这禅杖实在难看,我重塑一下,所有的兵器里面,你喜欢什么?
我一头乱麻,苦笑,说咱这不是已经搞定了蹄达上师一伙人么,怎么又要弄毒药啊?
她有些诧异,说为什么是刀啊?
瞧见她吃瘪的样子,我忍不住哈哈大笑,结果屁股被连着踹着了好几脚,不敢再跟她玩闹了,赶忙说道:“我一普普通通的人,拿这个也没有用,还不如留给你好一些。”
噗!
我诧异,回过身来,瞧见石槽里那墨绿色的草液之中,突然间射出一道金光来,朝着我的胸口袭来,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想要避开,却听到她在我耳边厉声喊道:“不要躲,别动!”
除了植物浆液,还有许多蚯蚓一般的小hetushu.com虫子在里面翻腾,不知道到底在做些什么。
她掂量了一下,说那家伙到底还是个走邪道的黑巫僧,手段不多,如果能够用太极鱼的法子来作调和,方才能够融入正典。
她悠悠说了一句:“因为你就是个贱人!”
我摇头,说不知道。
我听不明白她的话语,说到底什么意思?
我问她干嘛,她又摸出了一张单子来,让我按图索骥,去帮她采药。
我真的是无语了,没有理会她。
睡梦中,我又被揪着耳朵醒来,蚩丽姝化身成了周扒皮,在我耳边不断催促,赶得我飞起。
她将那黄金禅杖拿了过来,举起来,掂量了一番,然后说道:“跟你说,这禅杖是用纯金打造,但这并不是重点。这黄金禅杖应该是老和尚从泰国带过来的,本身就是一件法器,曾经受过万人供奉敬仰,上面凝聚的信仰之力,差一点儿就将我给弄死。”
我眼睛一闭,整个人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她的眼睛居然是绿色的,吓得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听得头绕,摇头,说剑法难学,还是用刀劈砍便利,不好不好,还是用刀。
呃……
我瞧见她看得入神,也不敢打扰她,就蹲在旁边仔细打量。
砰!
听她这般说,我就没有再做推辞,而是直截了当地说道:“刀!”
她,是要杀我吗?
金光入体,剧痛瞬间传入我和-图-书的脑海。
我仔细想了一下,觉得也对,毕竟如果堂兄陆左也是用剑,我用剑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用刀的话,还真的没有师父教。
她瞪了我一眼,说问那么多干嘛,你照着做便是了。
她这一抽弄得我生疼,连忙跟她拉开距离,说不是让我畅所欲言么,怎么说打又打起来了?
她瞪了我一眼,说你着急个啥?实话告诉你,你师父陆左,就是用剑的高手,一把鬼剑生死相搏,一把石中剑南海传承,纵横于世,你既然拜入他门下,学什么刀?
一直等到我感觉到心中一阵又一阵的刺痛,耳边不停地响起“嗡嗡”的声音,我方才勉强睁开眼睛,瞧见身边的不远处燃起一团篝火,而在篝火旁边,则有一个天然的石块凹槽,蚩丽姝正蹲在凹槽旁边,不时抓了一把粉末,朝着里面洒落而去。
我坐直起身来,长伸了一个懒腰,觉得浑身零件散落,疲惫不堪,不过心中又有颇多好奇,走到跟前来,低头一看,却见那凹槽里尽是绿色、黑色的植物浆液。
如此想来,我也只有点头认同,她哈哈大笑,指着我,说我就知道你会屈服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感觉这辈子都不愿意醒过来一般。
我一夜未眠,又是奔走无数,身子疲乏得欲死,刚刚整完,正要躺下,结果被她揪着耳朵给爬了起来。
我想起老和尚先hetushu.com前挥舞黄金禅杖时那漫天的金光波纹,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我虽然吓得两腿哆嗦,却不敢不听她的话,身体僵直而立,眼睁睁地瞧见那金光朝着我的体内激射而来。
我想起之前背过的一首诗,说“秋水飞双腕,冰花散满身;柔看绕肢体,纤不动埃尘;闪闪摇银海,团团滚玉轮”,这刀者,到也,以斩伐其所乃击之也,以雄浑、豪迈、挥如猛虎的风格而驰名,用起来顺手不说,而且还霸气,最主要的是这玩意是黄金的啊,如果做成刀的话,那我就可以叫做“金刀驸马”了,听着这名字就带劲,说不定还能哄骗个啥公主的呢……
我想了想,对她说道:“我比较喜欢沙漠之鹰,巴雷特的M82A1狙击步枪也很酷,步枪的话呢,我比较喜欢德国的G36突击步枪,毕竟AK粗糙,美国的M系列又太过于精细娇贵,实在有些不适用……”
我在林子中不眠不休地找了两天两夜,等到了所有的东西都凑齐之时,获得了她的恩准,终于再也忍受不住那周公的召唤,直接躺倒在了毯子上。
我诧异,说什么叫做信仰之力?
好在她并不理我,而是继续撒料。
蚩丽姝“呸”了我一口,说你就这点儿追求。
我们北上,并非有个确定的时间,也不着急,蚩丽姝本来就受了重伤,需要调养,所以爽快地答应了我的提议,与我在附近www.hetushu.com找寻了一个小溪,安营扎寨。
她说这刀,讲究的就是一个凶猛,一往无前的气势,劈、砍、刺、撩、抹、拦、截,皆是亡命之法,不留余地,这样固然能够扬名立威,但是过刚易折,死得多了,等闻名的时候,就没几个了,而用剑,则讲究的是进退得法、刚柔相济、吞吐自如,飘洒轻快,矫健优美,能够把握得了度,就不会毫无余地,心性坦然,活下来的机会就大一些……
我忍着疼,不敢叫,感觉金光凝滞了一些,低头一看,却见胸口处居然插着一把长剑,浑身金光洋溢,富贵堂皇,并非凡物所能比拟。
长剑入体,我浑身剧痛,感觉剑尖似乎触及了我的心脏之内。
她瞪了我一眼,然后说道:“常言说得好,剑是君子所佩,刀乃侠盗所使,世间有名的剑客无数,说得上来的刀客也就只有寥寥几人,你可知道这是为何?”
然而这时蚩丽姝却笑了,她走到我面前,手搭在了剑柄之上,望着我的胸口,恶狠狠地说道:“小东西,我知道你的意图,不过也想让你明白,你的生死,可是掌握在我的手上,只要我不高兴,立马让你死掉。所以,拜托你安分一点,不要惹我发飙,可晓得?”
她的脸也变得黑了,恶狠狠地瞪着我:“说人话!”
她摇头,说我自有我的想法,这玩意并不如我的意,扔了也可惜,给你正好,赶紧说,不然我又踹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