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鸡飞蛋打

第六十六章 老林重逢

难道,她也喜欢我……
这般想想,我不舍地将东西给丢掉了,而这时虫虫找到了我,指着这帮人,说他们该怎么处理?
我打电话之前,已经从走私犯的口中问过了地理位置,便直接报了出来,电话那头的人跟我反复确认了好几遍,这才将此次报案给记录在案,并且叮嘱我一定要等候在现场,保持联系。
她哈哈笑了,说原来如此啊,原来某人是吃醋了,虫虫姐,你听到没有,这个家伙居然吃醋了,哈哈……
喉咙的剧痛让潘登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低下头,瞧见一张粉红色的膜体从下方飘荡上来,将他的整个脸都给覆盖了去……
砰!
潘登哥也笑了,说果然没有什么脑子啊,难怪会被你这种蠢货骗出来。
我梗着脖子,说我刚才杀了那潘登哥,是因为狗日的对虫虫居然不安好心!
对于现在的中国,她们是十分的陌生,所以一应事务,都需要让我来处理。
我是个伪军事迷,对于枪支特别感兴趣,有意识地把玩了一会儿这些家伙携带的武器,发现各式各样,五花八门,颇有些爱不释手,而虫虫她们也搜出了他们背包里面的东西。
我拿起手机,拨打了110。
他说得淫邪,而旁边的一大帮子人都止不住嘿然笑了起来。
不过这一回,我却没有再hetushu.com给他机会了。
他说罢,匕首就朝着我的脖子处抹了过来。
除了骗我们的潘登哥,其余的人我们都没有杀死,而是将其制服之后,把他们给绑在了林子里,紧紧捆住。
说罢,他回头对着苗女念念说道:“嘿,小美人,哥哥说错话了,一会儿用大棒子代替我,给你道歉哈,嘿嘿……”
枪响了。
一包又一包白色的粉末。
苗寨一枝花?
仔细想一想,莫非我也已经有了修行者的觉悟了?
弄了一会儿,我从他们的装备里面挑出了一些有用的东西来,比如一大沓人民币,另外瞧见有一把黑星手枪,实在是爱不释手,忍不住想要放进那锦绣布袋里去,结果被虫虫伸手给拦住了。
我顿时就是一阵气结,说念念,你能不能关注一下重点啊,现在人家是想把我给干掉,然后将你们给强占了去,你却还在关心别人称呼你“搭头”?
我瞧见虫虫居然也在笑吟吟的,似乎也没有什么恼怒。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没有任何停滞。
虫虫不置可否,而苗女念念虽然并不觉得报警是一个好办法,但还是尊重了我的意见。
我苦笑,说大姐,这是中国境内,你能不能稍微安分一点,别那么暴力,也别动不动就开口,打打杀杀的?
他这般和_图_书说着,远处的苗女念念就有意见了,怒声说道:“唉,喂喂,你说话能不能别那么刻薄好不好?我虽然没有虫虫姐那么漂亮,但好歹也是苗寨一枝花,能不能别用‘搭头’这个词,来形容我?”
什么?
三人没有靠近人群聚居的地方,毕竟除了我,其余两人的打扮都与当地格格不入,于是一路都在林子里穿行,而且还有意避开了人,虫虫告诉我,说我们的下一个目标,是在附近四排山的排山蛊苗。
潘登哥拿匕首的手腕被我抓住,也不惊慌,而是残忍地笑了起来,说手劲挺大,不过你能够扛得住子弹么?
我在解决了潘登哥之后,也并没有立刻出手,而是将他给轻轻地伏倒在地,然后在他的耳边轻轻说道:“唉,潘登哥,我还想着跟你商量一下,我们没有钱付尾款了呢,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善解人意,谢谢啊……”
他是在后悔么?
我手一动,将那匕首给转过来,直接往他的脖子上猛然一抹。
这小妮子笑得我脸红不已,埋着头在前面走路,却又忍不住回头望了虫虫一眼。
这事儿怎么想都不可能,我自己一屁股的翔,身边还带着两个偷渡客,哪里会老老实实地留在这里,等待着警察的盘查,于是假意答应,挂掉电话之后,又检查了一遍那和-图-书些被绑在树上的家伙,确保他们不会挣脱,然后与虫虫、苗女念念一同离开了去。
我与潘登哥在林子的深处,这是为了处决我而特地选的,离大部队有一些远,夜里天色又黑,那些人并没有第一时间瞧见这边的情况。
我不知道她的话是真是假,不过也没有敢去尝试,想一想,在国内的话,非法持枪可是大罪。
完了之后,我行云流水地夺过匕首,将他拿枪的手给陡然削断。
等了几秒钟,他这才发现我一动也不动,并没有朝着地上倒下去,下意识地想要再一次扣动扳机。
我会等候在现场么?
她的脸色变得有些严肃,将右手举起来,然后低声说道:“有人在跟踪我们,很厉害。”
意识即将消失的潘登哥用唯一的一只手紧紧握住了,张嘴,却终究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朝着那人望了过去,当时就愣了一下,怕虫虫误会,立刻开口喊道:“余领导,怎么是你?”
这深山老林子的,怎么还有人呢,而且还在跟踪我们?
我想了一下,拿起刚才搜出来的一个诺基亚手机,对她们说道:“报警吧,将这事情留给警察来处理,不然要是被他们的同伙就发现了,这么一大批的毒品流到市场上去的话,那可是要害无数的人呢。”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hetushu.com人一阵乐呵,而我身后的潘登哥也终于忍耐不住了,想着赶紧解决掉我这麻烦,然后就可以享用美人了。
他说完,扣动了扳机。
我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平静地说道:“潘登哥,我之所以没有痛哭流涕或者跪地求饶,是根本没有那个必要。因为我并不认为我会死掉。”
我下意识地将双手都给举了起来,苦笑着说道:“潘登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在林中又走了两日,因为习惯了,便也不觉得辛苦,眼看着即将就要达到四排山,来到一个山窝子的时候,虫虫却停下了脚步来。
几分钟之后,我、鬼鬼和苗女念念三人将其余的十人(含后来接应的同伙)都给解决了,在修行者面前,这些人毫无反抗之力,即便是全副武装,不过到底还是大意了,甚至连一枪都没有来得及开出。
他们一开始反对带上我们,不过事后应该是都看得出来了,所以一路上倒也十分期待,此刻瞧见潘登哥终于亮了剑,顿时就再也掩藏不住心中发芽的欲望,污言秽语,纷纷都冒了出来。
我想到这一句诗,整个人就得意洋洋的,而苗女念念则显得不是很明白,问我说直接将这伙人给杀了,不是很简单么,为什么还要搞得那么复杂?
山区的信号差,不过好在还算是能够接通,不过当www.hetushu.com电话那头的人听到我的讲述话之后,却是愣了好久,才问起我们的方位。
他这般想着,用手枪顶住了我的背后,然后又摸出了一把匕首来,对我说道:“小子,你虽然是个蠢货,不过有一点我很佩服你,那就是面对着死亡,竟然如此淡定;说句实话,你是条汉子,要不是怕你心怀怨恨,我都想把你给拉入伙了,说不定十年之后,这条线就是你的天下了呢……”
毒品。
我有一身的本事在,又何必用枪呢?
身后的那男人喘着粗气,嘿然笑道:“我什么意思?就没有见过像你这般张扬的蠢货,你真的以为老子会贪你那四千美金的过境费?要不是陈筱妍跟我说你这里有一个滑溜溜的顶级美女,还有一个搭头,你以为我会冒险带你们过来?”
她刚刚说罢,从那儿就有一个人走了出来。
念念愣了一下,说那你刚才还杀人?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居然还有心情研究这人离世之前,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和想法。
她告诉我,说这乾坤袋中的灵气很容易受到现代产品的影响而变得不稳定,所以电子产品或者火器之类的东西,绝对不能往里面放。
能够让虫虫如此严肃的,必然不是一般人,我的背脊弓了起来,左右地打量,而这时候,虫虫则冲着左前方的不远处喊道:“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