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迷雾重重

第九章 聚血蛊一梦

一股悲愤的情绪从我的胸口蔓延出来,五个人骑着烈马,奔赴四方,口中高呼:“复国!”
只是,刚才的梦,为何会那般的真实呢?
是他们不识货,还是根本觉得我这样的家伙,身上不可能有什么好东西呢?
我猜测不透,不过却轻而易举地从里面摸出了一瓶水来,拧开瓶盖,然后咕噜噜地灌入了火辣辣的喉咙里面。
梅蠹。
耶朗古战法!
我控制着再喝一瓶的心思,开始思考起了我目前的处境来。
我饿了。
我不由得好奇心大起,说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我瞧见那名羽扇纶巾的文士在高声厉喝,我们无数死去的战士又重新复活,蜂拥而至,将我们的王城给攻陷,在漫天的刀光剑影之中,我瞧见了我们的王,他一转身,将都城葬送在了熊熊烈焰之中,然后奔赴了另外的一个战场。
当我最后闭上眼睛的时候,感受到了极度的屈辱和悲愤。
而这些,方才是聚血蛊最为牛波伊的地方。
在我的眼中,他有无数的破绽,只要击中一点,貌似强大的他就立刻冰消瓦解。
我安下了心来,守在洞口,盘腿而坐,开始在脑海里回忆起先前的那梦,然后按照着古法行气,淬炼筋骨。
而我的优势在于,服用了神仙水的我,并没有如梅蠹所想的一般手无缚鸡之力。
那老妇人沉默了许久,这才笑道:“出现在这里,不都是些恶贯满盈的人么?我或许也是一http://m.hetushu.com个十恶不赦的罪人吧……”
我恢复了安静,凝望着前方。
而且我相信这偌大的茅山之上,不可能任凭梅蠹和韩伊这样的小人当道,一定会有明辨是非的人在,要不然也不会如二春与我所说的一般,在江湖上有着鼎鼎的威势。
对,就是聚血蛊,这玩意之所以厉害,并非它的蛊毒强于别人,而在于它能够让人觉醒出苗疆先祖的血脉记忆,甚至能够解开苗疆巫蛊隐藏最深的终极秘密。
聚血蛊。
她使劲儿摇头,说呸,我要的是意大利的,那味道才够好……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过了许久,方才明确到自己的身份。
我闭上了眼睛,感受到一种真真切切的记忆停留在自己的脑海中,就好像莫名就多了一段人生,那将军生前的点点滴滴,都历历在目,我选择性地挑选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到了后来,我终于找到了让我震惊的玩意。
不甘啊!
复国!
我没有死,不过此刻却离死并不算遥远了,因为我被人给阴了,然后给塞进了这么一个死洞子里面来,而瞧那梅蠹的意思,是准备将我给弄死在这里。
我盘腿而坐,过了许久,突然间肚子一阵咕噜噜地响。
将瓶子收回了乾坤囊中,我点了一下,发现里面还有三瓶。
那段记忆反复不断地提醒着我,此刻的我到底有多么脆弱。
事实上,茅山最有权http://www.hetushu.com势的人,也就是那掌教真人萧克明,其实可以算是我的朋友。
我的心开始一点一点地变得坚硬,就感觉自己已经完全带代入了那将军的身份来。
当摸到这乾坤囊的时候,我的泪水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当真是天不亡我,这么重要的东西,居然没有被茅山刑堂的人搜了去。
不过茅山之内,并非都是敌人。
她之所以出现,并且发声,想来应该是让我不要躁动吧?
恐怖,那文士身后的骑兵队,就好像一条浩浩荡荡的巨龙,毫不留情地从任何人的身上践踏而过,直指王城。
那是一段让人刻骨铭心的经历,此刻浮现于我的心头,却给了我一种极为强烈的震撼。
这结果让我一阵心寒。
不知不觉,我开始幻想起面前站着一个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中传来了脚步声,一开始我还以为是送饭的人,然而等那脚步走到近前的时候,却听到有人在轻声叫我:“陆言,陆言……”
对,我是陆言,而不是什么血战沙场的将军。
这玩意是用十八个身怀苗疆血脉之人的身体作为引蛊炼制的,理论上来说,它可以觉醒出十八段的记忆来。
喝完之后,我意犹未尽地再喝了一瓶,这才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整个人都恢复了过来。
许久之后,我从这种幻想之中挣脱了出来,出了一身冷汗。
我说不是有人给你送了么?
我睁开http://m.hetushu.com了眼,惊喜地低声喊道:“凤凤,你怎么来了?”
即便是鬼魂,都未必能够逃脱得出去。
当年的苗疆万毒窟第一任主人,就是凭借着觉醒了前世远古的记忆,从而获得了再一次的传承,最终才是将其发扬光大,成为曾经的修行三圣地的。
在我的皮带下面,藏着一个布囊。
事实上,我感觉现在的我,与之前相比,已经变得更强了。
那是一个苍老的女声,沉默了许久之后,她迟缓地说道:“我是谁?我已经忘记了,在这个鬼地方待了那么多年,我还能说话,这已经是一场奇迹了,就不要问我这么困难的问题了。”
我是陆言!
面前的梅蠹十分恐怖,他大袖飞扬,两个恐怖的鬼灵在半空中呼啸而过,各种新奇绚烂的招式纷呈而出,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心思忐忑的我,却夷然无惧。
我的脑海里,那位将军的耶朗古战法一招一式的演绎,一开始缓慢而有力,到了后来,却变成了一种明悟,招数统统变化为无物,而都化作了战斗的意识。
我满腔的怒火和本事,却在对方如虹的气势之中,走不过一招。
我吓了一跳,瞧了前面一眼,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忙问你是谁?
在这段记忆之中,他曾经无数次的在生死边缘徘徊,而最终葬身在了战场。
我感觉到自己好像有些精神分裂了,过了许久,又突然有了一种明悟,那就是这一切,其实都只是http://m.hetushu.com一个原因。
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上面厚重的门锁,还有一点,那就是这铁栅栏上面,有着让人无法触摸的恐怖电能。
她发出了凄惨的笑声,自顾自地乐了,我又问她几个问题,结果她却陷入了沉默。
我特别想喝水,于是下意识地将手摸向了腰间。
乾坤囊中存着好几天的吃食,我稍微填补了一下五脏庙,然后盘腿端坐。
梦中的那位将军,是古代一位古夜郎王国的武将,而他也是一位强大的修行者,与祭司不同,他常年杀伐征战,对于杀人战技,最为熟悉,了然于胸。
那厉喝声在我的胸膛里反复回荡,我便如同那一位亡国将军一般,举起手中的长刀,奔赴战场,然后被人从身上飞掠而过,将我的头颅给毫不在意的砍下。
梦中闭上眼睛的那一刹那,现实中的我却睁开了眼睛来,黑暗中我发疯一般的狂吼“复国”,如此过了许久,我方才从刚才那种浓烈到极点的情绪中走脱出来。
复国!
我不知道在这石洞子里待了多久,醒过来的时候便已然饥肠辘辘了,喉咙里干得就像大旱之年的土地,这除了我本身的饥饿之外,还有先前神仙水的副作用。
复国!
气愤无比的我使劲儿地踢了几脚那铁门,发出哐啷、哐啷的声响,结果没有一个守卫之类的家伙过来理我,反而是过了好一会儿,对面传来了一个幽幽的声音:“小伙子,你别弄了,这里你是逃脱不出去的。”
我尝试了一www•hetushu•com下那铁栅栏,结果发现并不能够打开。
过了一会儿,我来到了这洞子的出口处。
黑暗中,有一对明亮的小眼睛眨啊眨,对着我笑,说我怎么能不来呢,你可还欠我一百颗巧克力糖呢?
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的仿佛是一位将军,面对着一群身手恐怖到爆的修行者队伍,我与同伴在一起,奋力厮杀,拼尽了全力。
然而最终我们却还是败了。
尽管名声狼藉,却已然能够与天山神池宫、东海蓬莱岛并肩而立。
我们被阴了,腹背受敌,而在这最关键的时刻,王并没有选择回转兵力,而是将自己的生命,集中在了不远处的黑暗之中。
这种并非电网,而是一种符箓法阵凝聚出来的效果,蹲在这洞口处,我甚至感觉不到门另外一边的炁场变化,由此可以推论,这儿的守卫远比我想象之中的更加森严。
只要不是梅蠹这种级别的高手,我感觉自己都应该能够应付,那么我是否能够够利用这一点,逃离这个暗无天日的地牢呢?
我现在最大的劣势,就是身处于这个茅山的腹地之内,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仿佛有着极高的修为,寻常弟子我或许还有战而胜之的希望,但如果是想梅蠹这样的家伙,我只有逃的份。
整整一瓶子水,被我一口就喝了精光。
我想,这位语气平淡的老妇人,当年恐怕也是名动江湖的一方人士吧,时至如今,竟然落得如此下场,而我居然还能够与她一般待遇,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