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迷雾重重

第十三章 萧克明死了

我这般想着,跟包子一路下了未明峰,然后来到了后山的草庐,走到了院子里,却瞧见一道袍美女正在陪着陆左的父母说着话儿,瞧见我过来了,朝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她的脸色有些难看,叹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道:“你可能白跑一趟了。”
梅蠹见到事情败露,马不停蹄地逃离茅山,此事已然是一目了然,无需再多解释。
好、好、好……
我摇头,说没有呢。
我点头,然后他又作了一礼,在前面带路。
执礼长老雒洋是人老成精的人物,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便起身告辞,说刘师兄,你这边还有事,我就不多留了,陆言这孩子,虽说没有经过掌教真人和长老会的批准,被包子这孩儿擅自带入山中来,但是你知道的,他是陆左的堂弟,而陆左对我茅山也有些恩情,我这里求个情,便让我先领回去吧,若是有什么问题,你直接来未明峰找我便是了。
山风吹来,徐徐而入,这般的风景自然是极美的,直到此时,我方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终于感觉到身上所有的束缚和憋屈都一扫而空了,美美地伸了一个懒腰,不觉就有些疲惫。
一夜无梦,次日醒来的时候,我精神抖擞,出了院子,发现四下一片清净,也不敢胡乱逛去,便取出了金剑,在那小院子里挥舞。
我愣了一下,说啊,为什么?
这女孩儿年纪约二十左右,牛仔裤白衬衫,一身清爽打扮,和图书瞧模样有点儿像是个在校大学生,并非这茅山之上的人士,我摸不清楚对方来路,于是拱手说道:“区区小技,让姑娘见笑了,不知道尊姓大名?”
他哈哈大笑一声,然后足尖轻点,人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旁边的道童早有准备,上前过来,与我拱手,然后说道:“贵客这边请。”
她对我说那你跟我走吧,我知道他们这儿的饭堂在哪里,你赶紧跟我走,去玩了,估计就没有什么吃的了。
我朝着他躬身,真诚地说道:“多谢雒长老的援手之情,陆言没齿难忘。”
小郭姑娘是个自来熟的脾气,跟我搭上话,便凑到跟前来,冲着我嘻嘻笑,说你好厉害啊,刚才瞧见你施出这一套剑法来,好犀利啊,我感觉我娘家那几个鼻孔朝天的舅舅,没一个人能够打得过你。你才多大啊,就这么厉害?
我的心猛然一跳,想起之前二春跟我提过的事情,知道理论上来说,在这茅山之上,这传功长老的地位,可是仅次于掌教真人的大佬,不知道包凤凤的这姑姑,到底是何方人物。
我这个时候也知道不能抓住对方的痛脚不放,于是微微点头,说此事既然由刘长老来清查,陆言便放心了。
我当时的呼吸一下子就停止了,整个人都有些飘——这就是茅山的二号人物?
她十分爱笑,露出一口白牙,说不行的话你叫我小玲子也可以,我呢,怎么讲,www•hetushu•com这儿的执礼长老雒洋,是我母亲的叔爷爷,我就是过来玩儿的,你呢?
啊……
执礼长老雒洋带着我和包子离开了刑堂深谷,路上的时候,朝着我微微笑,说陆左与我,算是忘年之交,所以你也别拘谨;另外此事,你也别过多的责怪老刘,他最近在闭关修行,大部分事务都已经开始交给冯乾坤来做,而刑堂门下事务极多,派系又林立,稍微有些懈怠,也属正常。
什么?
那道童带我到了房间,又跟我讲解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东西,完毕之后,冲着我一拱手,说夜已深,贵客且先休息,小子杨云上,明日有任何需要,你都可以找我。
刘学道的脸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仿佛随时都要找人发泄一般。
如此风驰电掣,不知不觉,出山上峰,都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停下来的时候,我还感觉到身边的景色一直在变换,双腿有些软,止不住地摇晃着。
我愣了半天没说话,她笑了笑,走到我面前来,对我说道:“我听包子说,你是过来找萧克明的?”
一路上,小郭姑娘都特别热情,不断地询问,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未曾觉得,等到后来,我也有点儿烦了,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莫名地就突然怀念起了与之有着鲜明对比的虫虫来。
长剑纵横,我越舞越快,很快就代入了那梦境战将的角色之后,一套耶朗古战法酣畅淋漓地使将了出来,那http://m•hetushu•com热气在我的脑门顶上腾腾冒出,化作了一团白雾,而我手中的金剑也由先前那一副破败之样,化作了金光升腾,在照样下灼灼生光。
我想起了我和她不是在相亲,没必要交根交底,于是尴尬地笑了笑,说对不起啊,我昨天半夜过来的,不知道这小院子里面还有人,打扰你休息了。
她说她今年二十一。
飕……
我:“……”
人一旦放下了心防,整个人就很容易疲倦,我没有多想,先睡了一大觉。
我与她分离没几天,没想到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还差一点儿死掉了,如此回想起来,恍如隔世。
小郭姑娘说没事,你挺厉害的,我也是开了眼界,对了,你吃早餐了么?
这时有一道童走了上来,朝执礼长老行礼,他瞧了一下头顶的星月,然后回过头来,对我说道:“明日早课,需我主持,我便不与你多聊了,你且跟我的道童去住处歇下,放心,我这儿安全,不会有什么闲杂人等过来打扰你的。”
我迟疑了一下,说小郭?
我点了点头,说你好,我叫做陆言,昨天蒙雒长老搭救,就暂居此处了。
这不应该是神仙姐姐么?
我说我今年二十六。
这小院虽然不大,却十分精致,充满了木器的美感,一半的楼阁悬空而立,可看山景,着实要比许多风景区的星级宾馆要强上许多。
也只有那鹤发童颜般的模样,方才能够配得上传功长老一职吧?和*图*书
执礼长老牵着我的手,手心温热,轻轻一带,我便感觉身边的景色呼呼地朝着身后飞奔而逝,整个人就好像真的飞了起来,很远处的山壁直接就往着脑袋上撞来。
一套长剑舞毕,旁边传来了叫好声,我扭头过去,却见一个眉清目秀、身子高挺的短发女孩使劲儿拍手,朝我叫好。
包凤凤目前寄居于后山草庐,跟着传功长老萧应颜一同修行,那儿并无多余房间,而且位于后山,关乎到茅山的许多隐秘之事,我去那儿,并不算方便,所以在得到包凤凤和我的同意之后,将我给带回了他的住处。
我不管这里有多少冤假错案,只要我没有,自然也不会跟这帮大佬计较,也是笑着说好,我哪里敢心怀不满,自由了便是。
在未明峰的饭堂里吃过了些豆浆包子和稀饭,我与那小郭姑娘聊着天,而这个时候,包凤凤在小道童杨云上的带领下找到了我来,一脸严肃地说道:“跟我走,我姑姑要见你。”
我背着她收起了长剑,跟着走出了小院,迎面遇见了小道童杨云上,他朝我们拱手,问两位起来了,是否需要用餐?
萧长老一字一句地说道:“他……唉,他死了!”
那就是茅山的传功长老萧应颜咯?
我慌忙点头,说对,是的。
我按着他的说明将其穿上,口掐法诀,顿时双腿生风,有抑制不住向前飞奔的冲动。
不知不觉,我就把她跟我在缅甸寨黎苗村的蚩丽花神婆给画上和-图-书了等号。
执礼长老住在山谷旁未明峰上的一处殿宇之中,与包凤凤分手之后,他递了一对纸甲马给我,让我绑在脚上。
执礼长老抚摸了一下白色长须,对着我笑,说你腿软是正常的,一开始使用这种法术道器,终究会有些不适应,你多用一些,就会好了。
要不是执礼长老在旁边带着我领路,恐怕我直接就已经撞死在了这里面。
我笑了笑,说还行,就是腿发软。
这玩意就是《水浒传》里面神行太保戴宗的秘法,没想到真正用起来,就跟坐进了法拉利跑车里面一样,强大的速度让人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你姑姑?
她笑着说道:“你就是陆言吧,我是萧应颜,很高兴见到你。”
那女孩儿挥了挥手,说看你打扮也应该是外面来的,说话怎么怪里怪气的,我叫郭芙玲,你可以叫我小郭。
纸甲马。
出了后山,雒洋长老征询了一下我们的意见。
执礼长老将我给扶住,微笑着说道:“陆言,你还挺得住吧?”
我笑了笑,感觉自己的笑容跟哭一般。
事情既然已经至此,刘学道最关键的就是整顿内部,却也没有再多为难于我,而是走到了我的面前来,一字一句地说道:“这件事情,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你放心。”
我与道童拱手告别,回到房间里来,推开窗户,能够瞧见峰下景色,因为正对山谷,所以能瞧见灯火璀璨。
我随着到道童一起,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小院子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