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迷雾重重

第十六章 告别这山门

听到我说的话,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回过头来,又介绍女孩子,说这姐姐叫做陶庭倩,我们都叫她陶陶姐。
林若明说道:“刘堂主现在还在清池宫,他也是刚从雒长老那里得知你要离开的消息,这事儿你挺明智的,他特地令我过来,告诉你一件事情。”
西藏啊,多少文艺青年所为之向往的圣地啊,以前整日营营碌碌的我,哪里会想到去那样的地方呢?
快走到山门之前时,我听到有人叫我,回过头去,瞧见却是刑堂的林若明。
我慌忙摆手,说请林师兄转告刘长老,此事陆言心领了,万万不敢要什么交代。
现如今,经受过了无数的痛苦和磨难,我也终于放开了一切来。
包子瞧见气氛有些僵,便用很夸张的语气对我说道:“陆言,你知道么,陶陶姐可是前任茅山掌教陶晋鸿陶师兄的孙女哦,而且她也是萧克明的未婚妻,厉害吧?”
我说未必吧,他既然能够得到这么多人的支持,必然有着过人之处,萧长老你有何出此言呢?
我感觉脑袋有些晕,而包子这小家伙对于辈分之事,也是云里雾里。
我不认识那女孩儿,所以有些犹豫,不知道是否该上前打招呼,倒是包子一眼就瞧见了我,跳下凳子来,朝着我迎了过来,远远地就高声喊道:“陆言,陆言,你过来看我了啊?”
他整个人,就像一块寒冰。
我瞧见萧长老的神情之中流露出了极http://www.hetushu•com度的失落情绪,下意识地安慰了两句,却听到她长叹一声,说符钧此人别人不了解,我是最清楚不过的——他为人低调,心思深沉,看似憨厚朴实,其实内中城府比茅山许多人都深,这茅山上下,能够比得过他的,也就只有当年的杨知修了。
晕,她到现在还想着那一百颗巧克力呢?
我盯着他,感觉到此人还是蛮真诚的,于是朝着未明峰陪伴我的那人拱了一下手。
我告诉她,说我得罪了新任掌门的得意弟子韩伊,怕继续留在这里会出事,所以准备先离开茅山,特地过来告别的。
不过他倒是解决了我的当务之急,因为离开了茅山之后,我还真的不知道该往哪儿去。
似乎瞧见了我,两人分开了一些,不过即便如此,他们脸上的表情都显得有些不自然。
到了草庐,我瞧见包子在院子里,跟一年轻女子在拍手掌。
那人离开了,我朝着林若明拱手,说请林师兄赐教。
林若明左右一看,然后压低声音说道:“刑堂有个内部消息,有人曾经在臧边瞧见过陆左,你若是想要找他,可以去那里碰碰运气。”
我不敢质疑,点了点头,他又交待,说此事入得我口,入得你耳,日后若是有人追问起来,我可不会承认。
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人,一个是茅山的传功长老,一个是茅山在朝堂之上最大的助力m.hetushu.com,原本并不搭嘎,然而这突然在野外瞧见,却给我一种郎才女貌、十分登对的感觉。
我踏步离开,走了没多久,突然间听到身后有人喊道:“陆大哥、陆大哥,哎,你且等等,等我一下……”
我出入茅山之境,并非一人,而是有着未明峰的弟子相随,因为之前托人跟执礼长老雒洋告别了,我就不再回未明峰,而是朝着山门那边走去。
林若明一脸严肃地说道:“此事是刘堂主亲口所说,至于是真是假,这个我就没办法判定了,不过他这么大的人物,未必会在这事儿上骗你。再说了,我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刘堂主曾经欠陆左一份情,这也算是还了。”
我点了点头,对她笑,说陶陶你好。
我有些无语,不过却笑着说算是我输了,回头我若是再来茅山,一定给你带过来,绝对是意大利的,你放心。
包子“哦”了一声,想了想,说那我们之前的赌约怎么算?
那人一路随我而来,瞧见我跟传功长老、包子、陶陶等人都有相交,这些可都是茅山宗的大人物,哪里敢为难与我,当下也是慌忙回礼,然后自个儿走得远远的去。
我出来了么?
就好像这两个人是一对儿,刚才不过是情侣之间拌嘴闹别扭一般。
我没想到传功长老居然对新任掌门有着这么大的不信任感,无法确认这人这是自家侄子被撸下来的怨气,还是果真言之有物。
一直和图书等到黑手双城离开了我的视野,我方才回过神来,走到了那传功长老的跟前来,躬身行礼,她的情绪似乎不是很高,问我有什么事情。
茅山啊茅山,此番我离开,可不知道有多久,方才会重返这里呢?
那叫做陶陶的女孩儿怕生,我一过来,她就显得有些局促了,下意识地望着草庐里面望去,有一种要逃避的感觉,我看出来了,不好意思久留,便对包子说道:“凤凤,我马上要走了,这是特地过来跟你告别的。”
我大为惊讶,说啊,真的么?
他说罢,朝着我这边折转过来。
我不确定她是否知道其中的内情,便也不多说,直说我过来,是担心陆左的父母,现在瞧见他们在这里安住,也就放心了,我跟韩伊那家伙有仇,现在他师父得了势,我就得赶紧离开了。
望着飘身远去的林若明,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事实上我自己也有些懵了。
我拱手,说请讲。
说过这句话,她便闭口不言。
怎么是他?
黑手双城瞧见我这般模样,叹了一口气,对传功长老说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好,你现在不理解,以后就会明白了,至于包子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谈。”
他说罢,转身离开,等我将布条揭开,才发现自己处在了荒郊野岭,左右却是空无一人。
听到我的话,包子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说你为什么要走啊,你不是过来找萧克明的么,没见到他,怎www•hetushu•com么就离开了呢?
这会儿的气氛不对,我对这个曾经把我从草庐里押到刑堂的家伙有些发憷,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说林师兄,我的事情,已经跟刘长老说了妥当,你若是有什么事,尽管找他便是了。
现如今想想,既然刘学道这般说,我就进藏吧?
好恐怖的气场啊,不愧是茅山大师兄,传说中被叫做陈老魔的男人。
包子听到有巧克力吃,整个人就满足了,也不再管我。
我没有说话,而萧长老也意识到了不该在我这么一个外人的面前作这么多的抱怨,于是勉强笑了笑,说包子在草庐呢,我有事离开,你自己过去瞧她吧。
说罢,她朝着黑手双城离开的方向走去,而我则过了碑林,找到了草庐前来。
萧长老冷哼一声,说当初乱了茅山的杨知修,还不是获得了众人的好评?结果呢,勾结邪灵教,差一点儿将茅山千年基业,毁于一旦。这些人啊,总是没有什么记性,他们也就不想一想,当初陶掌门为何会执意将掌教真人一职传给小明,而不是常年跟随身边的符钧呢?
我本以为他会跟我打个招呼,或者盘问我一下啥的,没想到他对我根本就不关心,直接就从我的身边走过了,根本没理我。
那女孩子似乎有些认生,对我怯怯一笑,然后低头说道:“你好。”
在茅山之上,经历过了那么多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真是假,也不知道他们的面具之下,到底藏着怎和_图_书么样的心思。
我走上前去,那女子站了起来,我瞧见她眉清目秀,长得颇有些邻家女孩的气质,让人觉得十分舒服,于是朝她点了点头。
林若明走上前来,笑了笑,说陆兄,之前的事情是小弟鲁莽了,还请多多见谅。刘堂主说了,这茅山之内,你来去自由,我们都不得拦你,不要惊慌,而小弟这次过来呢,是另外有一件事情找你,请借一步说话。
这辈分?
陶晋鸿的孙女,萧克明的未婚妻?
茅山的山门管理挺严,在未明峰弟子的交流下,我被用一根黑布将眼睛蒙上,然后给牵引着离开,不知道走了多久,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贵客,已经出了茅山,我需要回去复命,再见了。
包子给我们介绍,先说我,说这是陆左的堂弟陆言,也是他刚收的徒弟。
瞧见他们朝着我望来的目光,我当时浑身就是一阵僵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与她告别,又朝着旁边局促不安的陶陶行了一礼,然后离开了草庐。
从我身边过去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整个心都止不住地往下沉。
说罢,他朝我拱手一礼,然后转身离开。
我瞧得出来,这是刚刚吵过架了。
我左右打量了许久,方才恍然若失地叹了一口气。
林若明回礼,说赐教倒不敢当,之前的时候,刘堂主说过要给你一个交代,不过此刻梅蠹逃离茅山,刑堂正在全力追捕之中,而另一个主事者刑堂暂时不好动,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