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迷雾重重

第十七章 自驾游驴友

结果等我把菜点好,那小郭姑娘却兴奋地猛一拍那饭桌,欣喜地笑道:“太好了,我刚刚跟群主联系上了,他们正准备出发呢,因为有人中途退出,所以正好有空位。我已经跟群主说过了,他说会叫一个传奇人物拐过这里来,接我们走……”
我也是这么想的,没料到那小郭姑娘还特别的执着,跟本就像一个牛皮糖一般,一路粘着我,笑嘻嘻地跟我说着好话,赶也赶不走。
那老帅哥打开后车门,下来与我们握手,而这时副驾驶室那儿也走下了一个漂亮女人来,这女人戴着一副精致的眼睛,像个白领或者中层管理,保养得很好,看不出年纪,感觉应该二十七八,又或者三十出头的样子。
瞧见她这大大咧咧的样子,我也不好劝,只有叹了一口气,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饭菜上面。
我跟小郭姑娘在马路边等车,不过不知道怎么的,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心慌。
这刚刚走了出来,我突然间感觉到心脏陡然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然后眯着眼睛四处望了过去。
女人先跟我们握手,自我介绍,说自己是迎曦,真名叫做周菲菲,是这一次进藏的同伴。
她并非寻常人,到底还是跟执礼长老雒洋有些关系,而雒长老对我也有扶持之恩,我若是太过于生硬,实在有些不妥,于是也只有让她跟随。
我想了一下,决定不对她做隐瞒,而是直接说起和*图*书了我的目的地。
我下意识地拒绝,说我不喜欢两个人一起走。
那小郭姑娘跟在了我的身边,笑着说道:“陆大哥啊,我这一次出来呢,就是准备四处游历的,不知道你现在去哪儿呢?我觉得你挺有本事的,跟着你一起,说不定能开眼界,你若是不介意的话,咱们一起同行吧?”
我知道小郭姑娘是茅山执礼长老雒洋的后辈,出身自一个与茅山有着千丝万缕交情的家庭里,不过却不确定她跟着我到底是什么想法。
小郭姑娘激动地挥了挥手,说你是五哥吧,我就是郭芙蓉!
这种感觉,如芒在背,就好像后背不断地被人给打量着一般。
小郭姑娘哈哈大笑,说你真是个老古董,防范心还挺强的呢?你放心,群主是我哥的一朋友,驴友圈的大神,他的名字就是招牌,放心,砸不了的。
我笑了笑,说古龙先生说过,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江湖,这世间怎么可能有那与世无争的去处呢,除非是一个人搁深山老林子里待着。
一路下山,我来到山下的小镇,路过那宾馆附近的大排档,还特意绕过去,瞧了一眼。
瞧见我情绪有些低落,旁边的小郭姑娘便问我怎么回事?
风卷残云,我将饭钱付了,跟小郭姑娘一起走出了店门口。
小郭姑娘一脸阳光灿烂,笑嘻嘻地说道:“陆大哥你去哪儿呢?”
我以为会吓到这女孩和图书儿,没想到她听到之后,大为兴奋,拉着我的手说道:“太好了,我一直都想去西藏呢,可就是没有机会,这一回算是圆梦了——不过你打算怎么进藏啊,是坐火车呢、飞机还是自驾游?又或者你准备骑着一自行车过去?”
萧应武?
其实如果不是在这破地方被宰,说不定我根本就碰不到包子,也找不到真正的茅山宗,虽说最终还是没有找到萧克明,却也是见证了茅山改朝换代的大事,如此想想,倒也真不知道是该怨恨,还是感激。
小郭姑娘摇了摇头,说你别急,我有一个专门的户外活动群组,之前的时候就听他们说准备进藏了,不知道出发了没有,若是可以的话,我觉得咱俩加个塞,应该是没问题的。
这话儿并不好笑,而小郭姑娘却哈哈地笑了起来。
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小郭姑娘不在茅山待着,这是准备去哪儿呢?
我想要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然而小郭姑娘却一直拦着我,说你别走啊,我都跟人家说好了的,要万一别人来了,又找不到我们,多尴尬啊?
毕竟她如果中途出个三长两短,最后见到的那个人是我的话,到时候又将有一堆的麻烦事情。
我在大排档门口徘徊了许久,方才离去。
我忍不住翻白眼,说大姐,你一小姑娘家家的,没事跟人家一起去自驾游干嘛?要是碰到了好人还行,若是碰和*图*书到些什么坏人,车开到半路,把车一停,对你动手动脚的,那时候你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可该怎么办?
听到有人叫我,我下意识地回过头来,却瞧见小郭姑娘正背着一个黄色登山包,短发跳跃地朝着我跑了过来,不由得一愣,说你叫我?
我在这茅山之上,得罪的人不多,那大排档的店老板算一个,韩伊算一个,另外还有一个……等等,莫非是梅蠹那家伙在盯着我?
说着话,她掏出了手机来,专心致志地聊起了天来。
男儿重诺值千金,我本来并不怎么想加入小郭姑娘所说的这什么驴友活动,不过想着如果小郭姑娘执意去西藏的话,我总得留在这里给她把把关,总好过置身事外要好一些。
小郭姑娘摇了摇头,说不认识啊,都是驴友论坛上认识的群友。
一般来讲,当我表达出这一层意思的时候,对方基本上就已经放弃了。
我之所以心神不安,却是感觉到有一股很淡的杀意,笼罩在了我的身上。
我说有事儿么?
想到这个可能,我的心脏忍不住扑通扑通的跳,越发觉得不安。
不知道是不是老板被打伤的关系,这家店子并没有开门。
老帅哥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与我们握手,说道:“你们好,我叫萧应武,群里人都叫我五哥,这一次我负责载你们进藏,提前了解一个问题,你们两个,都会开车么?”
大约等了快四十多分钟的和*图*书样子,一辆黑色的牧马人越野车就停在了我们的面前,司机位的窗户打开,有一个四十来岁的老帅哥冲着我们微笑,然后说道:“谁是郭芙蓉?”
她伸了一下懒腰,笑着说道:“哎呀,我没来茅山之前,还以为这顶级道门有多厉害呢,没想到一帮人争权夺利的,搞得跟外面的朝堂没有什么区别,实在是无趣得紧,就懒得再待了。听杨云上说你走了,我便追了过来。”
不知道是念念忘记了,还是虫虫没有同意她这么做,而此刻的我,并不能回去找她们,而是得马不停蹄地赶往藏边去,希望能够在那儿碰到陆左他们,一问究竟。
我到了镇子上,然后立刻打电话给家里。
我不准备回答她的问题,不过却又不想撒谎,于是摸了摸鼻子,颇有些尴尬地说道:“这个嘛,呵呵,呵呵……”
挂了电话,我闭上眼睛,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没瞧见人,不过我的心里却莫名的一阵慌。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那小郭姑娘若是对我凶一些,我说不定就有借口不作搭理了,没想到这姑娘倒也挺有耐心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那态度好得就跟训练有素的空姐一般,实在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小郭姑娘使劲儿点头,说嗯,对的。
我与他的右手相握,感觉对方的左手好像有些不对劲儿,又不知道是哪里有问题,只是笑了笑,说我会开。
只可惜,最终还是没有收和_图_书到信。
事实上,我之所以打电话给母亲,询问信件,是因为之前跟苗女念念的一个约定,那就是她如果有了手机号码,就会写信寄到我的老家,把号码告诉我,然后我们便可以再一次恢复了联系。
我瞧见她这般积极,也不好打击她,带着她到附近的小馆子里去解决午饭,准备跟她好好谈一谈,吃个散伙饭啥的。
再说了,虽然她剪了一个利落的短发,但模样却是个不错的美女,看着赏心悦目,我也不忍骂人。
我不由得一愣,半天才说道:“呃,那些人你认识?”
那样子,我就可以找到虫虫,掌握到她们的行踪了。
我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解释,只是反复告诉她,说如果收到信件的话,一定要记得打电话给我。
我摇了摇头,说还没有想好的,等去了金陵再说吧?
小郭姑娘连忙自我介绍,完了之后又给我介绍,说这是陆言,我朋友。
接电话的是我母亲,简单问了一些近况,我立刻问起母亲,说最近有没有收到一封信。
母亲显得很奇怪,说现在这年头,还有人写信?你们年轻人不是都用QQ啊,或者是微博、微信摇一摇么?就连我这么大一把年纪,也知道发短信啊——没有信。
小郭姑娘盯着我,说不方便回答么?
我摇了摇头,说没事。
小郭姑娘也兴奋地点头,说五哥我也会。
我想着去西藏的事情,便不再与她多作闲聊,告罪一声,准备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