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迷雾重重

第二十一章 真假九分女

我下意识地收回了金剑,而这时那女的也带着哭腔,大声骂道:“你他妈的到底是谁啊,人家不就是不分场合么,至于这般喊打喊杀的么?你们到底是干嘛的啊?”
我瞧不清楚她到底想要说些什么,不过侧耳一听,突然间就听到有一种古怪的声音来。
小郭姑娘一拍手,说好勒,你在这边瞧着,我去那边找一找。
我算是幸运的,因为有一个名震江湖的堂哥,使得我能够因祸得福,而其余的十七人呢,现在不知道还有几人能够活在这世间。
那男子正对着我,一脸惊容,却是之前跟我共睡过一个方向的小马,他身上的衣服安好,裤子则褪到了膝盖处,而那女的则是背对着我的,坐在了小马的腿上,黑色折裙覆盖住了一切春光。
我脑子一热,顿时一阵头疼,没有跟那女人多作解释,而是转身就走,瞧见旁边的小郭姑娘还直愣愣地瞧着人家的不雅处呢,气急败坏地一把拽着她,往外面拖去。
酒吧人影晃动,眼看着她在舞池里一晃而过,我下意识地就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朝着那边冲了过去。
小郭姑娘推着我进去,说是不是人妖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里面一定有幺蛾子,走走走,看热闹去!
尽管对方染了头发,而且还换了一身的打扮,与之前只有七八分相似,但是瞧见那标准的锥子脸和狐媚的眼睛,http://www•hetushu•com我却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人就是在我身上种下了聚血蛊的九分女夏夕。
大家各自打电话联系,结果有一人回来了,还有其余三人,回复让我们先回去,他们可能还要再待一会儿。
结果我找了半天,还是没有发现,就在这时,小郭姑娘一脸兴奋地跑了过来,一把抓住我的手,就拉着往酒吧深处的包厢那儿跑去,我问她干嘛,她说跟我走,找到了。
我深吸一口气,那破败金剑顿时就是一阵金光摇曳,紧接着我陡然出剑,朝着那门锁的位置倏然一劈。
好像有些不对劲儿啊?
那个都是一条条鲜活的性命。
她是发现我了么?
出来之后,一点人数,才发现少了四个男同志,这里面就包括得有小马。
我说这不都一样么?
我一想也是,想着那夏夕的身手可是十分厉害,也没有任何懈怠,一转身,避开小郭姑娘的视线,将那破败金剑给摸了出来,小心翼翼地靠近最里面的格子间。
那里面似乎也进行到了关键之处,动静越发地大了起来,我全神戒备,先是用脚轻轻地推了推,发现里面给反锁了起来。
等等……
我几乎是被小郭姑娘给推进的厕所,还好这里面并没有瞧见什么人,倒也免去了尴尬,而就在这个时候,小郭姑娘将食指竖在唇边,冲着我嘘声,然后指着里面的hetushu.com格子间,比着口型。
我说要你管啊,我们赶紧走吧,把人家酒吧的厕所门卸了下来,到时候人找咱赔偿可咋办?
我心中犹豫着,而这时小郭姑娘也找了过来,问我,说你干嘛呢,找美女啊?
我的眼睛一亮,一把抓着她的胳膊,说你确定?
我当初可是答应了要给小刘以及其余的难友报仇的,瞧见这女人,哪里能够耐得住性子?
小郭姑娘倒吸了一口气,说还有这等血仇?我帮你找,你说说,她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
酒吧里面的环境十分混乱,到处都是群魔乱舞,妹子们疯狂起来,将手往头上举起来,长发不断摇晃,跟吃了摇头丸一般,我匆匆赶过去的时候,已然瞧不见了夏夕的踪影。
我回到房间之后,洗了一个冷水澡,越想越不对劲。
等等,那人虽然不是夏夕,但是为何会长得那么相像呢?用同一家整容医院的解释,应该是说不通的吧?
我并不是什么纯情少年,听到那声音,几乎是立刻秒懂,这种事情我只在电影里面看过,却没想到居然还真的有发生在现实里,而且面前还有一个漂亮女生,顿时就觉得有些尴尬。
小郭姑娘又想起了我刚才空手变金剑的手段,激动地说道:“对了,你刚才什么情况,怎么那么一闪,手上就多了一把剑?”
这事儿出现得实在是太突然了,小马的身子还在抽和_图_书搐,脸上痛苦地大叫了一声,而那女人则扭过了脸来。
不过这个不要紧,那样的门锁,怎么能够挡得住虫虫给我锻造的这金剑锋芒?
小郭姑娘不情不愿,不过却哪里及得上我力大,给拖将而出。
小郭姑娘急躁得很,推了我一把,说刚才那女的就是进了男厕所里去,她合适,我怎么就不合适呢?
那女人一开口,我顿时就懵了,这声音,绝对不是夏夕。
我想我一人也是无力,有人帮忙也挺好,于是便跟她说,人呢叫夏夕,不过我不确定是不是真名,江湖匪号毒西施,至于长相,锥子脸,长得跟网上那些妖精一样的嫩模差不多,都是一个模样。
我闭上眼睛想了一下,这时有人伸手过来,揽住了我的肩膀,我睁眼一看,却是一个脸上抹着厚厚一层白灰的妖艳女子,咧着吓人的红唇,冲着我抛了一个媚眼,吓得我赶忙一把将其推开,左右一望,瞧见不远处有一个高台,赶忙跑到了那边,居高临下地巡视了一周,发现再也没有瞧见夏夕的踪影。
小郭姑娘说我不确定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夏夕,不过长得真的很像,即便不是,我们也有一场好戏看呢。
难道,那女人其实跟夏夕是有一定关系的?
我想要拉她离开,然而小郭姑娘却凑在我的耳边低声说道:“等等,里面那女的,就是你刚才说的夏夕!”
我说以前我怕她,现在我不知道和*图*书她怕不怕我,但是我绝对不会怕她,就想找到那个毒西施,找她给我那些死去的朋友报仇呢。
我有些头大,说不会吧,难道她是一人妖不成?
很痛苦的喘息声,就好像是……
她转身离去,而我则又跑到了门口来,朝着周围的人群左右望去,试图找到那女人的身影。
我一听,浑身一阵紧绷,惊喜地喊道:“你说的是真的?”
九分女夏夕。
我脑子乱糟糟的,不想在这里久留,小郭姑娘一听到要赔偿,顿时也就待不住了,匆匆回到了前厅,找到路涛,招呼大家赶紧离开。
我说没有,刚才瞧见一个仇家,这一晃眼,人就不见了。
当时的他,脸上全部都是黑黝黝的孔洞,身体瘦弱不已,风吹即倒。
小郭姑娘拍了一下高耸的胸脯,得意地说道:“家传的千里眼,真真的,不行你自己去看就是了。”
我打量了她一下,说你一女的,跑进男厕所里面去,合适么?
唰。
一声炸响,那门锁给陡然劈开了去,而我则一大脚飞了出去,将门给踹开了来。
江湖人称毒西施。
她使劲儿摇头,说哪里一样了,我就问是你怕她呢,还是她怕你?
难道是幻觉?
我刚刚收起了金剑,小郭姑娘立刻就兴奋了起来,拉着我说道:“哎,你看到没有,刚才厕所里面那男的,是不是咱们驴友群里面的小马啊?没想到啊,他平日里看着斯斯文文的,居然这么hetushu•com奔放,干出这样的事情来,简直是太让人惊讶了!”
土豪路涛还想着跟小郭姑娘多喝两杯酒,促进感情呢,有些不愿意,问到底为什么,小郭姑娘也不多做解释,只是不断地催促,于是大家便也不再停留,便离开了这儿。
什么?
门一开,就能够瞧见马桶上面,堆叠着一对男女。
瞧她这打扮,可不就是我刚才瞧见的夏夕么?
瞧见那女人的一瞬间,我的心头顿时就是一股热血沸腾,不由得想起了当初在缅北山村中瞧见小刘时的情形。
我被她说得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正迷糊间,结果被她给我带到了男厕里面来,眼看着就要被她拉进去,我一把拽住了她,说你等等,这是男厕。
我对这个女人的印象太过于深刻了,几乎成了阴影,骤然瞧见,也是紧张得不行,长剑猛然一递,直接就顶住了她的后心,大声吼道:“夏夕,你总算让我给逮住了吧?”
呃……
我擦嘞,你们这些锥子脸女人是不是都照着一个模样,在一家整容所里面弄出来的流水线产品啊,这不是害人么?
我拉着她往外走,说你管别人那么多呢。
她兴奋地点头,说对啊,怎么了?
小郭姑娘兴奋地喊道:“仇家?是你跟她有仇呢,还是她跟你有仇?”
所谓再待一会儿,估计是有很重要的事情,甚至今天晚上都不回去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心照不宣,也没有多做催促,结伴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