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迷雾重重

第二十六章 大鱼纷纷至

他张开黑乎乎的嘴唇,冲着我轻声喊道:“陆言,我好冤啊,是你害了我,你还我命来……”
小郭姑娘约我去看风景,说既然要留一天,不如在这附近看看,好多地方都挺有趣的,去走一走,散散心。
我一把将她给按住,低声说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嘛。”
劝不动我,小郭姑娘也嘻嘻笑着挤进了我的房间里来,说这地方挺冷,人生地不熟的,她一个人待在房间里也挺无聊的,而且还害怕,不如在这里,跟我在一块儿,还能够聊聊天。
我回身往里走,春姐在我身后厉声喝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上!”
不过此刻,我的心中,只有平静。
小郭姑娘瞧见我闭目静坐,并不理会她,也是自觉没趣,安然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不一会儿,居然睡着了去。
她说鬼也算?
一个真正能够承担责任的男人。
我说要么你出去找点东西吃,要么吃点儿干粮,你看如何?
小郭姑娘手一摊,说我饿了,怎么办?
瞧见这张狰狞恐怖的脸,我的心就是一阵狂跳。
我左右一看,说除了你,没有别人了么?
小郭姑娘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你还是个男人呢,一点儿也不懂得照顾女孩子,哼,我去吃饭了,不管你。
说句实话,若是以前没有吃过亏的我,恐怕脑子里想的,就是如何扑倒这个女的,然后胡天胡地。
我拒绝了。
春姐的脸上充满了笑容,得意地笑道和_图_书:“学了点儿花花肠子,就想在我面前卖骚?你也是想多了,束手就擒吧,免得我手重伤了你!”
望着车队离开,我回到了房间里,然后开始布置起来。
事实上,从昨天王鹏擅自离开,而我追出去的时候起,我就开始怀疑一件事情,那就是王鹏并不是对方的目标。
她温柔一笑,冲着抛了一个媚眼,说还需要别人么?我们两人,在一起可以做很多少儿不宜的事情,多一个的话,我倒无所谓,就是怕你尴尬而已。
我望着那门,心中不由得有些后悔。
我平静地端坐着,而小郭姑娘则被一阵咕咕咕的声音给吵醒了,她摸了摸肚子,对我说道:“陆言,你饿了没?”
我将门给开了起来,然后点头说道:“小马啊,咱这话儿可得说清楚,你自己出去花天酒地,结果中了招,可怪不到我的头上来;再说了,那天你在厕所里面乱搞,我就已经提醒过你了,公共场所,毕竟还是要注意一点的,你却不信,看看,弄成这样子,真是让人难过……”
我说既然来了,不如进来坐一坐?
这话儿我倒也不拒绝,因为我怕对头没事去骚扰她,我未必能够照顾得到。
不管怎么样,饭总还是得一块儿吃的,两个人毕竟还有那么远的路要走不是?
春姐笑了笑,说对呀,你好聪明,若是有机会的话,我们四姐妹一起陪你爽一爽,不过现在,你得跟我走了。
五哥www.hetushu.com给我分析那是出现了幻觉,但我可以肯定不是,至于他说小马不可能会变成恶灵,这事儿可说不得准,我尝过九分女夏夕的手段,自然也晓得她们若是想要搞鬼,那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我笑了,说聚血蛊啊,在倒是在,不过就凭你,未必能拿。
我布置了一上午,终于妥当,吃过午饭之后,就端坐床上,静心打坐。
是小郭姑娘回来了么?我有些犹豫,不知道该如何向她低头,把门一拉开,露出半点儿缝隙,突然间就感觉到阴风一阵,有一张惨白的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扭过头去,瞧见梅蠹出现在了走廊尽头。
我也笑了笑,说这不就是第三个人么?
我走到门口,手握住了把手,正想拉开,突然间,听到有人在轻轻一叹。
我摇了摇头,说不饿。
再美的皮囊,都掩藏不住对方龌龊恶臭的灵魂。
一朵透明的东西将我的上空笼罩。
门口出现了一个拖长的身影,缓慢而至,出现在我面前的,果然就是那天在酒吧厕所里跟小马苟且的锥子脸女人,她走到跟前来,望着我,说瞧你这样子,好像暂时止住了聚血蛊的毒性呢,不错,不错。
要不然小马怎么会出现呢?
即便是我为了虫虫而刻意疏远她,也不必这般冷漠。
出发前的时候,我给家里打过电话,得知并没有收到什么挂号信,也就是说,念念还没有给我号码,此刻的我,与和*图*书虫虫依旧处于失联状态。
小马!
小马:“……”
昨日人多,对方才会用王鹏引我离开,而当三十多人的大部队离开了这里,只剩下我和小郭姑娘两个,我就不信对方还不上门来。
我说春、夏、秋、冬,你们难道有四姐妹?
而他手里,则抓着小郭姑娘。
凭我的面子,是拿不到那台牧马人的,而我想要前往日喀则,就必须有一辆交通工具,和一个曾经走过青藏线的人,她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我说怎么称呼。
想了五分钟,我站起身来,准备出门去。
我不想连累大家,所以才选择了独行,只是小郭姑娘执意跟随,我也没有办法。
我有预感,那个潜伏在暗处的家伙,就在不远处,等待着机会。
当我将她给按在墙上的时候,她终于面露惊恐之色,大声喊道:“聚血蛊,你居然控制了聚血蛊,这怎么可能?你不是鼎炉么?”
不过钓鱼,也得有吃鱼的手段才行。
生死时刻,没有什么比静坐更加值得我去做。
红色虫子纷纷落地,而就我则一瞬间就冲上了前方来,与春姐激斗了几个回合,一举将她给拿下。
她说你叫我春姐就好。
我自顾自地静坐,闭目修行。
想到虫虫,我的心中就是一阵黯然。
我起初还应付两句,到了后来,便再也不理。
我才是。
我继续说道:“小马,我知道的,你现在也说不了话,都是别人传音的,你要么呢,现在回去,躺着,要么就http://www.hetushu•com上门来,老子就等在这里,有本事就来索我的命。”
我需要养精蓄锐,尽力将状态保持在巅峰。
那张脸就好像是涂抹了白灰,整张脸都僵硬,双眼处一阵淤黑,嘴唇也发黑,眯着的眼睛露出一条缝来。
她气呼呼地走了出去,还将门给重重地摔了一下。
那眼缝,里面有难以忍耐的恨意。
我说得坦然,而这时走廊那边传来了一个幽幽的声音:“你跟夏夕说的,还真的不一样呢;只不过,不知道聚血蛊还在不在你的体内呢?”
不过也仅仅只是心悸而已,毕竟经历过了飞头降那般可怕的东西,对于这种小儿科,我实在没有太多的恐惧,更多的,只是新奇而已。
我刚想将这女人给擒住,这时突然走廊那边又传来了一个声音:“放开她,不然我把这个小姑娘给杀了。”
业精于勤而荒于嬉。
时间转瞬即逝,不知不觉,外面天色就黑了下来。
我有一种预感,那就是昨天弄出那幺蛾子的人,不是别的,就是之前在卫生间里跟小马一起胡天胡地的锥子脸女人。
她现在在干嘛呢?她会想我么,或者还是在恨着我呢?
我没有再多犹豫,越过挣扎不休的小马,冲到了春姐的面前来,伸手就朝着她的胸口、哦,不,命门抓去。
不过倘若我一直躺在这功劳簿上安享成果,说不定哪天就给人掀翻倒地了。
镇压山峦十二法门里面,有坛蘸一节,讲的就是布阵锁气之道,虽然我研究得并不m.hetushu.com精深,但是防范一些鬼灵精怪,或者蛊毒什么的,都还算是不错。
春姐向后退了两步,猛然一挥手,却有一道粉红迷雾弥漫在了整个走廊里。
人家姑娘也挺不容易的,独自一人陪着我留下来,啥也不说了,结果我还没有好好对待,冷言冷语的,连顿热饭都不给招待,这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所谓钓鱼,不是拿钓竿,而是拿我做诱饵。
聚血蛊的认主让我的修为突飞猛进,踏入这个行当里,短短数月的时间,就能够与几个苗蛊的当家打手不分高下,甚至更胜一筹,虽说这里面有虫虫的谋算,但也体现出了聚血蛊的优越来。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顿时就是一阵乱糟糟的。
她得意洋洋,而就在那些红色虫子即将笼罩于我的时候,我突然举起了手。
小马听到招呼,陡然拧身而来,结果刚刚进了屋子,立刻被绳索给束缚住,痛苦地挣扎着,那春姐脸色剧变,说你居然还有这手段?
我只有不断的努力,刻苦修行,方才能够成长为虫虫所希望的人。
那声音是在门外。
那迷雾一散开,立刻变成了无数细密的小虫子,朝着我兜头而来。
这女人穿着一身白裘,雍容华美,跟九分女夏夕的气质十分相像,是那种让男人望一眼,就忍不住心头腾然生出一股火的女子。
不过没一会儿我就后悔了,因为这小郭姑娘的小嘴当真是让人头疼,吧嗒吧嗒就是不停歇,总是拐着弯儿地问我各种问题,弄得我有些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