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迷雾重重

第三十三章 光头大神棍

黑袍光头不为所动,淡然说道:“谁跟你说奎师那便是印度教里面的毗湿奴的?吾主乃三十一层天至尊王者之一,降临于世,统管整个地底世界,而这外界的世间,已经被俗物说沾染,唯有净化,方才能够使其重生,让神的旨意,行于地上。我神国当下,最缺人才,你若是随了我,拜我为师,我可以将你度化,得过彼岸,日后真神重临世间,你便是人间的王侯……”
话语一出,他手中的木剑突然间就亮了起来,紧接着他肩部而上,用那长剑在这些人的胸口处猛然一戳。
他或许早就已经猜到了结果,但是却不得不做出选择。
那金剑被虫虫经过特殊的虫液处理,表面上看着锈迹斑斑,只有劲气灌注到了最强盛的时候,才会散发金光。
而我唯一能够翻盘的手段,就寄托在了小红身上。
这空间狭小,除了那只巨大的蜘蛛之外,还能够瞧见许多蜘蛛网,以及被包裹得严实的十几个蚕茧,而五哥的后面,我瞧见躲着许多人,而挨着他最近的,则是楚领队。
他的脸几乎都皱成了一团,痛苦得面容扭曲,牙齿咬得咯咯响。
这家伙,是人么?
剑上再一次传来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却是那巨型蜘蛛在黑袍光头的驾驭下,朝着我这边挥爪而来,我挥剑抵挡了那一记攻击,整个人也给击退好几步,瞧见那蜘蛛一瞬间就冲了上来,吓得魂飞魄散。
我直接一个翻身,滚落到了地上去。
如果m•hetushu.com路涛告诉我的信息没错的话,他们就是失踪的那几个人吧?
人才是世间最为恐怖的生灵。
让四人活,还是让其余的人活,这事儿对五哥来说,实在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眼看着小红即将侵入的时候,那蜘蛛自己却是感觉到了危险,下意识地朝着旁边挪了几步,想要避开,而我瞧见那黑袍光头转过身,准备朝着小红望了过来。
黑袍光头居高临下地朝我望来,而远处的五哥也正好瞧见了我,惊喜地大声喊道:“陆言?你怎么在这里?”
那人却正是五哥。
虫虫告诉过我,这世间最可怕的,不是什么蛊虫或者啥的,而是人。
那个黑袍光头,能够将五哥给压制得死死,我自然不是其对手。
那光头嘿然而笑,说不是我要杀你们,是神。
如果是常人,烈火焚身,定然是吓得四处打滚才对,但是这些家伙显然是已经被黑袍光头给控制住了意识,即便是变成了火人,也毫不犹豫地向前扑。
盘腿坐在蜘蛛上面的黑袍光头终于发火了,说既然如此,那就全部死在这里吧!
然而等这些人被火焰给吞噬的时候,他却悠悠地说道:“这些人,其实并没有死,只不过是被蛛汁蒙蔽了内心而已,不过现在他们,其实还是清醒的……”
在他的对面,有一大片的火焰;火焰这头,隔着七八米的距离,有一只直径超过两米的巨大蜘蛛,它的八条腿将自己的身体支棱着和*图*书,离地一人高,而在它的身上,则盘坐着一个穿着黑色喇嘛袍的光头。
为了让五哥自责,他居然驱使着四个大活人去送死,而五哥的痛苦在于,倘若他不出手,这四人或许还能活,但是他身后守护的那些人,却肯定都会落入了对方的手中。
另外,在那蜘蛛的旁边,站立着四个人。
他们一倒地,那火线立刻就朝着身上蔓延开来。
我当下也是调整着呼吸和心跳的节奏,然后缓慢地摸进了里面去。
他不过就是一穿着喇嘛袍的光头而已。
我挥剑而挡,三两下之后,发现压力骤减,抬头望去,却见五哥跳过了火线,冲到了这边来,挥剑而上,拼死相搏。
火焰一下子跳跃,焦臭充斥在了整个房间里。
仅仅是轻轻一挥,就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我顿时就愣住了,不过很快,我就瞧出来了,这人并非什么喇嘛。
说真的,里面倘若有一大堆的雪狼,或者黑毛球儿,我都没有什么恐惧,但是突然冒出一个人来,就实在是让人惊讶了。
这黑袍光头,他是在用攻心之策啊?
因为我知道自己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在这家伙面前拿捏的,倘若小红一失败,众人都难逃一死。
这个人,好阴险啊!
我突然的出现,的确是吓了那家伙一跳,他回过头来,手中的短杖轻轻一挥,我便感觉到有一股巨大的气流迎面而来,那金剑在半空中仿佛撞到了什么,一股巨大的阻力陡然生成。
黑袍http://www.hetushu•com光头在这整个过程中,一动也不动地盘坐在巨型蜘蛛的背上,仿佛这场战斗跟他没有半点儿关系一样。
他的威胁,自然远胜于我,那黑袍光头在攻击无果之后,回过身去,全力对付五哥。
眼看着就要冲进了巷道里去,五哥的眼中却是迸发出虎泪,难过地大声吼道:“对不住了,兄弟们!”
黑袍光头恶狠狠地说道:“如此看来,你是不愿意咯?”
五哥恶狠狠地骂道:“你个狗杂种,将我那么多的兄弟姐妹杀害,我恨不得剥你的皮,抽你的筋,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有本事你就来吧,我这条命,早就应该没有了的,在这世间多活一天,就是赚一天!”
仿佛是为了证实他的话语,有两个火团突然踉跄地爬了起来,冲着五哥伸出手,艰难地喊道:“五哥,救救我们啊,我还不想死!”
砰!
他们声声悲切,每一句话,都仿佛打落在了人的心底里,就连在远处听闻的我,都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更何况是作为当时人的五哥呢?
他的右手陡然一舞,那木剑居然泛起了丝丝雷芒来,惊得那巨大的蜘蛛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我下意识地喘了一口气,没有回答五哥的招呼,而是将金剑给挽了起来,横剑去挡。
五哥眉头一扬,说什么神?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那边传来一声大喝:“有种的就冲着我过来!”
光头一本正经地将双手合十,语气神圣地说道:“吾主奎师http://m.hetushu.com那!”
五哥一听,顿时就笑了,说毗湿奴的性子最是温和,乃“维护”之神,教义最为温和,怎么可能让你行这杀戮之事?放下屠刀,回头是岸……
我从地上爬起来,感觉胸口一阵气血翻腾,知道此人的手段,实在是有些超出了我的想象。
我屏住了气息,瞧见小红一点儿一点儿地移动到了那巨型蜘蛛的旁边。
他的速度比之前与我较量的时候,又是快上了一倍好多,电光火石之间,却是将木剑在每一个人的胸口都点了一下,然后抽身退回来,长剑交在了有些僵硬的左手之上,然后右手掐诀,大声喝了一声:“赦!”
五哥吐了一口吐沫,说什么狗屁不通的邪教,还有脸在我面前传道,你先把自己的教义编圆乎了,再来招揽我吧!
是个和尚?
倘若她能够将那巨型蜘蛛给控制住,结合了那蜘蛛、五哥和我的力量,或许能够与之一战。
我甚至有一种想要放弃的感觉,觉得自己必死无疑了。
我的心脏骤然一跳,脑子一热,没有任何犹豫,就从黑暗中直接冲了出去,腾身而起,然后一把锃亮的金剑就迸射了出来。
他们越过了火线,身子在一瞬间就燃烧了起来。
我一出场,就是拼尽了全力。
他身下的蜘蛛凶猛无比,那八支脚就跟长矛一般犀利,再加上他在上面挥舞短杖,使得五哥也不能抵御,短短几个回合,五哥就被划了一下,后背的鲜血迸射而出。
巷道的尽头,是一个比外面那www.hetushu.com大厅小了很多的一个小空间,而在空间的尽头处,有一人守着一个通道,持剑而立。
一声炸雷般的吼叫,那四人顿时浑身一震,紧接着就躺倒在了地上去。
那四人身体僵直,因为背对着我,所以我也看不清楚他们脸上的模样和表情,不过从衣着上面来看,应该也是驴友团的成员。
我潜在暗处,不敢露头,而五哥则是守在了那甬道门口,单手执剑,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凝视着面前的这个黑袍光头,许久,方才徐徐说道:“这位朋友,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为何如此谋算,让我们这些人陷入死地呢?”
不行,不能够让他发现小红。
听到这话儿,我整个人都给吓得半死。
那右手上面,却是有一根银色的短杖,顶端出镶嵌着一颗蓝色的宝石,往前一挥,那四个身体僵直的驴友便毫不犹豫地朝着前方冲了过去。
啊,不对,这个将五哥和一众驴友团围困在这里的,居然还是一个藏传佛教的喇嘛?
“还有漏网之鱼?”
而他也没有吃亏,顺手将那蜘蛛的一只爪子给斩落下来。
眼看着五哥即将陷入崩溃的边缘,我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于是驱使着小红,悄不作声地飘向了那头巨大的蜘蛛。
他伸出了右手。
黑袍光头气势如虹,准备趁机将五哥拿下,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巨型蜘蛛突然间身子一歪,却是将他给甩落了下来。
另一个是个女生,她尖叫着喊道:“救命啊,五哥,好痛啊……”
我心中狂喜,小红得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