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迷雾重重

第三十八章 妖魔谈秘辛

就在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时候,五哥走到了我的身边来,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说怎么样,我说的话,你现在信了吧?
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刚刚打了招呼,就直接昏死过去了,也不知道她受了什么苦,我们得赶紧把她救出来——对了,你找到楚领队了没有?
这事儿,简直就是太匪夷所思了。
这尼玛是虎头壮汉么,分明就是一个还没有断奶的小萝莉啊?
我瞧见五哥还待反驳,拦住了他,低声说道:“五哥,我就问几句话。”
吊炸天啊!
他的威名,居然在这地底都有传播,而更加让人震撼的是,他居然凭着一己之力,灭了这么恐怖的摩门教?
那大猩猩毛球一愣,说你们进了这里来,怎么不知道冬日玛?
我摇了摇头,说不是他给的。
这话儿,有点儿类似于川藏边境的话语,我小时候看过很多西川的方言剧,所以倒是能够听懂——那个张着嘴巴说话的大猩猩在求我,说他们都是好人,让我把它们放出去。
我能够理解五哥对于楚领队这些老友的情感,表示没有问题,不过对于牢房里另外三位囚犯的处理,我却有不同的意见。
它说对,是的,在最中间,还长眠着格萨尔王的真身,不过我听说那真身已经被运到了地底,现在这里被鸠占鹊巢,成了摩门教的据点?
她的出现,是不是也代表着陆左就在附近?
五哥瞧见我凭空摸出那矿泉水和http://www.hetushu.com食物,顿时睁大了眼睛,说我擦,陆左可真是土豪,收徒弟够阔气的,居然还送这玩意?
我点头。
这汉子虎背熊腰,而再仔细一看它的脸,我擦嘞,这不就是一头老虎么?
敌人的敌人,也许能够成为战友。
我是真的愣住了,真的,因为在我这辈子都没有想到过,居然会有一头大猩猩开了口,在苦苦哀求着我。
五哥说我来想办法开锁,你自己过去瞧一眼吧。
我点头,说可以,不过我先去看看。
我有些发愣,而就在这个时候,里面突然有声音传了出来,一开始的时候我听不懂,不过对方很快就换了一种语言。
这里面,到底都是什么妖魔鬼怪啊?
陈老魔。
我说这里是格萨尔王殿?
我又问新摩王和十二门徒又是什么鬼?
在瞧见二春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给惊呆了,慌忙走到跟前,确认了一下,发现居然真的是我师姐二春。
什么,被发现了?
这陈志程,未免也太牛叉了吧?
我走进了敞开的牢房里,将师姐给扶了起来,拍了拍她的脸,喊了两声,没有动静,将手指按在了她的手腕上。
跟随着陆左一起被通缉的二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二春在昏迷中,我给她为了点水,却并没有醒过来,没办法,我和五哥合力将她给抬上了雪狼王的背脊之上,为了怕她掉下来,找了个绳子将她http://m.hetushu.com给绑好。
我顿时就感觉到世界观有些崩溃,而五哥则一把揽住了我,说妖魔的话,从来都不可信,你别受它们魅惑——牢门我已经打开了,不过你师姐的体重实在是有些……呃,你懂的,能不能让那头雪狼过来驮着呢?
我低声喊了两句,发现她已然昏迷不醒,而这时五哥找了过来,问我怎么回事。
镇压山峦十二法门所学十分杂乱,但行话说得好,巫医不分家,我跟着虫虫一起多少也学了一些望闻问切的手段,一番查探之后,这才发现她之所以昏迷,却是因为过度饥饿导致的虚弱。
我不知道五哥为何会对这些长得奇怪的生灵怀着这么浓重的敌视和戒备心,不过还是决定争取一下,走到它们的面前,然后问道:“冬日玛是谁?”
我问什么是摩门教?
这事儿极有可能是真的,要不然这大猩猩怎么可能会说话么?
它刚刚说完,旁边传来了一个女声,却是从那个虎背熊腰的虎头壮汉口中发出来的:“呜呜、呜呜,我要回家,我想妈妈,我不是坏人,求求你们放了我好么?”
就在我感慨之时,这时五哥突然冲了过来,对我说道:“陆言,不好,我们被人发现了,赶紧走,快!”
那雪狼王先前驮着我和五哥两个大男人还行走如飞,没想到二春一上去,脚步顿时就轻浮了几分,憋得面红耳赤。
我听得一阵发冷。
它告诉我,说十http://m.hetushu.com几年前的时候,摩门教的阿摩王曾经统治大半个地底世界,后来来了一个叫做陈老魔的地表来客,将整个摩门教给灭了,还断绝了他们与信奉神灵沟通的通道,使得摩门教几乎绝迹;然而好景不长,后来突然间又出现了一个叫做新摩王的人,将那些散落各地的摩门教余孽又纠集了起来,传授了十二个弟子,最终又重新成了气候……
我劝他,说这世间一种米养千种人,人类里面未必都是好人,而像它们这样的,别看长得跟我们不同,但未必也全是坏的。
万万没有想到,这地底里面居然还有这么多的变故,而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呃……
我们两个在这牢房门口争论,里面三个却是听懂了,最先发言的那大猩猩举起手来,说两位桑巴,我毛球以布鲁族祖先的光荣发誓,我们都不是坏人,就是不肯屈服冬日玛的统治,才被关进这里来的,如果两位桑巴能够把我们给放出去,必当效犬马之劳。
我说什么意思,什么是乱七八糟的鬼东西?
对于我的想法,五哥表示很不认同,他觉得既为妖魔,自然最擅长蛊惑,倘若把他们给放出来的话,很有可能就坏了我们的事情。
二春!
现在既然找到了二春,而二春又是当日跟陆左一起被通缉的,肯定能够明白当初的来龙去脉。
它明白了,点头,说我知道了,冬日玛是格萨尔王殿现在的主事者http://www.hetushu.com,他披着黑色法袍,拿着冰川之杖,是新摩王的十二门徒之一,负责看守这条通往外界的要道。
格萨尔王传里面说到在藏区地底有一个很庞大的地底世界,以前横行藏区的妖魔除了被剿灭的大部分,其余都逃入了地底,建立了许多的国度。
尽管我一再问起毛球陈老魔的全名时,它表示自己那时还小,只是听族中长辈说过,并不知晓,但我却能够肯定,那个陈老魔,应该就是现如今大名鼎鼎的黑手双城陈志程。
我指着牢房里面的人,说这人是我师姐。
我信了。
虽说没有找到楚领队,但是二春却是意外之喜,特别是我,因为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目的就是找到陆左,询问他当日事宜,并且承担起我这个当徒弟的,该负起的责任来。
他虽然心中不愿,不过却不便反驳于我,于是说好,你跟他们聊着,我去外面,把那两人的尸体处理一下,你小心一些。
五哥忍不住讥讽,说你们汉话说得倒是挺流利的。
我有满腹的问题要问她,然而此刻的她却是虚弱无比,眼皮翻了一下,刚刚要说些什么,紧接着就晕倒了去。
五哥往里面望了一眼,惊讶地喊道:“这不是二春么,她怎么会在这里呢?”
旁边那个娃娃音的虎头大汉说道:“都是老法师教我们的,你们地面上的这些,我们都懂……”
五哥摇头,说没有,其余乱七八糟的鬼东西倒是瞧见不少,但是人,这里面就瞧见二春一个和_图_书
明白了这一点,我没有掩饰,直接当着五哥的面,从乾坤囊中掏出了一瓶水和饼干来,给她喂了起来。
我们现在所面对的那黑袍光头冬日玛,仅仅只是新摩王的十二弟子之一,而新摩王也不过是阿摩王的继任者,那阿摩王据说曾经统管过地底世界的大半范围。
我愣住了。
绑好了二春,五哥跟我商量,说我们现在一时半会也出不去,不如继续寻找一下,说不定楚领队和其余几个失踪的成员,或许被关在其他地方。
他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奇怪,走到了另外一边瞧去,结果发现这牢房里面,总共关着四个人,除了二春之外,还有三个,却都不是人的模样,有两个满脸通红、有着硕大鼻头的大猩猩,还有一个,则是身材魁梧,足有两米身高的巨汉。
他沉默了一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以后可别辜负了人家,知道不?
这姑娘,可是真沉啊。
我的目标,也算是完成了一小半。
尽管我对那所谓的地底世界没有什么直观上的印象,但是却能够感受得到其中的恐怖。
我说大兄弟,时间紧迫,你最好别打岔。
它告诉我,说是一个广泛流传于地底的原始宗教教派,也是曾经的统治者,信奉奎师那魔神。
额头的那“王”字纹,我们小时候画老虎的时候学过。
或者已遭不测?
五哥笑了,说又是那个姑娘?
在五哥的急声催促之下,我看了一眼牢房里面的这些人,猛然一咬牙,说五哥,把钥匙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