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迷雾重重

第四十五章 最毒妇人心

一直到了一个叫做陈立的人过来,他往我的肚子里捅了一刀,然后笑着说现在不用你交代了,因为你的国家,已经被我给灭了。
阿秀将军微微一笑,说也多谢你的夸奖。
将我给扔在地上,那女人伸手在旁边一个大汉的衣服上面擦了擦,似乎嫌弃我太脏了一般,然后吩咐道:“给这家伙救活过来,我要慢慢折磨他,死了可就不好玩儿了。”
她离开了去,而我则陷入了恐慌之中——我不确定五哥、二春他们是否还在布鲁族的猴山附近,但是能够肯定一点,只要他们听到了我的消息,就一定会现身来救我的。
一直等到完成了这些,那大汉方才回来,说阿秀小姐说可以,一切都听您的。
她一脸神情复杂地望着我,说第一次瞧见被放血的人,居然一点儿都不恐惧,反而优哉游哉地睡着了去——看得出来,你是真的想死啊。
老头儿告诉那大汉,说我这是濒临死亡之时的意识丧失,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子的。
老头子走到跟前来,伸手翻了翻我的眼皮,瞧着我涣散的瞳孔,说这人失血过多,没救了。
他在自己国度灭掉之后,被人一刀捅死在了阴沉沉的牢房里。
我说你需要我怎么配合你?
我觉得自己在短时间内,已经得到了飞速的成长。
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中,有一个人叫做苏武,他是汉武帝时期的臣子,奉命以中郎将持节出使匈奴,被扣留,匈奴贵http://www.hetushu.com族多次威胁利诱,欲使其投降,后将他迁到北海(今贝加尔湖)边牧羊,扬言要公羊生子方可释放他回国。
原来这些天,小红并不在。
这种意志力,仿佛跨越了时空,传承到了我的身上来。
对方忙忙碌碌,而我却一直都不在状态,精神涣散。
他除了一身硬骨头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抬头看去,模模糊糊之间,瞧见那小手的主人,却正是新摩王十二门徒之一的阿秀将军。
她说完话,便走入了黑暗中,而那大汉则俯下身来,将我给扛了起来,带到了一个房间里去、过了没一会儿,有一个驼背老头被人带了过来。
这样的死法,着实很憋屈,让人难受不已。
汉子又说道:“阿秀小姐说了,这家伙是个危险人物,不能给松绑,不然闹出点什么动静来,可就不好了。”
老头儿大有一种“崽卖爷田不心疼”的哀怨,一边处理,一边叹息。
他转身离开了去,而那老头子则打量着我,说嘿,还活着呢?
有液体从小瓷瓶里面流了出来,从我的嘴里一路滑落到了喉咙,流入胃部。
将我扛过来的那汉子粗声粗气地说道:“可是阿秀小姐说要救活他。”
他的手指很灵活,在我胸前的伤口处喷了点喷剂,然后用高浓度的酒液擦洗一番,紧接着用针线和鱼肠子,将伤口给缝合了起来。
我其实从醒过来之后,一http://www.hetushu.com直在思索一个问题。
她盯了我一眼,然后说道:“等过两天你好一点,我会带你去布鲁族的群落,将你公之于众,告诉那些人,如果他们不主动出现自首,就把你的头颅给斩下来——我希望你能够表现得可怜一点,最好让那些人主动露头,要不然……”
等等,我这几天过得迷迷糊糊,仿佛少了一点儿什么呢。
说着话,他从背包里摸出了一个小瓷瓶来,放在我嘴巴里,简单直接地说了一个字:“喝!”
宁死不屈,至死不渝。
我咧嘴一笑,说不是,我主要是睡眠不足,前些时候,根本就没有睡觉。
想到这里,我就心急如焚,恨不得现在就自杀了去,一了百了。
梦中的那个我,也是身陷囹圄之中。
治伤的途中,我一直都没有说话,静静地感受着那种惊人的人格魅力,一直到结束了,给我喂过药之后,给我治伤的老头子离开,房间的铁门关上时,我方才睁开了眼睛来,望向了头顶的石壁。
瞧见我这般模样,那阿秀将军则冷笑了一声,说你想这么简单的就死去?想得美,回头我帮你送到温刑头那里去,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剥人皮,什么叫做石锤碎蛋……
这就是气节,身陷敌营,而坚贞不屈。
阿秀将军说如果你能够拜在师父门下修行,未来的成就,说不定比我还高,怎么样,你可以考虑一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和-图-书间心中一动。
然而不管有多少人过来,我都心智坚定,不予理睬。
我这一说话,才发现自己的嘴唇已经开裂,强烈的虚弱感让我一阵又一阵地发晕,说话的声音也沙哑无比。
我不断地想啊想,想啊想,在瞧见那铁门的缝隙里,有一朵宛如水母般的透明物浮现而来的时候,终于想明白了。
我说谢谢,我会好好考虑考虑的。
这时我身上的鲜血已经将胸口弄得一片模糊,他瞧见了,不由得摇头,说那女子,没事总爱用这“妃子笑”,知不知道这东西很珍贵的,是用来保存精血不散的宝贝,唉……
死亡在一瞬间,仿佛变得那般的近。
那使臣,并不是修行者,既不是武士,也不是祭祀。
她说完话,伸过手来,一把将我给揪住了牢笼,顺着一铁架子,拖着走到了水潭的边缘来。
我是谁?
而那个时候,他们就一定会被重病埋伏的摩门教给伏击住,倒是全部都得死。
这一顿伤让我足足躺了三日,到了第四天的时候,我终于感觉到好了一些,而这时那阿秀将军也重新找了过来。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感觉到了一种比那武将更加强大的东西,想来想去,我觉得应该就是他的意志力。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陷入了巨量失血而引起的极度虚弱之中,意识都已经模糊了。
或者说,那一个被叫做陈立的男子杀死的人,到底是谁?
她瞪着眼睛,说你又在拖延我?看起来和图书,你对我把你救活过来,十分的得意啊,你是认为我不敢杀你对吧?
那是一间牢房,外面有无数的符阵和士兵,那些士兵黑盔黑甲,面容严肃,而不时有身穿羽毛大氅的羽士前来劝降。
比起之前我梦见过那战死沙场的武将,这一位使臣显得无比憋屈,然而他却给我表现出了一种与武将之死所相同的高尚品格。
老头子沉默了一下,说那帮我把他身上的绳子给解开。
老头子吹胡子瞪眼,说这人差一口气就死了,还能闹出啥动静来?你现在把他绑成了粽子,让我怎么看伤情?他危险,你在旁边就是摆设不成?别再跟我啰里啰嗦了,实在不行,你让你家秀女小姐来救他,老头子我走了便是。
那人带着张狂的笑声离去,而我则在冰冷的牢房之中死亡。
我说不是。
耳边翻腾着水浪的声音,那是水潭里面的鳄鱼在扑腾,随着我失去血液的增多,使得下面这儿就像煮沸了的水一般,咕嘟咕嘟冒个不停,而当我睁开眼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胸口,居然被一只肃净的小手给捂住了去。
她站在我的病榻跟前,凝望着我,过了许久,方才叹道:“你是一个硬骨头。”
气节。
他这一通脾气发出来,那汉子顿时就慌了手脚,想了想,说你等等,我去问一下阿秀小姐。
到底是什么呢?
说罢,他过来给我解绑,然后在老头的帮助下,将我给放平了,然后弄了一盆水,将我整个身子都给清洗和-图-书了一番,回头又弄了一些补血气的东西,整给我吃。
我苦笑了一声,说你的心思,倒是好毒。
我感觉到全身冰冷。
我平躺在床上,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谢谢夸奖。”
聚血蛊的主人,很有可能觉醒出十八位血脉之祖的记忆,从而获得一种远超常人的手段和意识,然而这一次的觉醒,我并没有如同那武将一般,传承到什么耶朗古战法。
她说我敬你是一条汉子,方才会让你活下来的,如果你一而再、再而三地让我失望,我不介意让温刑头那个变态来处理你,反正冬日玛已经找过我好几回,让我把你移交过去了。
苏武历尽艰辛,留居匈奴十九年持节不屈,后来获释回汉,死后被封为麒麟阁十一功臣之一。
那是一个外交使臣,在被派遣去汉朝,进行沟通联防协作,共同抵御外敌袭击时被人给扣押住,然后不断地严刑拷打,试图逼问出自己国家虚实的可怜人儿。
这不是修为上的,而是心理上的。
唠唠叨叨说着,他开始绕过绳索,处理起我的伤口来。
那液体的味道有点儿像薄荷,凉凉的,而进入胃部之后,一股热力便升腾而起来,将我已经冷得如同寒冰般的身子渐渐浸润温暖,而他仿佛很珍惜这玩意,仅仅让我喝了两口,便赶忙收了起来,一脸小气地说道:“行了,我这地液石浆,可是地脉中千年存积的好东西,一口回生,两口保命,多喝一口,你站起来掐我脖子了,可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