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迷雾重重

第四十七章 垂死的反击

我毫不犹豫地牺牲了自己……
除了身受重伤的毛蛋之外,当时的一行人里面,没有一个人落下。
擒贼先擒王。
五哥紧紧地楼着我,眼中满是心疼,说你死了,我们苟活于世,又能有什么颜面呢?
啪、啪、啪……
瞧见五哥也深陷了重围,而在不远处,居然有几十个骑着黑乎乎兽类的家伙冲上了山来,我就知道此番已经完完全全地落入了阿秀将军的陷阱里。
二春有些不理解,说那边危险……
那人的刀又快又疾,朝着五哥的左臂斩下,然而眼看着就要削下五哥的左臂,结果就听到铛的一声,那刀仿佛撞到了墙壁上一般,反弹而起,而五哥则趁着这机会,将长剑在那人的脖子上飞快一绕。
迎着那腾空而起的鞭子,我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
第二遍的时候,二春没有再说了,带着我挤入了前方的战圈之中,其余人也加入了战场,我瞧见不远处与五哥僵持的阿秀将军,对二春说道:“推我过去!”
想到这事儿,我的心中更是充满了绝望,不过却也将这心思给强行按捺住,然后依托着五哥,装作只有一丝气息的模样,而二春这时也赶了过来,低声说我来照顾他,五哥你们突围吧。
他觉得我已经创造了很多的奇迹,说不定还能够再创造一次。
两人在地上一阵翻滚。
双方都没有言语,我却能够感受得到他深入骨髓的心痛,以及懊恼。
毛球和阿奴突围受挫,而我和图书则下意识地望向了围观的那些布鲁族大猩猩。
这飞龙狠戾,而毛球和阿奴却也是一往无前,阿奴手中却有一根狼牙棒,抬手就朝着飞龙砸去。
那畜生也是机灵,往后一躲,然后挥着翅膀,朝这边猛然一拍。
她说着话,旁边冲出两人来,挥刀来拦。
毛球和阿奴将那行刑人给斩杀之后,丝毫不做停留,冲着我们这边喊道:“他们的人很快就来了,我们得突围出去,不然就死定了。”
在这过程中,还有人吹响了鸣笛,短促的声音传出了很远。
你们听过西瓜被砸碎时的那种声音没有,和这脑袋碎裂的声响,是一模一样的。
五哥一路冲到了我的跟前来,手中的木剑轻挑,将束缚住我的皮绳给全然割开,然后将我从上面扶了下来。
所有的点点滴滴,都已经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汇聚成了一种浓烈的兄弟情义,他如何能够看着我被活活打死呢?
不想办法,就只有死亡了。
此刻的我遍体鳞伤,仿佛只有一口气还在喘着,随时都有可能死掉,不过那仅仅只是表象而已——些许皮外伤对于我来说,不过是对于意志的磨练,聚血蛊回归之后,我身体里面的气血一直都很旺盛,就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着。
我在所有人的诧异之中选择了他,跟随着慷慨赴死……
半空之中,我和五哥的目光交汇在了一起。
然而世间没有童话。
阿奴与人交往的时候,表现www.hetushu.com得挺憨厚的,再加上小女孩儿的娃娃音,让人觉得可爱极了,然而只有当生死交战的时候,才会让人认真地审视起它那夸张的身板来。
他自然也不是。
我让五哥离开,然而他却很坚决地摇了摇头。
此战,即便是死,那我也会与你一同沉沦于黑暗,句容萧家,从来没有孬种。
格杀勿论。
只要将我给放开,我变成成为一个垂死的病猫,变成嗜血的猛虎。
我让五哥放弃他们的计划,转身离去。
咔嚓……
五哥毫不介意,直接将我给扶住,一脸担忧地说道:“陆言,你怎么样,还好吧?”
她将鞭子一紧绷,五哥就挥舞不动,而这时旁边又有人朝着五哥冲了过去。
两人开道,朝着身后冲去,而就在这时,一头飞龙从天而降,站在了它们面前,冲着两人尖叫一声。
它踩碎了这家伙的脑袋之后,还意犹未尽地又跺了两脚。
我浑身都是鲜血和鞭痕,衣服变成了浸润鲜血的布条,沾染了他一身。
二春一愣,当瞧见我坚决无比的眼神时,哆嗦了一下,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我朝着阿秀将军那儿给扔了过去。
对于他来说,我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刚刚认识的小兄弟,而是曾经跟他并肩作战、生死与共的挚友。
对方明面上就有十个精锐的飞龙勇士在,而背地里,肯定还埋伏着许多的人手,一旦有任何变故,立刻就会一下子涌现,将这些变故的制hetushu•com造者捉拿。
我没有理她,又重复了一遍,让她明白了我的坚持。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侥幸心理都是可笑的,也不会成为现实。
紧接着那人骤然落下,直接就砸落在了这家伙的身上来。
这些人训练有素,在第一时间就将现场给围住,然后掏出了手中雪亮的弯刀来。
就一剑,那人脖子上的头颅就直接掉落了下来。
他也是被逼得没有了办法,唯有出此下策,而那阿秀将军则冷然一笑,说没想到你一把年纪,还这么天真,真以为能够拿得下我?
他反对。
他的眼神,一往无前。
有死无生。
我能够理解他的心情,当日我站出来,用自己的牺牲来换取大家逃生的时间,五哥在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选择了相信我。
想到这里,我对扶着我不断躲避刀兵的二春说道:“师姐,带我去五哥那边!”
五哥此刻也是杀心浓烈。
也就是说,我们没有外援。
这种自我牺牲的精神,在很多人看起来很蠢,但是在经过了第二个梦中灵魂的洗涤之后,我却显得十分自然。
而那些跃跃欲试的,也被身边老成持重的布鲁族人给拦住,不让它们上前。
无视我的眼神警告,他开始往前挤了上来。
我苦笑了一声,说五哥,我死足矣,你们又何必过来给我陪葬?
对我进行鞭挞的汉子,已经换到了第五个,他手中的鞭子正扬起来的时候,半空中被一只毛手给抓住了。
好狠毒而http://m.hetushu.com精准的算计,不愧是阿摩王的十二门徒之一。
但是这又有什么卵用?
五哥将我递到了二春的手中,而他则一咬牙,朝着面前的这个阿秀将军冲了过去。
在瞧见五哥的那一刹那,我的心脏几乎都快要跳了出来。
结果让我很失望,它们除了一部分人跃跃欲试之外,大部分人都是仓皇地往后退开,有的甚至转身就跑,不敢招惹麻烦。
他很难过,十分难过。
被人连着用皮鞭抽了好几个小时,此刻的我浑身血肉模糊,根本就已经没有一个人样儿了,甚至都不剩一口气,其余的人都懒得理我,就连阿秀将军瞧见了,都忍不住嘲笑道:“知道他快死了,想让他来换自己的性命?那你们又何必跳出来呢,等他死了不就可以……”
阿奴力道,但是这种天空霸王也不是好惹的,彼此都占不到便宜,而在间隙之中,又有那驭手冲来,挥舞着手中雪亮的长刀,组成刀阵,将它们团团围住,一点一点地消磨。
毛球的厉害我是见过的,即便是在严重虚弱的情况下,它也能够表现出惊人的战斗力来,然而这些被精选为飞龙驭手的骑士,却也并非低能,双方在地上一阵厮打,各有胜负,眼看着就要缠在一块儿时,一只壮实无比的大脚,踩在了那人的脑瓜子上面。
三两米,够我杀人了!
就在她说话的时候,我已经离她,只有三两米的距离。
这是让他们不要以卵击石,因为我一个人的性命,而牵连m.hetushu.com了大家。
就在我拼命摇头的时候,五哥却也终于从人群之中冲了出来,同样出现的还有三人,一个与周围布鲁族长得几乎没有什么区别的大猩猩,一个身板结实、魁梧如山的虎头女汉子,还有一个,则是一身好肥肉的二春。
我在最危急的时刻陡然出现,将陷入绝境的旅游团给带出了死亡线……
连着突破了两人的围攻,五哥杀到了那阿秀将军的面前,提剑而上,然而那女人却往后退了两步,手一抓,一道黑色的鞭子陡然飞了起来,竟然一下子就缠住了五哥的木剑。
嘎!
而就在他们三人出现的一瞬间,原本睡得晕晕沉沉、仿佛毫无防范的飞龙将军阿秀一下子就跳了起来,与她一起的,还有其余的八位飞龙驭手。
五哥奋力一震,先是用木剑挑开一人的长刀,然后用左手朝着另外一人砸去。
它生气了。
这世间有很多东西,或许并不能得到每一个人的认同,但它终究会变成一种不可磨灭的精神意志,在时间的长河中不断地流传下去,变成了真正的灵魂。
对这个将我抽得血肉模糊的家伙,阿奴十分生气。
那女人并不畏惧拼了命的五哥,却显得十分稳妥,先用手下来缠住,然后等到五哥的气血衰弱了,在一击而中。
阿秀将军拍了拍手,一脸得意地说道:“好感人至深的话语,让我都忍不住流泪了。看来我这一招还真的是走对了,真愚蠢啊,为了一个弃子,你们居然都来了,实在是让我很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