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迷雾重重

第五十六章 赵司长示好

我知道赵司长之所以出现在这儿,并不是碰巧,而是专门过来追捕陆左的,倘若是让他知道陆左就在那冰川下面的茶荏巴错,而我则是陆左的徒弟,事情肯定就变得复杂许多。
他这话语里带刺,一般人都有些受不了了,然而那赵司长依旧满面笑容,平静地说道:“最近也是实情颇多,中央实在是忙不过来,就让我们这种人戴罪立功咯,实在算不得什么;句容萧家,名满天下,应武兄弟也是江湖闻名,莫要笑我——我听励耘同志说你带了几位失踪人员回来,能够具体讲一讲么?”
小郭姑娘瞧见了我,不由得大为惊喜,而门口的人员也不好拦我,于是两人走到了院子的外面去。
赵司长显然也是听出来了,皱着眉头,说怎么回事?
她问我,说你没事吧?
赵司长点头,说就是他。
我前些天一身伤痕,都是给鞭子抽的,虽说此刻包成木乃伊的布条解开许多,不过为了防止伤口感染,有些地方还是包裹着的,多少能够瞧得出一些来。
赵司长说道:“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联想到了一个人,前两天的时候,我专门找人查了一下,觉得十分有趣啊——冒昧地问一句,晋平有一个很知名的大人物,叫做陆左的,你可认识?”
五哥跟这人是认识的,面对着那人的热情,他不冷不淡地伸出了手,称呼道:“想不到赵主任百忙之中,还赶过来看我们,m.hetushu.com实在是受宠若惊啊……”
我并不是嫌疑人,所以他们对我倒也还算客气,点头同意,只是让我尽快回来。
进了房间,还没有说起开场白,那门就被推开,我之前见过的那个赵司长就带着两人匆匆赶来。
到了第二天,又有人找到我,跟我进行约谈,并且将这过程写成文字,并且让我签名。
在他的讲述中,那个摩门教以及创始人阿摩王已经被特勤一组的领导,也就是现如今的黑手双城,带领着手下将其灭去。
我本来就不愿意面对这帮人,笑了笑,说这事儿五哥跟你们谈,我先出去见她一面,很快就回来。
因为事情涉及机密,所以张励耘只是有选择地跟我们说了一些。
如此待了几天,事情差不多告一段落,有关部门在这里设立了观察点之后,也着手撤离事宜,然后大家便准备离开这儿。
我十分坦然地说我不能控制别人的想法,只管做好自己就是了。
两人沉默了许久,他突然笑了,说好了,我也只是看到资料之后,一时好奇,就忍不住多问了一嘴,既然没有关系,那也就算了,你却回吧,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可以尽管找我,能帮忙的,一定不含糊。
这边的情况基本了解完毕,张励耘和赵司长瞧见我和五哥一脸疲惫,知道我们在这段时间里,肯定是受尽了折磨,便让我们先行离开,回去歇息再说。http://m.hetushu.com
这边正说着话,突然间门外传来一阵吵闹声,我侧耳倾听,结果发现居然是小郭姑娘的声音。
小郭姑娘说想去看看,我说对,去瞧一瞧,他们心里挺脆弱的,有熟人在旁边陪着,应该会好一点儿。
谈完这些,张励耘的眉头皱起,说摩门教死灰复燃,并且再一次回到地表,这事情十分复杂,可能并不是我们这些人所能够处理得了的,赵司长,我建议我们各自向自己的上级汇报吧?
五哥告诉我,这人叫做张励耘,以前是曾经就职于宗教总局的特勤一组,是黑手双城陈志程最信任的部下之一,七剑之首,后来的时候陈志程调往东南任职,而接替那职位的并不是众人所认为的张励耘,而是另外一人,叫做林齐鸣。
赵司长眉头一皱,说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这里是公务呢……
因为陆左的关系,我对于官方的这些东西比较抗拒,所以之前的时候就已经跟五哥商量过,此事由他来做主。
有人出去,很快又折了回来,告诉他外面的郭小姐说要见陆言先生,被拦着了,就在闹腾。
不过我倒也不介意,毕竟自己心有所属,也不敢胡乱祸害人家姑娘。
我摇头,说不知道。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五哥的关系,我们并没有受到太多的为难,做笔录的人员还是挺通情达理的,礼貌客气,倒也没有出什么岔子。
赵司长笑了,说晋平敦寨,先和-图-书是平地惊雷,出了一个陆左,短短几年时间内就崛起于江湖,环视天下;现如今又出了一个你陆言,当真是人丁兴旺啊,特别是你们还有些亲戚关系,就由不得人联想了……
我一时找不到借口,直接嘴硬地扛着,说这涉及到个人的一些隐私,我就不方便回答了。
我拱手告谢,然后转身离开。
赵司长似笑非笑地说你真的不知道你那堂哥陆左,到底是干什么的么?
我答应,然后推门而出,瞧见小郭姑娘一脸灰扑扑的,在外面正跟人闹腾呢,于是跟她打了一声招呼,迎了上去。
小郭姑娘此番过来,就是想确定一下我的情况,知道我在里面还有事情,也不多做打扰,说一会儿我再来找你,然后转身离开了,我望着她的背影,叹了一口气,然后又回到了房间里来。
张励耘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开口说道:“此事绝密,本来不应该再谈及,不过在场的诸位都不是外人,我也不做隐瞒——十几年前,在青海玉树的一个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型洞穴,当时宗教总局奉命前往探寻,结果发生了一些诡异的事情,使得当时的调查组全军覆没;后来我所在的特勤一组前往增援,才发现此事,就跟你们刚才说的那个摩门教有关……”
回来之后,才发现五哥将事情已经简单地讲完了,那赵司长看了我一眼,然后对张励耘说道:“励耘同志,此事你应该最有发言权和*图*书吧?”
我十分淡定,平静地问道:“赵司长这是什么意思?”
(卷终)
我说皮糙肉厚,倒也耐得,并不妨碍什么。
我和五哥之前就有过统一解释,倒也不会隐瞒太多,只是告诉她,说我们碰见了一个叫做摩门教的邪派组织,这些人藏身于冰川之中,我和五哥为了救人,费尽周折,方才将楚领队他们几个给救了出来。
一出院子,小郭姑娘就打量着我,说啊,你怎么好像受了伤啊?
五哥一愣,说哦,原来不但官复原职,而且还升了官,龙虎山倒是好手段啊!
我摇了摇头,说我那个堂哥一直都在外面打工,虽然听说后来发了点儿小财,但还真的算不得什么大人物,特别是像您这样身份的人口中说出来的,就更加离谱了。
自此张励耘便失去了消息,后来他也是听人说的,讲张励耘却是去了军方。
临走之前,赵司长派人过来,找我单独谈话。
赵司长叹了一口气,说既然如此,那我问你,我听人说起,你也算是有些本事,这些东西,是在哪里学来的?
小郭姑娘欢喜雀跃,说楚领队活着回来了?
我们讲述的东西,半真半假,大部分的东西都是真的,唯有一点隐瞒住了。
这些事情,我在地底也曾经听毛球、阿奴它们说过一些,基本上算是一致。
五哥皱眉,说哪桩案子?
他与此人算不上熟悉,不过彼此也有过交集,倒也不会太过于陌生。
张励耘联络过这边,和*图*书到了地方,立刻有人过来,将楚领队等几人带去治疗,而剩下我和五哥,则被引到了附近的一间房子里去,讲解我们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我点头,说对,人应该在临时医务室那边吧,除了他,还有另外三位女同志。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都在营地里养伤,小郭姑娘偶尔会过来看我一眼,不过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跟其余的三个女孩子待在一块儿,给我的感觉,好像是刻意地疏远一般。
车子一路走,却是回到了那个荒凉的藏族村庄来,而到了这里,才发现有一块地方灯火辉煌,应该是救援队驻扎于此处了。
那就是陆左、二春和朵朵的存在。
赵司长点头,说事关重大,肯定得上报研究一些的。
我在旁边,当个哑巴便是了。
我眯着眼睛,说我有一个远方堂哥,就叫做陆左,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大人物?
就在我刚刚要出门的时候,身后突然幽幽地飘来了一句话:“你记住,现在能够帮陆左的,也许只有我了……”
张励耘点了点头,说对,如果我猜得没错,应该跟十几年前那桩案子有关。
※※※
旁边有人纠正他,说我们领导,现在是中央巡视组的组长,司级干部……
起初的时候,我有些闹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到了约见的地点时,那赵司长开门见山地说道:“陆言,黔州省黔东南州晋平县大敦子镇亮司村人,看到你的家乡和名字,让我不由得浮想联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