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三个任务

第十七章 运筹帷幄

直走百里,还能够瞧见冥河,以及奈何桥。
此刻是那头大彪挡住了门口,使得外面的矮魅没有办法冲入,而一旦大彪扛不住了,那么我们就会直面整个矮魅族群。
它是我们能够坚持得住、最为关键的所在,所以我想确定一下它的状况,然而刚刚走到了门口,就有投枪破空而来,擦过了那畜生的身边,直直地插入了那土地上去。
这样的实力,实在太强,如果其余的矮魅有他一般的实力,只怕我们最终还是得落败于此处。
在第一波的攻击之中,从窗户里跳入的矮魅就足有六个,这些家伙被那红云笼罩,甚至都落不到地上,就直接悬空托着。
我在心里默默算了一下,发现如果要熬到天亮的话,至少得等差不多八个小时以上的时间。
尸体几乎将门口给堵上,而那头大彪已然奄奄一息,快没有了生气。
这是什么法阵啊,居然这般厉害?
虫虫说我比较倾向于第一种,因为这东西与耶朗后裔是死敌,如果他们一直生活在这里,之前的箐坝蛊苗不可能不知道,双方一定会大打出手,要么你死,要么我亡,不会留有第三种可能。
杀……
一阵投枪完毕,然后外面传来了沙哑得如同鸭子一般的声音来:“里面的人给我听着,立刻走到门口来,举起双手,等待处置,要不然等我们杀进里面来了,定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诧异,说这玩意是灵和-图-书界的?
虫虫负责统筹所有的东西,而念念则在她的吩咐下,不停地忙碌着。
这家伙先前与我交手的时候,刀剑不入,没想到此刻却是受了伤。
太神奇了,虫虫是怎么做到的?
轰隆隆,有人沿着墙壁冲到了门口,然后挤了进来,我提着金剑上前,挥剑就戳。
我信心倍增,手中的金剑舞动得更加有力,拼死抵在了门口,与那大彪一起,死死守着,不让那些家伙有机会往里面冲。
我的心中骇然,不过顿时间也感受到了虫虫的恐怖,不愧是虫池化身,那些家伙或许能够靠着突袭的方式拿下她,然而一旦让她有所准备,必然就是一场灾祸。
刚刚停缓过来,突然间就感觉到那墙壁一阵巨震,外面的人居然想把房子给弄垮,直接用石头在砸了。
这一次我用尽了全力,破败王者之间在一瞬间璀璨夺目,金光四溢,陡然刺入了那人的胸口处,而旁边那大彪也骤然扑了过来,将这些试图往房间里挤的家伙给按在了地上,张嘴就咬。
那矮魅首领冷哼一声,说你放心,我们矮魅一族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绝对不会像你们人类一样出尔反尔!
怎么办,要被人海战术给淹没了么?
我靠着墙,不停地喘息着,还好这些后来的矮魅跟之前那首领的实力,相差得很远,虽说筋骨坚韧,却终究还是皮肉之身,金剑倘若到了最巅峰的状态,还是能切http://m•hetushu•com入其中的。
你这样剃头挑子一头热真的好么,人同意了么你就一口一个妻子,汉语说得还挺溜的啊?
紧接着我感觉自己就好像身处于一个气泡之中一般,整个房子,居然变成了一个蜂窝般的巢穴。
我本以为守着门口,就能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却忽略了那房子四周的窗户,既然熊飞能够钻入,这些比我们矮了近一倍的小东西,自然是轻松得很。
我心中愤怒,不过为了给虫虫她们争取时间,却还是咬着牙拖延,说你说的是真的么,那你拿什么保证呢,如果我放了人,你们却翻脸不认,我可怎么办?
从凶恶的矮魅,变成一具骷髅,仅仅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
旁边的念念扶着满脸鲜血的熊飞,说你们现在有讨论的闲心,不如先考虑一下怎么逃离这儿吧。
你妻子?
我就像离开了水的鱼儿,肺部几乎都陷入了一阵干涸之中,深呼吸,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瞧见那矮魅首领居然在受到重创的情况下还跑开了去,而念念和虫虫两人则拖着熊飞走到了我的跟前来。
就在我心中慌乱,想要赶过去护住虫虫的时候,突然间一阵“嗡”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片红云浮现,将那些从窗户上跳入的矮魅一下子就给兜住了去。
房间的边缘处,虫虫和念念两人在抓紧布阵,不断地从包里拿出一些粉末、骨头和石块来,精心地排列着。和图书
我心中疑惑,而虫虫则跟我解释道:“有两个可能,第一种,就是这儿的空间结构并不稳定,与灵界构建出了一个裂缝或者通道来;而另外一种,则是这些家伙是以前曾经的入侵者,这么多年之后,存留下来的。”
呼、呼……
念念问我,而我则望向了虫虫。
一开始的时候,这些矮魅冲得凶猛,几乎是那种不要命的状态,然而过了十几分钟,当房间里的尸骨已经超过了二十多具的时候,那攻击突然一下子就变得缓慢了起来。
那是一个与现实世界有着迥然不同环境的地方,它在中外的神话传说和宗教典故中广为流传,有着无数古怪而离奇的生物。
虫虫说矮魅一族是灵界之中十分强悍的战斗民族,曾经统治了冥河千里中游,并非寻常的物种所能够比拟的。
似乎感受到了大家期待的目光,虫虫叹了一口气,说强冲的话,肯定是必死无疑;这些矮魅如果是刚来不久的话,应该会比较害怕阳光,我们如果能够坚守一晚上,应该就能够有一线生机。
虫虫走到了我的跟前来,伸出手来,擦了一下我脸上的血,忍不住笑,说先问问你自己有没有事吧。
我们能够成功么?
这声音,却正是那矮魅首领所言,他似乎受了一些伤,血气有些不足,说话的时候嘴里好像有痰,吞不进含不化,古怪得很。
我知道灵界,甚至还去过——之前在缅甸寨黎苗村的时候,我就m.hetushu•com曾经与精神错乱的虫虫一起,在那灵界的溶洞之中待过。
就在这个时候,虫虫终于将那法阵布置妥当,口中一阵喝念,周遭的气息陡然一变,无数粘稠的味道散发了出来。
怎么办?
这些家伙不动则已,一动就如同水银泻地,铺天盖地而来。
投枪如雨点落下,那大彪也扛不住了,退进了房间里,我一把将它给拽了过来,瞧见它的背上,插着好几根投枪,就跟那刺猬一般模样。
嗨!
我一骨碌爬了起来,朝着虫虫喊道:“你没事吧?”
对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开始收缩了攻势,而门口这儿,也不再一片汹涌嘈杂。
那人听到,立刻说道:“你放心,我不会杀你,只要美人儿没事,一切都好谈。”
天终于亮了……
我摸了一下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流出了鼻血来,止不住恼怒,恶狠狠地说道:“那小矮子的劲儿可真大,差点儿就给他弄死了。”
我说你觉得是哪种?
她们做这些的时候,聚精会神,丝毫不理会外面的声音。
我心中惊讶,感觉那房子不断地被撞击,却被六角形的稳定结构给抵挡住,而后外面的矮魅又试过了火烧、投枪和各种手段,一夜过去,终究还是没有能够突破得了这法阵。
虫虫一声令下,我们都赶紧行动了起来,我执剑来到了门口,瞧见那头大彪依旧还是腾挪跳跃。
我满嘴跑火车,跟他就着交接事宜胡诌了好一会儿,和_图_书又你来我往地探知虚实,演了好一会儿,那家伙终于觉察出了我在拖延时间,不由得愤怒异常,冲着我怒声吼道:“我要杀了你,你这个骗子……”
害怕阳光?
正门这儿汹涌,而窗户那边也不停歇,不断地矮魅从那儿跳入其中,挥着石头棒子砸来。
那人说就是我刚刚挑中的那女子,按照我们矮魅一族的规矩,经过了跪求,又戴上了花环,她就已经是我的妻子了,你们只要放开她,我可以放你们离开。
雪瑞当时还告诉我,说如果顺着那溶洞往外走,就会到了酆都山。
虫虫说完话,没有再啰嗦,而是对着念念说道:“你过来帮我,一起布置法阵,尽量维持住局面;陆言,你负责警戒,任何人冲进来,你就负责将它给赶出去——熊飞,你……好吧,你先躺着,抓紧养伤,不要伤了根本。”
我刚才与那矮魅首领交手,几乎是用了吃奶的劲儿,却还是差点儿落败。
话音未落,周围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一根一米六七的投枪,足足进去半米深,这样的力量,看得实在是让人心惊胆战。
我有心拖延时间,于是便说道:“投降没问题,但是你可得保证我们生命安全不受伤害。”
只是,这些东西,它们是怎么出现在这大娄山箐坝峰的呢?
我问,说美人儿,你什么意思?
我听到了尖叫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回过身去,瞧见这些矮魅落下来的时候,居然变成了一副白色骨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