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三个任务

第三十二章 见新人

呃?
过了一会儿,小妖主动挑起了话题,说嗨,你是虫虫吧,我叫做陆夭夭,你可以叫我小妖朵朵,也可以叫我小妖。
那女子打开车门,对小妖说道:“我们三个女孩儿,坐后面吧……”
我苦笑,说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若是能够得到虫虫的喜欢和认可,我的眼中,又怎么可能容得下别的女人?
我莫名其妙地被推上了副驾驶室,车子开始往前行走,后面的小妖介绍道:“他叫陆言,是陆左的堂弟,这位美女叫做虫虫,敦寨蛊苗的人……”
没想到两人这么一聊天,才发现她们两人是如此的像——据小妖的讲述,她是草木成精,一开始的时候,与陆左的女儿朵朵两位一体,后来的时候被分离之后,曾经迷失过,最终又找到了自己,而她之所以能够成就人形,却是因为对于朵朵的情感,以及对陆左的……
虫虫的话语不客气,但是我却听出了几分娇嗔的小女儿情态来,止不住地心中一酥,屁颠屁颠儿地跑开。
我有点儿听不明白,说谁,屈阳又是哪位?
厚?
啊?
小妖诧异,说啊,你怎么可能认识我,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么?
我最后告诉他,说我之所以喜欢上虫虫,并不是因为她有多漂亮,或者有多特殊,事实上在此之前,我也有过无数次的挣扎和犹豫,然而最终还是被她的单纯、善良和对我的关心说感动。
我点头,说对,事实上,和_图_书我还曾经跟蚩丽妹的小妹蚩丽花、以及她的徒弟雪瑞保证过,会让她形成自己真正的人格,从而能够不至于精神分裂,消失于这世间。
再看副驾驶室上面,还坐着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子。
我有些发愣,而虫虫也开口了,说就是,你滚远一点,行不行?
许二爷眉头一扬,说就是她的来历,你应该是知道的,对吧?
许二爷说你要是真的喜欢虫虫,我也不反对你追她,不过你小子可别跟我见异思迁,见到漂亮小姑娘就心花怒放,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不可能吧,我喜欢的虫虫小姐,你可别变成拉拉啊,你要是真的弯了,我可怎么办啊?
虫虫点了点头,说我认识你。
这可比那画着精致淡妆的空姐,还要好看无数倍。
我没想到这老爷子居然会单刀直入,直至内心,顿时就僵住了。
说到这里,她突然扭过头来,瞪着我,说女孩子聊悄悄话的时候,你能不能回避一下?
许二爷说你这句话,我可记得了,如果有一天虫虫对你动情了,你小子又抛弃了她,那个时候,不用她说话,我直接把你给阉了,信不信?
我跟着许二爷来到了打谷场前,在黑乎乎的木头矮板凳上坐下,他像个乡下老头儿一般掏出了一杆旱烟来,慢条斯理地点燃了烟,深深写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道:“你应该知道虫虫的身份吧?”
虽说小妖姑娘看起来的m.hetushu.com确很鲜嫩可口的样子……
听到我的话,许二爷也忍不住笑了,说一开始呢,我觉得你小子哪儿都不顺眼,要本事没本事,要相貌没相貌,怎么可能配得上虫虫呢,不过回头一看,哎,发现你小子还是有点儿优点的。
跟念念的分别,让虫虫的情绪有些低落,不愿意说话,而小妖跟虫虫并不算熟悉,所以彼此之间的交流也很少,三人一言不发,闷着等飞机来。
我心中郁闷,没有办法,只有将我与虫虫之间的关系,跟这老爷子一一说来,甚至还将雪瑞当初拜托我与虫虫谈恋爱的事情,也一并讲出。
听到我说完这些,许二爷沉默了许久,然后说道:“为什么她会觉得你跟洛十八很像?拜托,我看来看去,也没有觉得你跟洛十八有任何相像的地方啊?”
我说您指的是什么?
我坐在远处,瞧见小妖和虫虫两人从陌生到熟悉,乃至亲昵,仅仅只用二十几分钟的时间。
皮厚?
爱就是爱,是单纯的喜欢,是发自内心的感受,是人和人之间的情感牵连,与其它的东西无关。
难道……
开车的那个微胖男人冲我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陆言你好。”
瞧见这飞机上大半的男人眼睛都直勾勾地,忍不住地朝着两人瞧去,我就恨不得拿个广播来,对着这些暗自咽着口水的男人们说道:“别看了,那个小辣妹是我堂哥的,至于这个带着恬和图书淡笑容的妞儿,归我了!”
这情况让我有些惊诧,觉得这女孩子之间的情感当真是古怪得很,两个刚刚认识的女孩子,怎么可以这般快地就勾搭在了一起,而且还手牵手。
小妖顿时就诧异了起来,说不会吧,这么说,你就是另外一个蚩丽妹咯?
我也不知道这老头儿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感慨,您好歹也是一国家高级退休干部,咱说话,能不能文明一点儿?
呃……
我一直都不太想跟许二爷碰面,因为害怕直面他那能够洞彻人心的目光。
两人沉默了一番,而这时许二爷突然开口说道:“我也是刚刚发现的,虫虫她的人格还有些不完整,很容易就产生自我认知的错误,有可能导致意识消失;不用我既然收了她当做徒弟,自然就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所以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他想了一下,郑重其事地说道:“嗯,就是脸皮厚。”
许二爷抽着旱烟,说你既然知道她不是真正的女人,为什么还对她有那个意思?
虫虫摇了摇头,说我就是我。
我说老爷子,好歹咱们也是最先认识的,虫虫还是我介绍给你的,你不用弄得我跟见岳父大人一样吧?
从在候机室等飞机,到乘坐飞机的整个航程之中,小妖和虫虫一直就黏在一起细声低语,天知道她们到底谈了些什么,只不过瞧见两个明艳可人的女孩儿,一个气质典雅、文静恬淡,一个活泼可爱、娇俏http://www.hetushu.com泼辣,却让旁人瞧得眼睛都直了。
飞机抵达了白云机场,小妖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带着我们来到了出口处,这时有一辆红色雪弗兰停在了我们面前,司机冲着我们招手。
经过我再三的邀请和挽留,念念最终还是回绝了,她告诉我,这一次的北上之行,是她人生中记忆最为深刻的一段经历,而虫虫姐与我,则是她最重要的朋友,希望日后有机会,还能够重逢。
小妖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来,因为彼此的联系都非常紧密,所以并无隐瞒的必要,所以她就跟虫虫讲起了自己的诞生经历来,试图与虫虫对应,找到一些对于本我的认知。
老头是中午十一点多钟回来的,这时念念已经做好了午饭,我理所当然地被邀请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一直低着头,没说话,等到虫虫将我的事情跟老头儿说起的时候,他才诧异地抬起头来,说啊,那屈阳被人给算计了?
他看我没有说话,眉头一扬,说你小子是不是看着虫虫漂亮,就起了那色心?
我好不容易酝酿的感情顿时就给许二爷这一句话给弄散了,我哭笑不得地说道:“呃,这个啊,我又没有见过洛十八,怎么知道哪里相像?再说了,这个问题,你不是应该去问一下虫虫么?”
呃,大爷,咱们说动这么动感情的事情时,能不能别岔开话题?
我说您请讲,我尽量去做。
她送过我们之后,自己就要返回独山苗寨去。
和_图_书虫虫表现得很镇定,与念念在安检口处抱了抱,然后随着我进了候机室。
我不知道虫虫到底有什么魅力,能够让眼界奇高的许二爷在几天之内就喜欢上了这个徒弟,甚至都不忍心拒绝她提出的要求,使得我们在次日得以出发,前往南方省的惠州。
许二爷没有再说话,而是继续吃饭,完了之后,放下碗筷,对我说道:“你跟我出来。”
我脑子里思索着,感觉屈阳这名字好像很熟悉,不知道听谁说起过,不过仔细一想,却又找不到根源。
虫虫说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不过你忘记了,我传承了蚩丽妹大部分的记忆,所以对你并不算陌生。
我有些激动,说是什么?
脸皮厚?
我去完洗手间,回来的时候,才发现她的眼睛有些红红的。
我们订了飞机票,从晋平的临县栗平飞往南方省南方市,是苗女念念送的我们。
许二爷拍了一下额头,说哦,对,他现在的名字叫做“虎皮猫大人”,唉,这人真走极端,好短短的名儿,为什么叫这么长?
许二爷挠了挠头,说唉,女徒弟和男徒弟终究还是不一样的,收个男徒弟,可以放心大胆地操练他,反正皮糙肉厚;至于女徒弟,唉……
我冲他点了点头,而这时小妖介绍道:“这家伙叫林佑,我旁边这美女,叫做萧璐琪。”
然而我终究没有做出这么二的事情,只是心中暗爽而已。
然而因为邀请虫虫帮忙的事情,所以不得不等待他的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