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三个任务

第三十五章 樊三爷

虫虫走了过来,将随身携带的那几张彩印纸张递给我,我则直接拍在了地下,沉声说道:“看清楚点,免得我冤枉你!”
这话儿一说,林佑就下意识地押着毛头往后退去,而我则和虫虫走到了前面来,瞧见从里面的房间里冲出了十来个持着砍刀和钢管的家伙,为首的一个脖子跟脑袋一样粗,身体强壮得跟牛一般。
我说别跟我扯犊子,什么爷不爷的,麻痹在我面前也敢称爷?到底是哪路牛鬼蛇神,赶紧的,我们今天赶时间,要是找不回来,夜里就把你栽荷花了!
不过一来樊野是道上大哥,找到他帮忙,不好回绝;二来这一票十万,也够下了血本。
她在电话那边嚷嚷,说陆言你到底搞什么啊,神神叨叨的,搞得刚才林佑过来找我,问我你是否可信,需不需要对你防范……
砰!
我说既然知道我们不好惹,你又何必来招惹我们呢?
瞧见照片上那贼眉鼠眼的自己,这家伙嘿嘿一笑,说大哥,你怕是认错了吧,这不是我!
结果被我扇了不知道多久,一开始还大声嚷嚷的那家伙,突然间却止住了声音。
那家伙哀嚎道:“这又怎么了啊?”
我揪起他来,抬手就是十几个大耳刮子,扇得他头晕眼花,一边扇,我一边骂道:“骂了隔壁,真的以为我是刚刚出来混的愣头青对吧?你一看工地的小工,能够抽得起芙蓉王?会用限量版的Zippo原装打火机?老子不打死和图书你,你就真的以为我是一傻波伊了……”
他话没有说完,我就很直接将这火机砸到了他的脑门顶上去,没待他反应过来,直接将其摁倒在床上,死死地掐着他。
我一头冷汗,说我在找到那小偷了,你们要不要过来?
聊了一会儿,林佑和小妖就匆匆赶了过来,我朝后面瞧了一眼,林佑说璐琪安排食宿去了,暂时过来不了。
小妖叉着腰喊道:“樊野呢,叫他滚出来!”
那人露出了可怜的笑容,说大哥,我就是个给人看工地的农民工,真的不懂你在说些什么,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你可别冤枉了好人,我跟你说……
一开始的时候他还有些洋洋得意,说都是群笨蛋,不过如此,没想到我们居然这么快就找了过来,顿时就知道不对劲儿了。
他接过烟来,然后对我说道:“打火机在抽屉里,兄弟帮我拿一下……”
他尴尬地笑了笑,说这不是手里缺钱么?
我按着那贼,说这里是哪里?
如此一想,他也是豁出了去,盯了几天梢,最终趁虚而入得了手。
我说你放心,这一次我学精了,瞧见我这剑没有,精准极了,回头我给你做一个割包皮的手术,保准你一定满意。
得到答案之后,我让虫虫在外面守着,然后又把那贼给拖回了铁皮屋里面去。
他迷迷糊糊地又醒了过来,脸肿得跟猪头一般,瞧见我提着一把破破烂烂的长剑,不怀好意地打量着www.hetushu.com他,顿时就是一哆嗦,说大哥,有话好说,咱能不打脸么?
小妖没有半点儿犹豫,吩咐了我一声,就朝着那边追去,而那一帮气势汹汹的打手,就留给了我和虫虫。
好不容易找到那贼,结果东西到底还是没有找到,我的心中顿时就有一股挫败感涌上心头来。
啊……
啊!
林佑是开车过来的,在毛头的指路下,我们很快就来到了樊野在这附近的一处住宅前。
小妖在电话那头发出了一声惊叫声,说你们在哪里呢,我们立刻过来。
我说多少钱你就这么卖命?
在这一带混着,毛头有自己的消息渠道,知道慈元阁在惠州举办拍卖会,邀请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能够弄到邀请函的人并不简单。
确定了此人就是照片上面的那个贼之后,我拖着他一直来到了铁皮房子之外,一把按住他,说东西呢?
这时我的手机又来了电话,我接通,是小妖打过来的。
这些打手瞧见我们居然动了手,一下子就火了,全部都冲了上来,而就在这时,却听到林佑在身后喊道:“有人跳窗跑了,你们看!”
林佑干笑了两声,说从逻辑上来说,这个很难。
他那住宅是当地的农村自建房,占地颇大,有三层。
我们循声望去,却见一个人身手灵敏地从三楼窗户跳了下来,然后几个纵落,却是朝着旁边的田地里跑去。
那家伙装傻,说到底什么东西?
贼说是樊三爷。
http://www.hetushu.com什么?
有人给两女艳丽的容颜弄得直不起腰来,纷纷露出了淫邪的笑容来,嚷嚷道:“对啊,拖到屋子里去,让兄弟们爽一爽……”
爽你娘咧!
在小妖、林佑等人赶过来的时候,我从这家伙的口中掏出了一些干货来,原来这人叫做毛头,是这一带有了名的蟊贼,至于那个樊三爷,真名叫做樊野,是这一带道上大哥,手里面有两个地下赌场,还有一些别的生意。
我看了虫虫一眼,她摇了摇头,意思是她也没有办法找到。
那家伙哭了,说哥,我心想着咬牙硬挨一下就过去了,没成想你还真往死里打啊,你身上那么重的杀气,我要是咬着嘴不放,说不定你就真的起杀心了。
那人以为我放弃了,不由得笑了,说好嘞。
这人有问题!
她不由得笑了,冲着林佑说道:“你看吧,我说他们肯定能够找到人,你还说不可能呢?”
我知道对付这种油滑之人,来不得半点儿含情脉脉,只有把他给打服了,方才能够得到实话。
我说你别急,我也不问你要钱,跟我说吧,邀请函交给谁了?
我思索了一会儿,发现自己刚才扇得太嗨,根本就没有想起来,于是站起身来,找到了旁边一桶装水,抽出金剑来,一剑削去了开口,然后将那半桶水都给倾倒在了那人的身上。
这一脚下去,刚才还得意洋洋的壮汉一声不吭,直接给踹到了墙上去。
小妖一如既往的高调,和*图*书没有任何迂回,直接一脚就把铁门踹开,这时里面有人就冲了出来,黑乎乎的,冲着这边喊道:“干嘛的呢,谁啊?”
听到他的狡辩,我冷冷一笑,说这是不准备畅快点撂,对吧?
那家伙说这一票十万。
那贼叹了一口气,说这里是金帝花园二期的工地。
什么,东西不在了?
等他从强上滑落而来的时候,直接就奄奄一息,再也没有起来过。
小妖生性骄傲,哪里受得了这种言语讥讽,没有二话,直接冲上前去,一脚就踹在了那壮汉的胸口。
他愣了一下,说真的很准?
我照着做,从抽屉里翻出一个雕着骷髅头的金属火机,给他点上,那人抽了一口烟,深深吸一口气,将烟雾润着肺部,然后徐徐地从鼻孔中喷了出来,一脸享受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道:“兄弟,我说你认错人了吧,行了,我也不怪你……”
这家伙在道上混过,知道栽荷花就是灌水泥丢江河湖海里面的意思,顿时就吓得直哆嗦,说别啊,我都已经说了。
里面的人立刻反应过来了,纷纷喊道:“砸场子的人来了,兄弟们,操家伙!”
小妖打量了一眼那家伙,瞧见虽然满头的血,脸色青肿,不过跟监控器下面的人倒是一模一样。
瞧见我们的动静,那家伙浑然不怕,继续唠叨着,我站起身来,脚踩着这个摔得一头鲜血的家伙,四周望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其他人在,有些疑惑,而这时虫虫走到了我的跟前来,朝和*图*书着我摇了摇头。
我瞧了他一眼,感觉这人倒是聪明得过分,知道我们抓到了贼之后,定然会有些不好看的手段在,索性就不让自己的女朋友过来瞧了,想想还真的是贴心啊。
事实上,樊野派来取邀请函的人,刚走没有一个钟。
我有些心虚,说不一定,上一次我这么跟人说,结果一不小心将整个儿都给切了下来,害得我还赔了人不少钱。
这时我才发现他已经被我给扇晕了。
听出来我的言外之意,这家伙终于屈服了,说哥,我错了还不行么?我交代,东西已经给人拿走了。
等等,他昏迷之前,好像说了什么?
我说你早说不就结了,哪里会吃这一顿生活呢?
言下之意,就是我们的手段,已经超出了逻辑的范围之外了,这话儿倒是有几分恭维,明显的有讨好之意。
这些人已经冲到了跟前来,手中砍刀雪亮。
我的眉头皱了起来,而地上的那家伙则感觉到了,不由得笑了起来,说你们看吧,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大哥你饶过我吧?
我瞧了虫虫一眼,她点头,挤进了铁皮屋里面去,准备搜查一番。
他瞧了一眼最前面的小妖,又瞄了一眼虫虫,一对眼睛顿时就生了光,说你们吃了豹子胆,居然敢来砸樊三爷的场子,真的是活腻味了,别怪爷们不客气。
呃……
我把门关上,然后把那男人给放回了床上,自己拉了一根凳子来,坐在了他的对面,十分客气地从桌子上摸出一包烟来,说来根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