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三个任务

第三十八章 五彩生命珠

那珠子有跳棋珠子那般大,却是一颗红宝石磨制而成的,光亮打在上面,却散发出五彩光芒,有一股很柔和、富有生命力的气息传递出来,一下子就吸引了无数目光。
那胖子朝我挤眉弄眼,说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一点通嘛。
这小妮子表面上嘴硬得要死,结果剥开那内心一瞧,里面装着的,满满都是陆左,也是让人有些无语。
我想起来了,当时我们取出一箱子,里面的确有一些好东西,我的乾坤囊就是哪儿得的,只不过那些珠宝都很普通啊,怎么会是这样呢?
这话儿,应该算是协商和沟通吧?
它是因为虫虫,所以才会变成这样的吧?
我说钱咱有,昨天刚刚从那樊野的手上搜刮了三十八万,不知道够不够。
我愣了一下,说有多强?
听到我的话,小妖眉头一皱,说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难道是在警告我们别闹事?
他大概知道我们不会私下交易,便也不再坚持。
我闻了闻袖子,还真的啥都没有闻出来,只有摇头苦笑,然后将我与黄小饼之间的对话,跟两人一一说来。
虫虫在旁边吃吃地笑着,我则显得很尴尬,说你不是说自己不要么?
小妖连忙拿着叉子护住,说吃了碗里又看着锅里的,你这样的男人,能值得信任么?
虫虫伸手过来,把珠子放在了我的手心处,说道:“我和小妖去逛一下,谈生意的事情,就由你这男人做主吧。”
哦?
他给我的http://m.hetushu.com感觉,可要比之前乘坐渡轮过来时的那段风,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这珠子出现的那一刻,简直就是绚烂夺目,让小妖瞧得美目迷离,说虫虫,这么好的东西,咱干嘛卖啊?
那女孩儿心有不甘地又说了两句,旁边一个老人叫她,说林雪,回来吧。
那人离去之后,虫虫平静地说道:“这个人很强。”
呃,原来到底还是为了陆左啊?
我愣了一下,说不可能吧,这人看着年纪好像也不大,为什么慈元阁会让他来负责这么大的一个盘子啊?
我点头,说行,没问题。
小妖说他年纪不大,来头却不小,江湖风传,此人是前十大高手之一的一字剑黄晨曲君私生子,也是风头正盛的南海一脉成员,有这两个金字招牌在,敢闹事的人应该就不多。
虫虫愣了一下,不知道如何回答,我这时站了起来,对那姑娘说道:“不好意思,这珠子我们会交到慈元阁,委托他们进行拍卖,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到时候可以留意的。”
刚刚出了卫生间,旁边走来一人,微笑着对我说道:“你好,我叫黄小饼,请教您是……”
“滚!”
瞧见这胖子的热情,我就忍不住翻白眼,说虽说我正想找你,但是你也不用出现得这么快吧?
虫虫说道:“倘若这一次那些人真的拿臭屁、啊,虎皮猫大人的蛋来拍卖的话,我们到底还是得买下来的,总不能去抢吧,www.hetushu.com所以我们还得有钱才行。”
我对于这所谓江湖,了解得并不多,但是隐约知道一点儿一字剑的事情,说那一字剑不是已经死了么,怎么还算是招牌呢?
我点头,说对啊?
哦?
虫虫笑了,说先前宰了巴鬼切的时候,不是得了些珠宝么?
我拿着那珠子在手心,感受着虫虫手上的温度,而黄胖子连拖带拽地拉着我来到了附近的一处办公间来,指着一个两鬓微白的青年人,说道:“介绍一些,这位就是慈元阁的大档头,方志龙!”
不过我还是有些犹豫,说既然他跟陆左应该算熟悉,为什么你还不给他好脸色看啊?
瞧见虫虫古怪的笑容,我立刻明白过来了,那珠子其实很普通,不过虫虫并不普通。
服务员微笑着说道:“这是食神先生点的,正好餐厅里有一部分从法兰西空运过来的新鲜鹅肝,便给几位尝一尝。”
黄小饼瞧见我似乎有所隐瞒,点了点头,对我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就不打扰了,希望你们在这里玩得愉快;另外说一句,小弟现在负责此次拍卖会的安全工作,还请陆言兄多多支持啊……”
虫虫思索了一番,然后很认真地说道:“很强、很强!”
虫虫亮出来之后,手一翻,就不见了,然后说道:“这个东西,叫做……且把它叫五彩生命珠吧,能够益寿延年,补充生命体能,你找他问问,看看能不能拿来拍卖了去,说不定能够筹到些www.hetushu.com款子!”
就在这时,邻桌走来了一个女孩子,对虫虫说道:“这位妹妹,你的东西若是要卖的话,开一个价给我吧,我爷爷应该正好需要这东西。”
尽管新鲜,但是这法国菜对于我来说,还真的不如一锅热腾腾的红油火锅,勉强吃过之后,我站起身来,告罪一声,去上了一个卫生间。
小妖耸了耸肩膀,说你想啊,一字剑虽然死了,但是他在这世间的人脉却并没有断——他不但跟中央民顾委的铁齿神算刘关系深厚,与黑手双城也是相交莫逆,而且跟咱家陆左,也有很深的渊源,陆左现在拿着的石中剑,也是一字剑临死之前传承给他的。我后来听说这剑,已经交还给了一字剑的后人,想必是在了这家伙的手上了。
小妖说你身上一股那胖子的肥油味,憋着气都能闻得到。
虫虫却想起另外一件事情来,说啊,你是说他可以帮忙联系拍卖事宜?
我们点的菜到了,白汁烩小牛肉、法式干煎塌目鱼、酥皮洋葱汤、土豆泥焗牛绞肉还有圣雅克扇贝,配了夏布利干白,色香味俱全,让人食欲大振,而这时服务员又端来了一个份菜,每人一份,银盘妆点,打开那明晃晃的盖子,却是香煎鹅肝。
小妖在旁边翻白眼,说你们两个别在这里叽里咕噜了,这个人就是海天号邮轮的安保头子食神饼日天。
小妖没有给这个笑嘻嘻的胖子任何好脸色看,开口就一句话,将那人所有搭讪的话语都给封在http://m.hetushu.com了嗓子眼儿,噎了半天,终于吞下去了,尴尬地笑道:“啊?好,你们玩啊,吃好喝好……”
我抬头一看,却见这女孩儿正是之前跟我们同一渡轮过来的其中一人,而在她来的地方,那两个老人正一脸紧张地望了过来。
小妖盯着我,说我这不是为了你好么?那胖子是个花花公子,见到美女就走不动路,而且花样还挺多的,倘若是将你的虫虫给勾引走了,到时候哭得可还不是你?
我诧异,说你怎么知道的?
服务员离开,我笨拙地拿起刀叉来,尝试着切一块吃着,感觉口感很松软、细腻,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还算是不错,不辜负它的名头,忍不住再切了一块儿,三两下就吃完了,瞧见小妖面前的并没有动,便说你不吃的话,拿给我吧。
我笑了笑,说啊,我只是过来瞧一瞧,增长一下见识的,倒也没有参与的实力和想法。
我看得双眼冒火,而她则嘻嘻笑,说好,不扯你。我说实话吧,陆左拿了石中剑,好歹也是一把飞剑,对自己的提升很高的好不好?没想到那小子却偏偏傻不隆冬的,还把剑给还回去了,我一想到这个,心里就不舒服。
小妖一愣,说我们没有点这个啊?
黄小饼的眼睛一亮,说我怎么感觉你挺面熟的,不知道陆言兄跟陆左是什么关系?
小妖冷着脸,说我不要,你端走。
我摇了摇头,说除了姓一样之外,并无别的关系。
我这边刚刚明白过来,黄小饼便又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和-图-书,说陆言,我听人说你找我?
这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小妖娇蛮任性,没想到对虫虫却最是心服,被这么一娇嗔,居然歪过身子来,亲了虫虫的脸蛋一口。
黄小饼眼神一黯,说原来如此,不知道陆言兄前来参加这一次拍卖会,可有什么特别想要的拍品,或者能够提供一些什么东西,拿来拍卖,我这边都可以帮忙联系的。
虫虫在旁边拍了一下小妖,说你说话就说话,别往我身上扯啊……
啊,这儿居然这么花钱啊?
服务员愣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赶忙制止,说不用了,她不吃,我们吃就是了。
啊?
得到了小妖的介绍,我大约知道了此人的来历,也没有任何别扭,伸手与他相握,说你好,陆言。
我吸了一口气,这才晓得当今世上的风云人物都跟此人有些关联,难怪他的面子会这么大。
虫虫听到小妖的话语,从怀里摸出了一颗珠子来。
这胖子满脸都是和善亲切的笑容,尽管在小妖这儿吃了一个大跟头,表现得却极为绅士,还冲我友好地点了点头。
小妖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开始大吃大嚼起来。
黄小饼离开了,我则回到了餐桌前,小妖对我说道:“黄小饼找你了?跟你说了些什么?”
餐厅中很多注意到这边的人瞧见有人受挫,便也矜持着不出手,而我感觉刚才那珠子有些眼熟,问虫虫哪儿来的这宝贝?
小妖嗤之以鼻,说三十八万?你再加上十倍,在这儿,扔水里也未必能够有个声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