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三个任务

第四十六章 厮杀惨烈的拍卖会

话音刚落,刚才还质疑讲解人的那位先生立刻举牌,高声喊道:“两百!”
价钱依旧在不断攀升,就在我准备出手的时候,突然间从东南角传来了一个报价。
我听到,忍不住骂了一声粗话,说那家伙肯定是故意的,里面绝对不会放着虎皮猫大人的蛋。
说句实话,我有点儿讨厌这个小房地产老板了。
哗!
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加价一倍,仿佛我叫的这个单位不是人民币,而是欢乐豆一般。
那人居然将报价直接从三十二万一千提升到了一百万,顿时就震惊了许多跃跃欲试的客人,就连一直在执着追价的那几个人,也陷入了短暂的失神来。
不管是茶叶蛋,还是生煎蛋,弄给他小舅子吃,应该是很补的。
当讲解人把起拍价说出来的时候,那些刚刚还气愤不已的提议者顿时就忍俊不禁起来。
确定了这个之后,我将注意力回到了拍卖上来,发现价格已经升到了五万多。
我终于没有再等下去,举起了牌子来。
既然如此,我们就应该全力以赴,不惜任何代价。
我一愣,说不是么?
在他们的心中,什么希望工程,还不如他小舅子的一根手指头重要。
倘若是之前那一百万的报价,大家还只是略微精神一振,那么我这直接翻倍的报价一出来,许多打瞌睡的人都不由得醒了,知道即将有一场好戏出现,于是都伸长了脖子瞧了过来。
不过我越喊,心中越恨,有一种想把那www.hetushu•com个跟我竞价者掐死的冲动。
不过那个角落黑暗,会场又大,从我们这个角度瞧过去,只能够看到一个轮廓。
在最后的时候,那人最终报出了一个价格来:“两千零五万!”
不过叫价仍然在继续,有几拨人对这个还是挺感兴趣的,其中居然有两个,我还是认识的。
鸡蛋多少钱一斤?
不但是我,台下许多人对此都有意见,待那讲解人介绍完毕之后,便有人提出了意见,说你拍卖的那蛋,倒是拿出来了,搞这么一个花里胡哨的彩蛋在外面,到底想做什么啊?
当价格过了一千五百万的时候,整个会场都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没有人相信这两个二傻子,居然会为了一个连是什么都不清楚的蛋出这么高的价。
一个是之前跟我们同船而来,并且为了五彩生命珠找到我的大长腿女孩儿林雪,另外一个,则是王老板。
我没有理会此刻玩票式的报价,而是低声问小妖,说你觉得里面是不是?
而一直纠结的小妖这时也最终下定了决定,对我说道:“对,从这彩蛋的体型来看,应该是可以藏得下虎皮猫大人的蛋。”
说句实话,那什么虎皮猫大人,我并不认识,虫虫也是,但是从陆左、朵朵和小妖等人的态度来看,就知道它有多重要了。
然而这个一百万却着实刺激了一下所有人,大家纷纷朝着东南角望了过去,想看看这个一掷千金的和-图-书二傻子到底是谁。
这尼玛是什么啊?
几十万下来,买一个二傻子的名声,这个就有些不划算了。
啊……
能够参与这一次拍卖会的,除了少部分酱油党之外,大部分人都是非富即贵,掌握着大量的资源,花个几万块钱来赌一把,跟买几个LV的包包,性质差不多。
立刻有人附议,说对啊,里面的东西不清不楚的,弄一个彩蛋在外面欲说还休,这不是明摆着蒙人么?
因为我知道,信用额度已经到顶,我再叫下去,就是无效价格了。
依他和他老婆的性子,估计朱炳文让他们捐给希望工程的诊金,他们也只是当做一个笑话。
两百六、两百八、三百、三百五……
知道此刻,许多人都反应了过来,知道既然有人肯出这么高的价钱,这东西自然有其过人之处,于是纷纷来了兴致,也有投机客举起了牌子,跟着追拍了起来。
我叹了一口气,静下心来,让自己变得冷静,仔细地谋算了一下,依照着现在的情况,有着两千万信用额度的我底气很足,应该能够将其一举拿下。
我的脸一下子就冷下了来。
我眯起了眼睛来,知道他之所以如此,恐怕并不是在乎那蛋到底是什么,而是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不管如何,能够拿到这拍卖会上面来展览的蛋,一定很有营养。
哈、哈、哈……
这起拍价让人觉得难得的轻松,讲解人介绍完毕之后,将现场交给了拍卖师。
那讲解www.hetushu.com人不由得笑了,解释道:“这位先生说笑了,这件拍品的提供者是为西方人,崇尚惊喜和冒险,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设计来,慈元阁沟通之后,决定尊重对方的习惯。当然,相应的我们也做出了一定的调整,免得大家抱怨。所以,这件拍品的起拍价是——六块钱!”
是啊,不管里面到底是不是,我们都得将那东西给拍下来,因为如果是的话,我们怎么可能将虎皮猫大人最脆弱的时候,交给别人呢?
小妖一脸纠结,而虫虫却突然出声说道:“要万一是呢?”
说句实话,这是我人生之中,第一次如此的挥金如土,那几十万、一百万的报价从我嘴里说出,我自己都感觉到心虚无比,然而想着虫虫拿出的五彩生命珠抵押的两千万信用额度,就多了几分底气。
拍卖师经历过了那么多的巨额交易,人都已经有些麻木了,平静地宣布道:“第179号拍品,圣蛋,起拍价六元,按照拍卖会最低报价,每一次叫价需增加最低一百元,现在开始。”
这回报率倘若是放到股市上去,简直是惊人,不过在拍卖会里面,倒是属于寻常。
她简单的一句话把我所有的猜测都给击溃了。
就是小舅子叫牛笑、老婆叫做牛莉花的王老板,这里面叫的最紧的就是他。
画面上的照片,居然是一个巨大的彩蛋,据主讲人介绍,说这是沙皇十二字母彩蛋的造型,以深蓝色珐琅为背景、以碎钻镶嵌而成的亚历http://m.hetushu.com山大三世画像皇家徽章,含蓄隽永的设计美轮美奂,而在那珐琅蛋壳的里面,方才是此次拍卖的真品——圣蛋。
瞧见这个设计,我简直就是气炸了,这尼玛遮遮掩掩,到底是搞什么鬼啊?
两百万!
随着讲解人的介绍,我的心情激动不已,怎么听都感觉能够对号入座,然而当银幕上的照片一出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别的不说,就冲着精美的彩蛋包装,应该就能够值这么多钱。
因为不管怎么说,能够被慈元阁看得上眼,并且拿到拍卖会上面来堂而皇之地拍卖,这东西必然有其过人之处。
拍卖会虽然叫价不断,不过因为金额太低了,所以气氛一直都有些沉闷,好多人就等着这件拍品赶紧过去,好进行接下来的拍卖。
这个价格,距离起拍价已经增涨了近一万倍。
几百万、上千万的生意都做了,也不在乎这点儿零头。
拍卖师适时地变得激动起来,大声喊了一声,然后又介绍了一番这件拍品,完了之后,用拍卖师独有的腔调激动地说道:“这位先生出了一百万,一百万,还有没有更多的报价?有没有,一百万一次,一百万两次……”
就在旁人以为出价者发疯了的时候,我却开始跟这帮人一点一点地磨了起来,当价格超过五百万的时候,追风竞价的人终于退散了,只有我,还有东南角那一百万出价者,和另外一个女人在竞拍。
五块五而已,凭什么一个蛋能够卖到几百万?
在座和*图*书的都是冷静而有理智的成年人,一掷千金可以,但是要花得有意义。
怎么办?
然而当价格叫道了二十万的时候,现场争夺的气氛就降了下来,毕竟花那么多的钱去猜一个谜,着实有一些不划算。
从那彩蛋出现的第一时间里,小妖就一直在眯眼打量着,听到我问起,她缓缓地摇了摇头。
就是图一乐。
争夺在我和另外一个男人之间进行着。
的确,即便是对方遮遮掩掩,不肯将里面真正的蛋给露出来,但那又怎么样?别的不说,光外面的彩蛋,抛去艺术价值,从工艺和材料上面来看,就能够值个好几万。
他的话语引发了新一轮的拍卖热潮,因为这份拍品的价格实在是太低了,很多在这整个拍卖会里都在打酱油的人也忍不住举牌报价,一时间热闹无比。
因为他们刚才所提出的异议,在这六块钱的起拍价之前,就变成了浮云。
一百万!
两百万的报价刚刚一出,刚才那人立刻又报了一个价钱——两百五十万。
这些金额不断出现,而它们后面的单位不再是元,而是万,这足以让人感觉到惊奇了,毕竟就那么简简单单的一个蛋,实在不足以支撑着这样的价格来。
小妖说不,我看不出来——外面的珐琅彩蛋壳施加了一些手段,将里面的生命气息给屏蔽了,只有打开外面的壳,才能够最终确定。
三人你追我赶,价格很快就出到了一千万。
到了这个价格的时候,那个女人最终也选择了沉默,没有再继续跟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