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三个任务

第五十章 兰德公司

我似乎听过这个,说你说的是美国智库?
林佑将车重新开了出来,发现那台白色宝马已经离开了,于是便没有再管,而是开会了之前的驻地。
为期三天的慈元阁拍卖会最终落幕了,当邮轮从公海回返之后,陆陆续续有人乘坐渡轮离开,而这艘大船将会在南方沿海行驶一段时间之后,最终会停靠在香港的维多利亚港,完成租借交接。
我觉得她这是关心我的表现。
我朝着后视镜一打量,发现有一辆白色宝马跟在后面,随着林佑的行驶,一直不远不近地跟随着,有些发愣,说这里就一条回城的道路,不一定是跟着我们的吧?
拐过了那一道墙,他便将车停在了旁边,耐心等待着。
林佑用手摸着鼻梁,想了一会儿,说道:“也有可能是对方放的一个烟雾弹。”
林佑说兰德公司的全名叫做兰德社会调查慈善基金会,是一家注册于香港的责任公司,主要的业务则是社会调研、信息咨询和慈善业务,它在中国大陆捐赠重建过一百五十多家希望小学,大名鼎鼎的绿丝带公益活动就是他们推动的……
人家在你名气未盛之前真心诚意地结交,那是看得起你这个人。
我说什么事?
一番虚伪的寒暄之后,大家各回各处,虫虫是唯一一个对这事儿耿耿于怀的人,对我说道:“你以后别跟这家人搀和在一起,我看见那女的,恨不得割了她的舌头。”
这也实在是,太……
m.hetushu.com林佑扶了扶眼镜,说陆言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然而我们在这里等了五分钟,对方却并没有跟过来,林佑看了一下时间,不由得苦笑,说啊,看来对方那儿还是有聪明人的,知道我们发现了他们,所以选择了离开。
这两人给我的感觉还是比较好的,一个财力雄厚,而另外一个人则修为高深,最关键的一点在于,人家肯放低身段过来与我结交,这一点是长期在社会底层挣扎的我最为看重的。
我点头,说现在虎皮猫大人的线索断了,看着好像什么也办不了,但其实对方还是留了两个破绽出来,第一就是兰德公司,慈元阁明确地告诉了我,拍品是兰德公司的;再有一个,那就是马清源这里,从他与我的对话来看,他应该有牵涉到其中,知道一些内情。
见到了我,王老板还是挺热情的,上前过来跟我打招呼,他小舅子牛笑也跟过来叫我“陆哥”,唯有他那又胖又高的老婆冷着脸,没有理会我们。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在游轮上遇到的可疑之人,暗自记在心里。
林佑说好,紧接着方向盘一拐,却是朝着路边的一处工地里行了进去。
大家集中在了林佑和萧璐琪的房间里,我接着将后面的事情一一讲来,然后总结道:“现在的情况是,之前我们收到的消息是假的,有人故意放风,尽管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却可以成为一和*图*书个突破口。”
我有些不敢相信,说不会吧,应该只是同名而已。
回程的时候,我们在渡轮上又遇到了先前两拨人,一拨是段风等人,另外一拨则是王老板夫妇,还有他的小舅子。
公子哥儿,不知道世间险恶,难免会变成猪队友。
我想了一下,说我们这一次的确出了太多风头,到底是谁,这个得确认一下才知道。
尽管他们跟黑手双城有那么一些联系。
林佑说兰德公司的履历清白得跟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一般,这让我很奇怪,于是就利用发散思维,在周边调查了一下,发现了一个恐怖的事情。
别的不说,尽管救人的是朱炳文,但我好歹也帮了忙对不对,你不说感激吧,至少也别害我啊?
我一愣,说啊,他们居然是一个慈善公益机构?
我点了点头,有些痛苦地抓着头说道:“也许吧,我们现在两眼一抓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才对,只有一个一个地排除了。”
林佑点头,说对,就是那个全世界最负盛名的决策咨询机构。
我说算了,一看就是个没胆鬼。
我说我又没有去过香港,除了看古惑仔的时候知道有个铜锣湾扛把子之外,也就知道一个维多利亚港了。
想到这里,我就笑,说没事,黄胖子警告过他们,而且这样的人,咱以后不招惹,看到了就心烦。
林佑说对方厉害不厉害?
事实上,我对这一家人也挺烦的。
林佑说我也是这么hetushu.com安慰自己的,不过越想越害怕,因为那个兰德公司甚至有能力影响到美国这世界霸主的国策,按理说跟我们所面对的这个兰德公司没有什么交集,但是我又查到了一个东西,你知道兰德慈善会在香港的注册地点,在哪里呢?
林佑说在美国,还有一个与兰德公司同名的机构,也叫做兰德,不过它可就不一般了,是美国最重要的以军事为主的综合性战略研究机构,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一个研究政治、军事、经济科技、社会等各方面的综合性思想库,被誉为现代智囊的“大脑集中营”、“超级军事学院”,以及世界智囊团的开创者和代言人。
我一愣,说有多深?
这时小妖说话了:“我知道,就是共济会对吧,之前我听陆左跟我说过,将邪灵教其实是兄弟会在大陆的一个合作组织,他们提供资金和消息,然后与邪灵教进行合作,好像还和小佛爷有过一个叫做人类灭绝的计划……”
小妖苦着脸,说虽然臭屁猫又爱说大话,吹牛不打草稿,不过看它受苦,我心里挺不落忍的。
林佑说在这几天,我已经托朋友调查过兰德公司了,发现它的背景挺深的。
林佑笑了,说无事,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千丝万缕,看着好像是乱麻一团,不过只要分清楚主次,真凶最终还是会浮出水面的,唯一担心的问题,就是虎皮猫大人在这之前,是否会受到伤害。
可是这家人非不,特别是王和图书老板那婆娘,满世界地嚷嚷着我跟聚血蛊有关系。
林佑叹气,说坚尼地道一号的雍仁会馆,是石匠兄弟会的香港总部,这个你知道了吧?
虫虫并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我曾经见过她将毒枭老巢一整窝子的人都给毒死的壮举,但是她平日里表现出来的模样,却跟小白莲花一般,温柔善良,很少有说出这样的狠话来。
他一边开车,一边听我讲起这三天里发生的事情。
林佑摇了摇头,说不是,我注意这车很久了,这一路都在跟着我们。
对于马公子的小人得志,我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愤怒,因为在我看来,他这种行为,实在是很蠢。
她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难道是在找存在感?
临行之前,我与方阁主和黄小饼又见了一面,双方互留了联系方式,约好以后若是有机会再聚。
再一次见到林佑,发现他换了一副眼镜,小眼睛眯着,显得十分有神。
林佑一字一句地说道:“在坚尼地道一号。”
我说哦,然后呢?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了,心中不由得一片温暖。
大概是觉得自己不太受待见,下船之后,王老板一家人也没有跟我再多聊什么,而是匆匆离开,我们回来之前,有跟林佑和萧璐琪联系过,所以他们也是赶点儿过来接我们。
这话儿听着像是在说大话,不过我却知道并不假,不由得笑了,说对,有小妖在,从邮轮上面跟过来的家伙,应www.hetushu.com该不会有太多施展的余地。
林佑笑了笑,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看起来你们在这一次拍卖会上发了大财,可算是被人惦记上了。
三个人叽叽喳喳地讨论着这小东西到底是啥玩意,又讨论起到底该喂它吃些什么东西,热火朝天,而就在这个时候,林佑突然说道:“陆言,你们在邮轮上,是不是惹到了什么人?”
林佑用下巴挑了一下后视镜,说有人跟过来了。
我再一看,发现两人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便知道黄胖子应该是找人教训过他们了。
林佑点头,说美国的那个兰德公司,跟兄弟会,也有很大的联系……
小妖在跟黄小饼见过面之后,整个人就变得有些奇怪了,再没有先前那般跳脱,总是时不时地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还是纳闷,说石匠兄弟会是什么鬼?
我说我怎么知道,你快说,别卖关子。
无法用言语形容,而当小妖对他提起抽出一部分钱来,交给他的侦探事务所,让他来负责找寻虎皮猫大人的计划时,林佑没有多犹豫,便直接应下了。
我一愣,说此话怎讲?
他说你不懂?
听到他的话,小妖不由得笑了,说管他有多厉害,总之没有我厉害。
相对于这个事情,后座的三位女孩儿似乎对那小鸡崽子更加感兴趣。
当听到虫虫随便拿出的一珠子,居然成为了拍卖会上的压轴大戏,而且拍下了八千八百万的天价时,即便是沉稳如他,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