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三个任务

第五十四章 美女之争

而不管怎么样,我都不是。
正因为蚩丽妹心中不满,留着遗憾,方才会有虫虫的诞生。
大家嘻嘻哈哈地回到了别墅,连段风都似乎融入了这气氛里面来。
我说我会开车,不如让我来开吧?
我陆言不过是一个刚刚跨进修行界之中的家伙,别说洛十八,就是随便一个江湖高手,都能够拿捏于我。
超越洛十八是什么概念,天下第一人么?
那份情,很深,深得让人畏惧。
重走北上路,是虫虫致敬蚩丽妹的一种方式,而当在敦寨蛊苗遇到了许映愚,如同当年蚩丽妹遇到了洛十八,一招落败之后,她便再也没有了强烈的愿望,去将剩余的二十几家给挑战过去。
这家伙估计也是用他那土豪的做派,买买买,赢得了小妖的信任。
两人的手掌在半空中击响,清脆,然后露出了会心而释然的微笑来。
不过最终还是林佑取得了胜利,因为他的一句话击溃了三个女人。
不过它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几个女人好奇得很,忙不迭地答应,这是林佑方才说道:“我说的,是马清源的标准啊,那就是腿长、臀翘、腰细、胸大、锥子脸……”
因为当年的蚩丽妹就此截止,所以虫虫也就再无牵挂。
盖世英雄?
这么狠?
他让大家评选出最漂亮的几个车模来。
这事儿就得靠抽签了,我手气欠,却是抽到了一个叫做阿依娜的俄罗斯女车模。
不过事情既然到了http://m•hetushu.com这一步,我也没有太多的退路了,上前一步,逼问道:“你叹气是什么意思?”
林佑坏笑,说我不说,你们问陆言吧。
女士们不情不愿地同意了这个说法,然后开始分组盯梢。
有时候我真的佩服这人了,不知道那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给人的感觉就是聪明。
如此一直到了太阳西斜,那帮去玩儿的人方才回返,小妖瞧见我们两个坐在湖边,不由得调笑道:“哎哟哟,我说怎么不去呢,原来是在这里过二人世界呢。”
我并不太了解蚩丽妹与洛十八之间的感情,只是从侧面上了解一些,那就是蚩丽妹百年苦恋,终其一生,都在等待着洛十八。
听到这话,我立刻就忍不住反驳,说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生出这么大蛋的鹦鹉呢?
小妖咬牙切齿,说你这也不懂,那也不懂,到底懂些啥?
这成为了蚩丽妹一生的遗憾,而虫虫既然是秉承着蚩丽妹怨念而生,那么她自然也会以蚩丽妹的标准来找寻那个属于她的男子。
我一边忍住笑,一边说道:“我是真的不知道,要知道就代你受过了,至少没有人敢把我干赶下床去……”
我就是这么一个人,我的经历和出身塑造了现在的我。
我心中绝望,一开始的确有一股怨意,觉得虫虫这是在故意为难于我,然而转念一想,我立刻就明白了原因。
蚩丽妹和洛十八最终还是http://m.hetushu.com没有能够走到一起,因为洛十八在洞庭湖深处的某个地方已经暴毙了。
对于如何生出这么大蛋的问题,虫虫并没有正面回答,她只是从这小鸡崽子的轮廓讲起,说有可能是鹦鹉。
在包厢里面的时候,林佑将照片转移到了平板电脑上,然后给每个人传递。
虫虫看着我,说道:“我心目中的那个男人,他可以很穷,可以很老,可以什么都不是,但他必须要有一颗胸怀天下的心,要是一个盖世英雄,一定要比洛十八还要强……”
林佑哀声一片,说早知道就不说了,还是陆言聪明。
我惊奇地发现小妖对段风呼来喝去,一点儿都不当外人。
那鸟儿的菊花,得有多大?
洛十八是什么人?
因为以她对我的了解,这个时候的我,应该会垂头丧气,一边选择放弃,一边顾影自怜,然而没想到我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也就是说,马清源是个男人,就该用男人的标准来选拔,而综上所述,我们最终选择了六个最符合条件的女模特。
他说:“马清源又不是同性恋。”
呃,当然,后面那一句是我脑补的,我自然不会在虫虫面前说出这种话语来,但是也侧面证明了虫虫的话有些问题。
当夜无事,次日我们出发,两辆车前往车展会馆,段风带着他的两名同伙,而我们五人则在一块儿,小妖旧事重提,说林佑快点儿说,你们男人和_图_书对于美女的标准,到底是什么?
呃……
所谓纯净,就是没有被任何别的意识所附着和左右,只要你耐心地对待它,就能够培养出一个听话儿的小朋友来。
至于爱情……
天气不错,风景正好,我和虫虫放下了心防之后,优哉游哉地聊着天,随意交谈,不知道怎么的,我就说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其实也没有什么,都是些不值一提的小趣事,不过虫虫愿意听,我也是闲着无聊,娓娓叙来。
小妖抱着虫虫的脖子,说那倒是,因为你床上根本就没有女人,哈哈……
我顿时无语,想着小妖不会是一语成谶,还真的猜对了吧?
她有些惊讶地看了我一眼。
而且我的心中也终究没有那种远大的理想,小富即安,从始至终,一直贯穿着我的思想里。
虽说蚩丽妹是蚩丽妹,虫虫是虫虫,不过从本质上来说,虫虫就是蚩丽妹的一缕怨念。
比洛十八还要强?
说完这个,萧璐琪顿时就咬牙切齿地喊道:“林佑,我不赶你出去,不过你今天要是敢上床,我就打断了你的第三条腿!”
小妖露出一副悲伤欲绝的表情,说媳妇儿,你这是要抛弃我了么,天啊,早知道这样,我就死死黏着你,不放手了。
虫虫是怎么来的,她不就是蚩丽妹的一袭白纱,与她常年寄身于此的虫池融合,化身为人的么?
而且他几乎没有啥修为,但就是给人一种很难缠的感觉。
陆言m•hetushu.com,就是陆言,终究成不了洛十八。
虫虫给了我一个目标,而这个目标,是可以通过我一辈子的努力去实现的,对于这一点,我虽然并无信息,但是却觉得人生突然一下,变得充实。
在林佑的带领下,我们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把好几个展馆都逛了一遍,中午在附近找了一个饭店吃饭。
尽管虫虫来到这个世界上为时不久,但是她继承的,可是蚩丽妹的记忆,尽管这记忆并不完整,但也不耽误虫虫具有宗师级的经验和见识,尽管林佑告诉我,说这小东西极有可能被动了手脚,有些危险,不过虫虫却告诉我,说这小东西的灵魂是纯净的。
美这事儿,是一种很主观的东西,除非是像虫虫或者小妖这种无论是气质,还是容貌都出类拔萃的特例,一般来讲,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很难说清楚的,而小妖、萧璐琪等女又显得十分强势,弄得场面激烈不已。
听到虫虫的这两个条件,我顿时就觉得眼前一黯,人生无光。
虫虫也显得很开心,伸出手来,一本正经地说道:“加油哦!”
瞧见三个女人都瞧响了我,我赶忙摆手,说我不知道啊,真的不知道。
放下的并非是对于虫虫的爱恋,而是那种患得患失的痛苦。
也超越不了洛十八。
虫虫的一声叹息,让我的心情跌落谷底。
我放下了。
我也叹了一口气,不过却并没有说什么放弃,而是坚定地对她说道:“我会努力的!”
和*图*书呃……
我们两个笑了笑,也不接茬,站起来,迎了上去。
放下之后,我们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谈起了草地上满地乱走的那个小鸡崽子来。
一车人有说有笑地来到了车展会馆,找地方停了车,我们买票进入,林佑这家伙倒是好装备,居然还鼓捣出了一架单反相机来,在每个展厅挨个儿地拍照,装得好像是专业记者一般。
光这一句,说明我已经与以前的我,有所不同了。
外国人?
有人说爱情可以将就一切,但如果这线,是虫虫之所以还是虫虫的基础,那就万万不能了。
这事儿引发了大家的一阵争论,在场的人里面,段风的两个同伙还在会场盯着,防止马清源出现,而包厢内的三男三女,则出现了明显的分歧。
那可是天下三绝之一,他与符王李道子、阵王屈阳三人被誉为当时的最天才,虽然不能问鼎天下第一,那光芒却已经掩盖了同一时期的无数英雄豪杰,就连当时的正道第一人茅山掌教虚清真人和邪灵教的创立者沈老总,都没有他们那般震耳欲聋。
众人跌倒,哈哈大笑,而林佑也被小妖逼得没有办法,只有苦着脸说道:“我说了,你们可不许打我啊——特备是琪琪,你先保证,回去话之后不能赶我出房间。”
对于这个问题,虫虫最终给了我答案——鹦鹉。
她叹气,是因为明白我的心思,甚至对我隐约有那么一丝情意,但是却终究跨越不过自己心中设置的那道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