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三个任务

第五十七章 拘禁

我在房间里找到一件睡袍,给这家伙穿上,期间难免沾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液体,弄得我也恶心了一回,让段风过来背人,而我去卫生间洗手。
我仔细一看,哎呀,阿依娜,我可算是找到你了。
那马清源倒也是个人物,大概感受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之后,也是稳住了心神来。
瞧见此人这般忠诚,即便是在被擒住的情况下,还不忘出声示警,小妖就知道很难从他的嘴里掏出什么东西来,于是反手一扣,直接将他给弄得昏迷了过去。
我扫量了一下,发现这两个男人里面,其中有一个是那什么四大公子之一的乔羽。
那人的平衡感极好,即便是事发突然,也能够勉强维持不倒,还跟我耍了一个极为精妙的小花活儿,那小擒拿手却是准备反手过来拿我。
过了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蹲在那两人的跟前打量着,口中喃喃自语道:“对啊,这人是阿龙,这人是黑牛啊,人没错啊,怎么回事呢?”
段风在旁边瞧得有些发愣,说啊,这个家伙是马清源的保镖阿龙,他可是一等一的高手啊?
我走到了最里面的房间,只见小妖和虫虫都站在了门口,脸上一副很嫌弃的表情。
马清源说正好想跟兰德公司搭上线,史密斯管理的金镇事务所是兰德公司的旗下机构,所以就顺手而为了,并没有特别在意。
林佑说你不相信?
略过这些细节,我们驱车赶回了段风的别墅,特地找了一http://m.hetushu.com个隔音比较不错的浴室,把他给捆得结结实实,黑着灯,然后打开蓬头,将这家伙给淋醒了过来。
第一次的审讯到此结束,再一次将马清源敲晕了之后,我们回到了一楼书房的会议室,开始谈论起了接下来的行动计划。
房间里面,充斥着酒气、香水味还有洗衣粉混合着苦栗子的古怪气味,格外刺鼻。
出来的时候,段风指着床上其中的一个女的,告诉我,说那是他的跟踪对象。
所以马清源暂时不放,先拘禁着。
就在这个时候,早已看得不耐烦的小妖走过来,抬起一脚,重重地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马清源说你有事直说,别绕弯子,搞诱供这一招,不但没有用,而且还浪费你我的时间,你说对不?
我有点儿闹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瞧见这些人生龙活虎的样子,吓了一跳,见没人注意到我,慌忙关上门,段风却笑了,说这帮人磕了摇头丸,天王老子都认不住,你放心。
小妖在他胸口拍的那几下,并不是随意为之,而是相当有讲究的,只要他一试图乱来,立刻一扣要穴,便再难有所作为。
一等一的高手?
一脚,就将那人踹得口吐鲜血,跪倒在地。
马清源说不相信,林佑嘿嘿一笑,说你不应该是那种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人啊,既然如此,那么我就断了你一只胳膊,让你认清楚现在的事实吧。
我忍住了笑,说你和_图_书就别在这里纠结了,赶紧上去找人吧。
林佑这家伙脑子聪明得很,最知道如何打破人的心防,我们藏在暗处,屏气凝神。
那个人,叫做林齐鸣。
马清源倒是不在。
砰!
我们白了段风一眼,而这个时候,楼上有人走了下来,说阿龙,大半夜的吵吵闹闹干嘛呢,马少都已经休息了,你可被打扰他,要是他发火了,咱谁都担待不住。
一阵冷水浇头,那马清源给弄醒了,刚要大叫,这时林佑低声说道:“马公子,如果你是个聪明人的话,应该知道沉默,对你会比较有利。”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二楼,左边的一个小厅里传来了吵杂的响声,隔着厚厚的门都能够听得到。
我走过去一看,哇靠,好嘛,那一张大床上面,躺着四个光溜溜的身子,其中一个是马清源,另外三个,前凸后翘,看得人那叫一个热血沸腾。
他看着前面的黑暗,试图找到声音的来源,然后低声问道:“阁下是谁?”
……
马清源愣了一下,立刻就把握到了脉络,扬声说道:“你跟那个陆言是一伙儿的,对不对?”
林佑说很好,那么,我们继续?
林佑说给了没?
段风的一双眼珠子,几乎就要凸了出来,嘴张得大大的,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马清源说给了,林佑又问,说你马公子如此多金,未必能够瞧得上那点儿酬劳吧?
林佑说既然知道你不好惹,还敢惹你,就说明我已经做好m.hetushu.com了准备,那么,马清源马公子,你做好了拥抱死亡的准备了么?
这家伙的反应快得惊人,不过我也不慢,一把将他的胳膊抓住,往地上猛然一摔。
马清源说那好,老K先生,你费尽心思,把我弄到这里来,到底有什么想法?绑架,还是勒索?
你确定?
我余光处瞧见虫虫的脸上也露出了不悦的表情来,慌忙走进了房间,越过了几个曼妙的酮体,搭在了马清源的手臂上,轻轻一拉。
到处都是人,太容易被发现了。
这时小妖和虫虫已经上了楼,我瞧见他依旧发愣,便吩咐道:“你要实在想不通,那就蹲在这里守着吧,顺便帮忙放个哨,我上去找人了。”
那马清源听到,不由得冷笑一声,说哦,你敢杀我?
我瞧见他居然抬起头来,睁开迷离的眼睛,顿时伸手过去,想要控制他,没想到这家伙“啊”的一声叫喊,却是从床上一下子就蹦了起来,先是朝着门口这儿冲了两步,瞧见情况不对,又朝着窗户那儿跑了过去。
然而没想到了第二天,别墅里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呃……
林佑说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知道自己是谁。
林佑点头,说好,那我有事直说,你跟兰德公司之间,有什么联系?
别说段风,我都看呆了,而小妖则没好气地说道:“看什么看,找件衣服给他穿上,那丑样子,真的脏了小娘的眼睛。”
马清源说你既然知道我,就应和-图-书该知道,我不好惹。
段风苦着脸,背着马清源就下了楼,然后我们从后门离开,一路小心翼翼地行走,避开了摄像头,最终翻出了小区的围墙,偷偷摸摸地找到了停车场的车。
听到了他的话语,我们最终又不得不把矛头指向了金镇事务所的史密斯身上来。
马清源沉默了一下,方才回答道:“有。”
此地不宜久留。
结果驾驶室里,没有看到人。
小妖瞧见我瞧得眼神发直,踢了一下我的屁股,说瞧啥呢,别流口水啊,还不赶快把他给拖出来?
马清源说好。
林佑面不改色地说道:“马公子,现在的情况是你在我的手上,妄图揣测我的身份,这对于你来说,实在不是一件好事情。我藏头露尾,你应该高兴才对,如果我现在打灯光打开,让你瞧见我真面目的话,那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这个说法,你同意不?”
那人施施然地走了下来,而这时段风更是一脸震惊,低声说道:“这叫做黑牛,是马清源身边的首席保镖头子,十分厉害……”
这话语在喊出两个音节之后,就戛然而止了。
这利落劲儿,怎么看都有点儿像是最强王者在吊打青铜五,没有一点儿抵抗的余地。
听到段风的解释,我下意识地就觉得恶心,这时听到小妖叫我,说过来,那家伙在这里。
我表示贵圈真乱,然后催促他赶紧离开。
林佑说都不是,你想一想,最近有没有做过什么不太好的事情?
我这时才发现马和*图*书清源这家伙,身上居然什么都没有穿。
马清源这家伙知道情况之后,倒也没有硬扛着,该交代的,都全部交代了去,没有一丝隐瞒。
我和段风走到了那儿去,稍微拉开一条缝,便听到震耳欲聋的DJ音乐声传了出来,眯眼往里面一瞧,却见那儿乌烟瘴气,两个上半身脱得精光的男人在七八个女人中间拼命地摇头,双眼迷离,却是兴奋得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对于是否释放马清源,这个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最后林佑拍板决定,说这家伙未必全部都说了实话,需要留着再审一下,而且如果现在放了他,只怕这小子会通报给史密斯,让我们扑了一场空。
呃……
这话儿一说出,爱惜羽毛的马清源慌忙说道:“算了,算了,我相信,您怎么称呼?”
再一记手刀,马清源就直接躺倒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那家伙被我冰冷的手一摸,身子微微一颤,开口说道:“谁啊……”
结果到了卫生间,发现马桶那儿还趴着一女的呢,人是昏睡了过去。
那段风方才反应过来,赶忙说道:“我来,我来……”
林佑说是谁让你在慈元阁的拍卖会上抬价的?
又一个人被重重地摔在了阿龙旁边的地板上,一声不吭,直接就昏死了过去。
呃?
林佑说你可以叫我老K。
马清源说是金镇事务所的史密斯,他告诉我,说如果有人出价超过五百万的话,让我帮着抬价,而事成之后,他会返还成交价格的四成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