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三个任务

第五十八章 交情

林齐鸣的到来,没有任何预兆,突然就出现了。
虫虫一愣,说这人的名字好熟……
我说她认识你么?
我应着小妖的吩咐,过去叫醒了林佑。
这个又狡猾又满肚子坏水的胖子瞧见林齐鸣之后,居然像个小姑娘一样,规规矩矩地点了点头,走过去,冲着林齐鸣喊了一声“鸣哥”,喊完之后,方才坐了下来。
小妖一把将门关上,拉着我,匆匆忙忙地说道:“别看了,反正以后这妞儿是你的,想怎么看都可以;你去叫林佑起来,让他来应付一下!”
那胖子一愣,过了几秒钟,脸上大变,说啊,他怎么来了?
我说我怎么知道,小妖让我叫你下去应付。
两人说着,来到了一楼客厅,瞧见那林齐鸣却是被小妖领到了客厅,刚刚落座,瞧见了林佑之后,朝着他招了招手,说林佑,你也在这里呢,过来坐。
这家伙不是一方诸侯么,不是黑手双城的大心腹、大狗腿么,怎么说话这般接地气啊,“勾搭”这词儿你都用上了。
林佑点头,说我偶知道的。
她看见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直了,立刻反应过来,气呼呼地冲着小妖说道:“小妖你个混蛋,出门不说一声?”
我惊讶于她的突然,说在楼下门外呢,你没事吧?
啊!
小妖不咸不淡地说道:“听他说过一回,没想到你们两家这么亲。”
林齐鸣问道:“你们是怎么走到一块儿来的?”
哦,对了,那人曾经是七剑和*图*书之首,林齐鸣叫他张老大,也是合适的。
小妖惊惶地喊道:“有事,当然有事了,你知道那姓林的是谁么?”
小妖挥了挥手,说我先去应付大魔王。
虫虫说这小妞有起床气,我可不想招惹她。
小妖跟虫虫是一个房间,敲了两下,没有回应,又敲了两下,这下虫虫回话了,说陆言你干嘛,大清早的,让不让人睡觉?
因为别墅里面还关着一人,所以我们并没有放松懈怠,轮流值班监视,当门铃响起的时候,正好是我在值守,盘坐在沙发上的我听到这不急不慢的铃声,只以为是段风那两个同伴回来了。
林佑说道:“呃,这个啊,你要是手头不紧的话,可以适当买一点儿中信证券和同花顺,都挺不错的,预计能够赚一点儿……”
外面有一个三十来岁、气度不凡的男子,正气定神闲地在门口等待着,瞧他那模样,我莫名就有一股心慌。
我深吸了一口气,开了半扇门,然后透过门缝往外瞧了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请问找谁?”
我终于想起来这人是谁了,林齐鸣,鲁东人,黑手双城手下的七剑之一,玉衡剑,曾任国家宗教总局特勤一组的组长,行动司副司长,黑手双城回京之后,被调过来负责东南局的一应事务;虽然因为资历问题,并没有一下子扶正,不过算得上是统御一方的封疆大吏,而且还是宗教局中最为中坚的少壮派代表人http://m.hetushu.com物。
林齐鸣!
啊?
我莫非是听错了?
我与林齐鸣寒暄了几句,夸赞了他几句,这人倒也谦虚,摆了摆手,说我算个啥,就是个下面跑腿干活儿的,也没个啥主意,来到这东南局,也只是总局那边一时半会儿,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就让我过来先凑个数,等回头了,再调重臣过来把守——不过……
男子点头,说认识的,你提我名字她就知道了。
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胸口,仔细想了一下,觉得也许是因为对方的气质太过于沉静了,让我有一种对方很不好惹的感觉。
还有那半弧形的胸……
虫虫显然没有预料到小妖这般匆忙,瞧过来的时候,目光正好与我相对。
这是一个高手,绝对是。
虫虫又慌忙用被子盖住自己雪白的身子,冲着我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说看什么看,再看就把你眼睛挖下来。
这话语,真的是从一大局长的嘴里面冒出来的?
我一愣,布鱼我知道,就是滇南的俞领导,张老大又是谁?
林佑侧耳听,说打起来了没有?
我隔着门,说小妖醒了没?
我在旁边瞧见这眉飞色舞的林齐鸣,心里面顿时就是一阵疑问。
哦……
林佑低头说道:“叫萧璐琪。”
这时虫虫却是想起来了,说他难道就是顶替黑手双城,出任东南局临时负责人的林齐鸣?
为什么会心慌呢?
林齐鸣一听,脑子有点儿发愣,过了几秒和_图_书钟,大惊失色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她叫什么名字?”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拖长了语调,转过头来,对着小妖说道:“那啥,小妖,你要是信任得过我,就把姓马的那小子,交给我处理吧。”
瞧见我疑惑,那林齐鸣解释道:“就是张励耘,你们应该在西藏那边见过的,还记得么?”
张励耘?
他一动也不动,而我也没有请他进来的意思,说稍等,然后把门关上,跑到了楼上小妖的房间门口,敲响了房门。
林齐鸣豁然起身,说我擦,你女朋友是萧老局长的女儿?
如此牛掰的人物,此刻居然出现在了我们别墅的门口,而更加让人郁闷的是,我们刚刚把马清源给掳到了这里来……
那家伙睡眼惺忪地来开门,说啥事儿啊,昨天半夜刚刚交了功课,困着呢。
林齐鸣摇头,说我不知道啊,这些年一直忙于工作,都不怎么回家,更没有心思关心这小子;林佑,你说说,你女朋友是哪儿的?
男子有些犯难了,摸着下巴,然后说道:“小妖姑娘应该在这里吧,我找她。”
我想起来了,当初我和五哥一起逃离茶荏巴错的时候,刚刚出了冰川,正好碰见张励耘带着部队在附近搜索。
我说没有吧?
小妖说对,就这个家伙,他可是黑手双城心腹的心腹,他怎么来了?
我一愣,感觉这名字很熟,仿佛在哪儿听过,不过没有反应过来,保持着警戒的表情,说对,我是陆和*图*书言,请问你找谁?
小妖说你堂弟有个女朋友,你可认识?
我跟他握手,他重重地摇了摇,说陆言,久仰大名,我听布鱼和张老大提过你,挺不错的小伙子。
林佑在旁边挠了挠头,嘿嘿地笑,说这事儿啊,说来话长,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总之就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开始,最终历经千辛万苦,走到了一起来。
姓萧?
林佑有些害羞地说道:“她啊,是江阴省句容的,姓萧,叫萧璐琪……”
林齐鸣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坐了下来,一拍大腿,说之前萧老局长来京里面办事儿的时候,我见过那女孩儿一面,长得那叫一个俊,你小子当真是好福气啊,怎么勾搭的啊?
男子朝着我微微一笑,说你叫陆言吧,你好,我是林齐鸣。
两人谈了一会儿股票,林齐鸣瞧见我们有些冷场,不由得笑了笑,说我和林佑认识,你们别觉得奇怪,他父亲是我的三伯,济南大名鼎鼎的特级教师,我以前去布鲁谢特技工学校读书的时候,还是托了他的关系呢……
林佑说还好,退休了,就是闲不住,四处闲晃。
林齐鸣说那敢情好,回头你介绍两只股票给我,我也好赚点儿奶粉钱。
我说去了楼下。
他果然是为了马清源而来!
林佑说对,就这个爱好,闲不住,就是喜欢研究一些,还告诉我,说今年的行情看涨,金融股、银行股和地产股得翻几番呢……
就在我费尽心思猜测的时候,那卧室的门突然就hetushu.com被推开,小妖披着一件衣服就从房间里冲了出来,而我越过她,还能够瞧见虫虫半倚在床上,露出雪白的肩膀来。
林齐鸣拍着他的肩膀,说那姑娘是个好女孩儿,你有福气,莫辜负人家。
我说有急事,外面有个自称林齐鸣的家伙过来,说要找小妖——我们在这儿的事情,她有告诉那个家伙么,怎么什么招呼都不打,就跑到这儿来了呢?
我跟在旁边瞧得新鲜,不过感觉好像林齐鸣并不是上门过来找茬的,心中稍微放松了一点儿。
她穿着拖鞋虫虫往下走,一边跑,一边拿着根橡皮圈儿捆着散乱如乌云一般的头发。
然而当我走到门口,通过猫眼往外瞧的时候,发现并非如此。
就在她沉吟的时候,小妖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叫,说你说什么,林齐鸣来了?他在哪儿呢?
林齐鸣招呼林佑坐下,并不急着说明来意,而是寒暄道:“你父亲最近挺好的?”
林佑匆匆忙忙地关了门,一分钟不到,梳洗打扮,顺带换了一件正式的着装,匆匆出门,往楼下赶去,一边走一边问我,说小妖呢。
我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这个晒甜蜜的家伙,说林齐鸣来了。
等等,这两件事情,是不是有什么联系?
那人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不过我并没有怎么跟他交流,只知道他曾经也是黑手双城的手下。
这时林齐鸣又转头瞧向了我,主动伸出手来,与我相握。
林佑点头,说对。
林齐鸣问:“他还在玩股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