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三个任务

第五十九章 段风之死

萧璐琪开始打电话了,然而拨了好几遍,都没有接通。
顿了顿,指着林佑说道:“他也可以!”
呃……
小妖叹了一口气,说我这不是也没有拒绝他么?
林齐鸣说你觉得你们做得很谨慎,天衣无缝么?
我点头,说对,马清源的失踪是今天早上发现的,消息应该传得不是很广,那个家伙未必能够反应过来。
两人刚刚走开,那段风就贼头贼脑地探出了头来,一脸羡慕地说道:“你们居然跟东南地界上的官方大头子这么熟啊,简直就是碉堡了!”
说完,他转身离开,一直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转过了身来。
一旦段风确定了史密斯的具体所在,我和小妖、虫虫就出动,务必将这家伙给捉到。
林齐鸣的脸憋得通红,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平歇下来,深吸了一口气,对小妖说道:“陆左的事情,没有能够帮上忙,我很抱歉,也知道小妖你对我们这些老朋友失望了;不过我还是想要告诉你,我们不会害你的,至少我不会害你,而我现在之所以出现在你的面前,也都是为了你好。”
我赶忙上前,与林齐鸣互换了联系方式,而林齐鸣点了点头,指着林佑说道:“你送一下我吧……”
我看着真诚无比的林齐鸣,点了点头。
事实上,若是在他的那一亩三分地,不管怎么闹腾都没事儿,但是出了惠州地界,他还是有一些自知之明的。
我说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那么对待他呢?和*图*书
我想起陆左跟我讲起的担忧,说现如今内忧外患,我们得多结盟友才对;再说了,想找到虎皮猫大人,我觉得还是林齐鸣这种专业人士比较有力。
我也有一些埋怨,说要不然我打个电话给他?
林佑一愣,说难道不是?
我和林佑不断给他鼓劲儿,而小妖也给他打气。
就在我们还想再打过去的时候,这时虫虫突然皱起了眉头来,摇了摇头,说别打了。
我们问为什么,虫虫沉默了一下,开口说道:“他死了。”
林齐鸣点头,说我当然相信,都是林佑这个家伙不自量力;不过你放心,只要把人交给我,后面的事情我都会帮你们处理妥当的,不会让马清源的父亲找到你们,这个请放心。
听完林齐鸣的一些话,我直接愣在了当场,看着林佑一脸窘状,想着这家伙到底是从国家总局出来的,专业的和业余的,就是不一样。
一通指责骂出,那林齐鸣居然没有回嘴,而是满脸憋得通红。
林佑慌忙上前,跟着林齐鸣离开。
小妖正在气头上呢,虎着脸,冲着他骂道:“滚!”
那史密斯既然有可能是西方的血族,那么夜晚的来临,也将使得他的力量倍增。
无论是缜密的逻辑思维能力,还是高效的执行能力,那都是令人望其项背的。
林齐鸣站了起来,说参加慈元阁拍卖会的人那么多,陆言与马清源的争执,很多人都瞧在了眼里,不用费心就能hetushu.com够知道;段风数次找人询问马清源的下落,甚至在昨天还询问了马清源的住址,这个也容易查到;最重要的一点,车展三天,你们都在会场,上百个监控像头都能够找得到你们的身影,我找过来,很奇怪么?
林佑想了一下,然后说道:“还是用琪琪的电话打了,会比较安全一点。”
小妖的脸完全黑了下来,说我说不是我做的,你会相信么?
这场面闹得很僵,林佑瞧见,慌忙上前打圆场,说哈哈,大家都是朋友,打断骨头连着筋,何必这样说呢,鸣哥他也是有苦衷的么。
林齐鸣苦笑,说我若是威胁你,就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了。你知道么,马清源的父亲现在正在守在我的办公室外面,让我给主持公道呢,我也是刚来东南不久,并没有完全罩住场面啊。
这话儿听得段风怦然心动,顿时就是干劲十足。
过了大半个小时,段风打电话过来了,说史密斯最近有事,没有在公司,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直接去他的家里。
对于他变身蝙蝠的手段,小妖心中也是有了一定的办法解决。
林佑说不好吧,这个时候去电话,要是他正好跟史密斯在谈事情,岂不是很被动么?
我点了头之后,小妖变得颓然,她坐回了沙发里,指着一楼杂物间说道:“人关在那里,你带走吧。”
小妖说今时不同往日,现如今谁都不知道黑手双城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就连布鱼都往你的身上hetushu.com放窃听器了,谁知道他会不会通过我们来探知陆左的事情,我觉得还是防着好一些。
我说都过了这么久,怎么也得确认一下他的安全才是;再说了,一个电话而已,他又不是蠢人,应该额可以解释得过去的。
他郑重其事地看着小妖,开口说道:“陆左的事情,我插不上手,帮不上忙,这个很抱歉;不过虎皮猫大人的事情,我会帮你追查的,如果可以,留一个联系方式给我。”
小妖的情绪一下子就变得激动起来了,豁然而起,指着林齐鸣的鼻子说道:“是朋友?陆左蒙受冤屈的时候,你们这些朋友在哪里?虎皮猫大人至今下落不明,说不定就落入了别有用心之人的手里,或许已经被杀害了,而您呢,你在哪里?你们该升官升官,该发财发财,该落井下石的时候毫不眨眼,可曾想过当初陆左为了你们千里奔波,不顾生死的时候?”
小妖别过了脸去,不看他,却指着我说道:“你要有什么事情,联系这小子吧!”
鹏城相距东莞并不算远,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路程,对于金镇事务所,林佑在此之前就已经打听清楚了,就在南城一处比较有名的CBD写字楼里。
林齐鸣的目光变得凝聚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缓缓说道:“小妖,我和陆左是朋友,你别这样为难我。”
小妖的脸冷了下来,盯着林齐鸣,说你这是威胁我?
时间一点一点地推移,段风好像在见史密斯的时候http://m•hetushu•com,遇到了一些麻烦,一直没有出现。
我们在大厦的附近等待着。
段风灰溜溜地离开,而我则小心翼翼地问道:“小妖,这个林齐鸣,跟我堂哥的关系咋样?”
小妖说我不交,会怎样?
林佑告诉我们,说马清源这家伙若是处理不当,会有很多麻烦,林齐鸣帮着带走,其实挺不错的,而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赶紧找到史密斯这个家伙,将他给锁定,不要给他反应的时间。
史密斯在城东一个不出名的山庄居住。
路上,我们商议对策,决定让段风出面去找那史密斯。
不知不觉就到了傍晚时分,距离段风进去已经有了三个多小时,太阳西斜,落下山去的时候,小妖就有些坐不住了。
尽管一直以来,林佑都充当了我们这一行人的大脑,但是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她却是在询问我的意见。
到了那个时候,再抓他,可就得废不少力气了。
至于我们,因为都暴露了,就只有在外围等待。
虫虫甚至告诉他,如果这一次真的能够找到虎皮猫大人的消息,那么就会给他解开身体里面的蛊虫,让他恢复自由。
我们没有太多逗留,拿到了地址之后,就赶往了史密斯的住址,那是一个不对外开放的私人庄子,为了避免对方起疑,林佑给段风设计了一整套的说辞,再加上这家伙在惠州地面上的名声,应该是可以瞒得住的。
林佑没一会儿就回来了,而这时虫虫和萧璐琪也都下了楼,聚到了书房来。
马清m•hetushu•com源既然已经撂了实话,那我们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赶紧赶到东官去,趁着消息还没有走漏的这时间,把那金镇事务所的史密斯掌握在手里。
小妖转头,看了一眼我。
在庄子外的树林,我们下了车,然后看着段风开车进了里面去,然后耐心等待着。
小妖毫不留情面地说道:“什么苦衷,不就是黑手双城翻脸不认人了么?”
小妖面无表情地说道:“陆左当年受黑手双城招揽进入了宗教局,陈志程手下七剑之中,这林齐鸣与他的关系最是密切,那家伙的老婆猫儿便是陆左以前开的茅晋事务所的财务,关系很铁。”
因为怕对方对他身上进行检查,所以我们并没有准备什么窃听的东西。
到了地方,我们找地方停车,然后让段风直接赶到金镇事务所那边去,找寻史密斯。
不服不行。
林佑忍不住抱怨,说这个段风,行事从来都不靠谱,不管有没有见到,多少也得来一个电话不是,让我们在这里干等着,他难道一点儿愧疚都没有么?
简单商议完毕之后,我们便立刻出发,乘车前往东官。
特别是跟神秘的兰德公司作对,这多少还是需要一些勇气。
林佑跳起来,领着林齐鸣过去,很快,那男人抱着昏迷过去的马清源折回了来,对我们说道:“人我带走了,不过你们放心,我会留他二十四小时,在这段时间里,你们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干的,就赶紧吧。”
小妖说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段风有些紧张,不断地流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