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三个任务

第六十二章 两只母老虎

史密斯停下了脚步,郑重其事地介绍道:“这位是罗马尼亚的公羊伯爵,最为高贵的……”
的确可惜,只是人死不能复生,希望他得以解脱,抵达彼岸吧。
也是给自己出气。
他准备逃了。
那公羊伯爵一听,浑身一震,下意识地念了一句咒诀,庞大的身子在一瞬间化作了无数的碎片来。
史密斯用白布包裹自己的伤口,然后忍着疼说道:“你们是想问我为什么会让马清源在拍卖会上抬价,对吧?”
我再一次地扯过了史密斯的右手来,而就在我准备扬剑的那一刻,那家伙终于崩溃了,痛哭大叫道:“好,好,你要知道什么,都可以问,不要再折磨我了!”
那公羊伯爵被视若无睹,心中顿时就是一股愤怒,冲着小妖大声吼道:“你是谁,竟敢无视我?”
小妖这时方才瞧向了他,愣了一下,说嘿哟,你这是哪一位?
呃?
那家伙被捆得紧紧,而我重新瞧他的时候,发现这家伙已经不再是两米巨汉,而是一个不到一米七的瘦老头儿,脸长得削瘦无比,真的就跟一头公羊一般。
香风浮动,却是小妖杀了进来。
小妖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家伙,死了可惜。”
虫虫瞪了她一眼,却也不拒绝,笑吟吟地坐了过去。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史密斯倒是个识趣的人,打了一个响指,四周的黑暗潮水一般地褪去。
而小妖早有准备,口中厉喝道:“摄hetushu.com!”
我发现我们居然又回到了我之前幻境之中的那个华贵客厅里面来。
而我则将史密斯给扶着,按在了旁边的独立沙发前,然后站在了他的背后,随时监管。
虫虫这时告诉她,说段风被咬了,成为了血奴,然后朝着我们攻击,陆言于心不忍,但是为了结束段风的痛苦,最终还是选择了出手。
我瞧了一眼,心中有些难受,说是我。
啊……
史密斯一副无辜的表情,说不然还有什么?
我痛苦地抱起了头,而这时小妖则拖着重新恢复了人身的公羊伯爵走了过来。
虫虫居然是对这史密斯下了蛊?
这小妞儿说话挺气人的,那公羊伯爵的脸色一下子就扭曲了,怒气冲冲地望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你给我死!”
那史密斯露出了凶光,冲到了虫虫的跟前来,手指上面的指甲又坚又利,宛如匕首一般,朝着虫虫雪白的脖颈之上划了过去。
小妖翘着二郎腿,打量着史密斯,不说话,瞧得那家伙十二分的不自在,却是主动开口了:“你们是想问我为什么盗取你们的邀请函,对么?”
不管公羊伯爵如何挣扎,都脱离不开小妖的这一招束缚。
我这一剑,差点儿就递到了虫虫的心口上。
小妖眉头一挑,说就这些?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虫虫却拦在了他的面前,伸出手,一大股五彩光华将其笼罩。
小妖www.hetushu.com说道:“你倒是知道自己的马脚露在哪里。”
史密斯被虫虫禁锢住,此刻就是一个普通人,小妖发话了,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一把抓住了那家伙的胳膊,一剑下去,就把那手掌给斩落了下来。
小妖眼睛都不眨,淡淡地说道:“这要看你的配合程度。”
虫虫在旁边悠悠说道:“只是禁锢了你的能力而已,那么,你现在能不能将这破烂的法阵给撤掉,让我们换一个环境?”
这些宛如手臂一般的藤蔓满是尖刺,就像章鱼一般,将公羊伯爵的双腿给一把缠住。
无数的藤蔓之物钻破地板,朝着上面陡然狂涌而出。
砰!
就在我这思绪飘忽的时候,虫虫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横了我一眼,说你想什么呢?讨厌!
这才是他的真正模样吧?
那藤蔓之上的青色寒芒再一次浮动,却是化作了一张又密又紧的大网,将那数百只的蝙蝠给一下子都给罩住,不让一只飞出。
小妖抬头,对我说道:“帮我把这家伙的左手斩下来,让他知道一下我们的决心。”
虫虫微笑,说血族虽然与人类完全不同,不过到底还是生物,只要是生物,就会被蛊虫所制。这一点,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史密斯一脸痛苦地望着小妖,额头上面的冷汗冒出,小声说道:“我抗议,我现在是你们的俘虏,按照日内瓦公约,你们不能这么对待我。”
小妖夸张地和图书瞧着我,说有没有啊,你真的这么弱鸡?
下一秒,他就如同一头饥饿的猛虎,陡然冲到了小妖的跟前来。
小妖很满意我凶狠的配合,冲着我点了点头,然后微笑着说道:“告诉我,你们偷的那个蛋,到底在哪里?”
他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就像一个普通人。
啊?
这家伙快哭了,焦急地说道:“你们对我到底做了什么?”
他伸手去扯,结果那藤蔓居然一下子就往着上面缠了过来,七扯八抓,竟然将他给紧紧地捆住。
我解释不了刚才愚蠢的行为,耸了耸肩膀,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隔了好几重幻境,不过好在醒了过来。
啊?
公羊伯爵又气又怒,口中大吼着,全身的肌肉在那一瞬间膨胀数分,似乎想要挣脱这藤蔓的束缚,然而那玩意就好像是活物一般,坚韧得可怕。
我赶忙收剑,瞧见那史密斯栽倒在地,直接昏迷了过去,不由得一愣,说这是怎么了?
紧要时刻,这家伙却是没有半分怜香惜玉的心情。
吼!
我用金剑挑开那断掌,若无其事地从旁边扯出一张白布来,丢给了他,然后把目光瞧向了躺倒在地上的段风。
那公羊伯爵与我交战的时候,简直就是天神一般,随随便便就有着巨大的力量爆发出来,然而被这坚韧的藤蔓给缠住,却好像是那蛮牛的鼻孔给缰绳牵扯住。
虫虫将史密斯弄倒之后,伸出手来,在他的身上拿捏了几下,按住了和*图*书一个地方,使劲儿地掐动了一下,那家伙一声惨叫,却是又幽幽地醒了过来。
小妖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我以为是啥呢,一个将灵魂献给了魔鬼的血族伯爵而已,像你这样的,我杀了没有十个,也有八个,没必要在我面前晃荡;识趣的话,跪在地上求我原谅,要是不然,把你绑在小区的铁门上,让你过不了明天天亮。
她与那公羊伯爵交手之后,并没有任何不适,而是若无其事地对着虫虫笑道:“怎么弄了这么久,搞得我在外面急死了?”
重新清醒的史密斯立刻念动咒文,准备化身为蝙蝠,结果发现咒诀已经失效了。
史密斯嘿嘿笑道:“我只不过是想偷一份邀请函去参加慈元阁的拍卖会而已,正好知道你们有,就动了坏心思,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偷成,这一点向你道歉。”
小妖将那公羊伯爵扔在了壁炉前,大喇喇地坐在了沙发上,然后朝着虫虫招手,说媳妇儿,坐我边上。
这是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那史密斯大声喊道:“伯爵大人,这个人就是那个小妖,快逃!”
小妖哈哈大笑,说弱鸡、弱鸡……
那气息就好像是将金属钠丢进了水里,在一瞬间就引发了爆炸。
我感觉自己有一些晕,这两个女人当真是恐怖啊,深不可测,我想着自己若是以后真的讨了虫虫当老婆,她一个不高兴,随随便便一个谋杀亲夫,我可怎么受得了?
那史密斯瞧见这般模样,脸色和图书就是一阵剧变,竟然舍弃了这个公羊伯爵,转身就朝着黑暗处跑去。
史密斯一声惨叫,右手抓着光秃秃的左臂,惊声喊道:“我叫你停了,我说,你这是在干嘛?”
那碎片无数,却全部都是拳头大的小蝙蝠,振翅欲飞。
你难道还能够看穿我的心思?
小妖路过的时候,瞧见了段风的尸体,问我道:“怎么死的?”
小妖一愣,瞪着我说道:“好好说话。”
在那一瞬间,整个房间里都是那种弥漫的血雾,如同无数的触手卷涌而出,朝着我们的周身拍打而来。
虫虫没好气地说道:“这法阵是外国的,我可没有见过,琢磨了好久;再说了,刚才陆言差点儿被人给迷了魂……”
一声巨响,劲气宛如爆炸的气流一般,朝着四周散发而去,那黑影腾空而起,落到了我们身边,而那公羊伯爵则朝着后面退了好几步,身上的袍子居然在一瞬间撕裂了大半,露出岩石一般的肌肉来。
我没有说话,只是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他,我在给段风出气。
我吓得快步冲了上去,挥出一剑,准备拦住那家伙,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史密斯突然间就栽了一个跟头,重重地跌倒在了地上去。
小妖木然着脸,淡定吩咐道:“陆言,右手!”
杀戮!
我下意识地伸出金剑,用那信仰之力苦苦支撑,而小妖却显得十分轻松,等待着那家伙冲到了跟前来的那一瞬间,她陡然扬起右手,一股绿色的气息落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