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京华烟云

第六章 遗体之争

我指着被我平放在地上的裹尸袋,对戴局长说道:“这些都不是问题,我想问一下您,既然已经确定了死亡,我是否能够把小妖的遗体带走?”
我冲着那个家伙怒声吼着,而他一拳得手,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说你特么的疯了么?
死了,是真的死了,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戴局长皱着眉头说道:“这个……恐怕有些麻烦,陆夭夭虽然死了,但是我们可以通过技术手段,从她的身体里查出很多的线索来,无论是对方的手段、法门还是功法,都是有迹可循的,这个也能够帮助我们快速确定凶手——难道这不是你所希望的么?”
我可是个男人,居然让一个小女孩儿去帮我挡枪,这样的陆言,就是我内心中最真实的自我么?
过了一会儿,戴局长走了过来,对我说道:“陆言,我们现在准备回局里面去,你可能也要跟我们走一趟,一是需要做一份笔录,第二你刚才跟谭昕他们交手,并且打伤了宗教局的人,也需要做一个解释——不过你放心,有我在,他们不会为难你的。”
她吩咐旁人去找裹尸袋来,我没有让被人来弄,而是将小妖的遗体装入了其中,然后亲自将其扛下了山。
他胸口中拳,顿时就有些慌张,结果这手臂被我一抓,下意识地要抽身出来,却被我顺势一扳,重重砸落在了泥地里。
而就在这时,之前那个中年人刘霖东走了过来,对我说道http://m.hetushu.com:“陆先生,我很理解你现在悲愤的心情,不过请相信我们,把陆夭夭姑娘的遗体交给我们处理吧?”
我又摸了一下她的脉搏,发现这个女孩子一点儿心跳都没有了。
我的心就好像有无数条长虫在吞噬着自己,咬着嘴唇说道:“中山装,一定是那个中山装!”
然而我今天却在那关键时刻,选择了逃离。
因为是女的,所以我没有阻拦。
有人起来附和,说戴局,真不是我们惹事,只是……
在小白脸出手的那一瞬间,我也动手了。
当得知小妖的死讯之后,林佑那边半天都没有说话,过了许久,他问我,说陆言,你能够联系得到陆左么?
我没有理会这些人的话语,而是一骨碌爬了起来,走到了草丛跟前来,伸出手,贴在了小妖的瑶鼻之下。
就在这时,突然又有一个人冲了过来,冲着我喊道:“住手,陆言你发什么疯?”
我这边一较真,那小白脸谭昕顿时就有些抵挡不住了,几个回合之后,胸口中我一拳,顿时就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又一拳砸落在了我的脸上来,结结实实,我感觉脑袋一阵炸响,左脸顿时就肿了一圈,这个时候旁人立刻围了上来,冲着那小白脸劝说道:“谭昕,别打了,他是戴局长的朋友!”
我瞧见了她之后,闭上了眼睛,却没有爬起来。
那小白脸眉头挑起,说如你所愿。
www.hetushu.com被一拳打在脸上的我巍然不动,任这拳头重重地砸在了脸上,然后口中爆发出了一连串歇斯底里的怒吼来。
若是没有林佑的吩咐,我或许就已经点头了,然而此刻,我却摇头说道:“你把戴局长叫过来,我有话对她说。”
当我重重砸落在了地上儿的时候,才发现对我动手的,却是萧璐琪的母亲戴局长。
我毫不留情地错身而上,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猛然一扭。
砰!
所谓战技,极为杀人之法。
以及满满的自责。
我闻言站了起来,往前走了两步,然后盯着那帮对我不怀好意的家伙,几分钟之后,戴局长站了起来,叹了一口气。
对方都是练家子,而且还都是不错的修行者,彼此的配合也十分默契,不过我这里一旦施展开来,也有些不讲道理,拼斗了几十个回合,就有四五人直接就给撂翻了,而那个谭昕也给我又打吐了一回血。
我当时也是急红了眼,上前一通打,跟这几个人扭打成了一团。
那谭昕冷然笑道:“是戴副局长!那又怎么样,我们局里面办事,多一个外人在这里算怎么回事儿?”
我的脑子当时是热的,也不管对方到底是谁,挥手就是一记重劈。
那人硬生生地跟我对了一掌。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告诉他,我无法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砰!
谭昕的脸一下子就阴了下来,俯下身去,嘿然冷笑道:“我就和-图-书摸了,看你能怎么地……”
戴局长摇头说道:“没了,她全身的经脉被人给一掌震碎,当场就已经死了过去,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她到底遇到了什么人,竟然会有这般恐怖的实力?”
而我浑身也是伤。
我扪心自问,感觉自己真的有一点儿喘不过气来,冲着那家伙大声喊道:“来啊,再打一拳!”
戴局长皱着眉头说道:“你是说,她极有可能没有死?”
我转过头来,小心翼翼地问道:“还有救么?”
戴局长按了几下,然后对我说道:“你回避一下,我要看看她身上的伤口。”
这耶朗古战法可是战阵之术,与寻常的套路和手段相比,更多了几分血腥之气。
他的后背重重摔在了地上,我的后招行云流水,抬腿就是一踹。
林佑表示明白了,然后告诉我,说小妖的遗体不能够交给宗教局,让我跟琪琪的母亲沟通一下,作为亲属将遗体认回,然后他这边联系魔都那边的医院,将其进行冷冻保存;一直等到陆左回来的时候,再做决定。
戴局长有些犹豫,说就我个人而言,问题应该不大,不过……
啪!
戴局长没有管我,而是冲着旁边与我斗殴的人喊道:“怎么回事这是,谁能告诉我?”
这般说着,几个人都围了上来,有人把我的腿给架住,有人过来拉扯我的胳膊,一副拉偏架的模样。
戴局长左右一看,低声说道:“不过市局并非我一人能够做主,你m•hetushu•com今天打的那个谭昕,他叔叔就是市局的一把手,只怕到时候会有变故啊……”
到达了山下,我心情乱糟糟的,过了许久,方才想起来打电话。
我懵懵懂懂的,还把希望寄托于小妖能够安然回返——这样的想法,有多无耻啊?
不,不是的!
我摇了摇头,想着她既然是萧璐琪的母亲,应该也会站在我们这一边,于是把林佑跟我说的那些,跟她讲了起来。
我眉头一跳,说不过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也有人过来拉我,说兄弟,我们局里面办事,有自己的规矩,你最好不要乱来。
眼看着这脚掌即将与那家伙的脸亲密接触,旁边的人也看不下去了,冲过来拦我,口中大声喊道:“说笑而已,怎么就打起来了呢?”
这个时候,戴局长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没有再理会手下的聒噪,而是快步走到了跟前来。
林佑对我说道:“我之前跟小妖沟通过,她乃麒麟胎妖体,与人类的身体构造并不相同,所以我们并不能确定她是否真的死了。如何处理她的遗体,这事儿只有最了解她的陆左和朵朵过来处理,才最合适;而现在如果你把尸体交给了宗教局,百分之百会被人解剖,拿去做研究的!”
这个女孩儿,可是我陆左的恩人,当初若是没有她的伸手救援,从那九分女夏夕的手中把我给救出来,哪里会有我陆言此刻的今天?
我一拳挥去,而那人却是早有准备,身子如蟒,和*图*书直接就缠了上来。
我感觉自己好像拍到了城墙上面一般,半边膀子就发麻,而还没有等我回过神来,感觉脚下被人一拌,身子直接就腾空飞了起来。
啊!
那吐了两回血的小白脸谭昕爬了起来,指着我说道:“戴局,我们搜山的时候,找到一具尸体,说要准备检查一下,结果这小子就发了疯……”
刘霖东看了我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我说只是有一个希望,所以不能破坏她的遗体,戴局长,您是璐琪的母亲,也是萧克明的伯母,小妖是萧克明的兄弟媳妇,我们算起来,其实是一家人,所以还请你一定帮这个忙。
这愤怒,一部分是对这几人亵渎小妖遗体的怒火,而另一部分,则是对于自己懦弱性子的鄙视。
瞧他那架势,就知道并非低手,而我在那悲愤欲绝的时候,也是生出了几许浓烈的杀心来,没有任何犹豫,上去就用出了耶朗古战法的手段来。
我不是!
我问为什么?
一听到这话儿,我立刻就紧张了起来,想着照林佑这般说,小妖或许还有活着的可能。
当她瞧见了小妖的脸时,下意识地深吸了一口凉气,然后蹲了下来,伸手朝着小妖的脖子摸去。
我疯了么?
我挥手,推开那人,再一次执着地说道:“地上的这个女孩儿,是我的朋友;我说了,谁敢动她,我特么的就弄死谁!”
我没有感受到任何气息,皮肤冰凉如雪。
戴局长长叹了一声,说道:“节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