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京华烟云

第八章 招魂之符

林佑随车离开,萧璐琪便带着我们赶往了金陵郊区。
林佑说对,不久之前赶过来的,不过我感觉她有些不对劲啊,之前的时候一脸阴沉,好像鬼一样,现在却古里古怪的,突然笑一声,把我给吓得够呛。
黑框眼镜耐着性子听完,沉默了一会儿,抬头对我说道:“难怪敢这么嚣张,原来是有后台的啊?行,你行,搬出那么一位大人物来,算你狠!”
我点头,说谢谢您。
我的心情有些难过,林佑似乎也感受到了,对我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立刻联系魔都一家专业的冷藏公司,之前的时候我们有过业务联系,只要给够钱,冷冻到一百年之后也没有问题。”
她比我修为高,人又长得那般美,身世地位都远胜于我,我在她面前,就像一颗平分的小草。
虫虫刚刚拜的那位师父许映愚,那可是宗教局创建之初的元老人物,他在宗教局任职多年,门生故吏遍天下,这一个电话打过来,可比什么都管用。
而即便如此,我又如何能够跟这帮浸淫了大半辈子的老家伙们来争锋呢?
萧大炮?
老头引我们到院子一棵老槐树下面的石桌前坐下,安置妥当之后,便进了屋子里去。
那是一个依山傍水的地方,小院的门口是一片小湖泊,萧璐琪带着我和虫虫前去拜访,瞧了好一会儿门,有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头走了出来,询问我们的来意。
戴局长眉头一挑,说和*图*书你的意思是?
戴局长挥了挥手,说没事,然后热情地对虫虫说道:“没想到虫虫姑娘居然还是许老的关门弟子,你怎么不早说啊?”
林佑说虫虫来了,她和琪琪守在小妖姑娘的旁边,我就过来找你了。
虫虫淡然说道:“家师对我要求严格,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亮出他名字的。”
如此一番折腾,天色已经快亮了,林佑之前就联系过了魔都那边的机构,清晨已然到达,有专业的冷藏车,过来之后,与市局这边做了交接,然后将小妖的遗体给带走。
我感觉自己喉咙发涩,张口说道:“可是……”
她身后还跟着萧璐琪和林佑,与我们打过招呼之后,她对我说道:“你的事情,基本上已经搞定了。局里面做了内部处理,那些试图亵渎陆夭夭姑娘遗体的家伙都会得到应有的惩罚,至于你,随时可以离开了。”
萧璐琪表明了自己的身份,那个老头儿倒是记得,笑着说道:“我知道,你是萧大炮的女儿嘛……”
戴局长说金陵这地界,制器手艺最好的,是当年金陵双器于墨晗大师的孙子于南南,不过他的性子很古怪,自闭、内向,不爱与人交往,所以找他办事很难……
听到了我的话语,虫虫陷入了沉默。
恐怕小妖的死,已经刺激到了她的情绪。
小妖的遗体被停在了负一楼的冷库那儿,我们赶到的时候,正好有两位穿着白大褂和图书的女医生离开,我推门而入,瞧见虫虫和萧璐琪在房间里,而小妖则躺在手术台上,蓝色的床单将她的酮体给遮盖着。
那人到底是谁呢?
虫虫说道:“那个人太厉害了,无论是你,还是我,根本就拦不住他的,所以小妖才会选择转身离去;她在转身的那一刻,就已经明白了自己的下场,那是她的选择,与你无关。”
他半天没有出来,我左右打量,瞧见院子的角落摆着许多惟妙惟肖的泥雕、木雕和石雕。
虫虫低头,说我想为小妖做一场法事,这里面估计要用到一些东西,招魂符是其中一样,不知道您有没有推荐的匠人?
戴局长点头说是,许老一向高风亮节,知道的人无不称颂。
虫虫说只要手艺好就没有问题。
呃……
他走进来之后,附在了黑框眼镜的耳边低语了数声。
也就是说,有一位他后面那人也得罪不起的人物站了出来,这才使得他的质询虎头蛇尾。
之前被那黑框眼镜为难的时候,我已经预想到小妖的遗体可能会被人为难了,没想到居然这么简单就让我们给带走了,着实有些奇怪。
萧璐琪说是市局的法医,被我妈特地叫过来做死亡鉴定的,等她们出了报告,我们就可以将小妖的遗体给带走了。
双方瞪眼,互相看了许久,这时外面有人过来敲门,小于过去开门,却是刚才给我们做笔录的老蔡。
小妖遗体的押运工和图书作,由林佑来办理,我和虫虫暂时离开不了金陵,不过他办事,我们都挺放心的,问题应该不大。
虫虫问接下来的事情将如何处理,戴局长回复我们,说这案子已经惊动到了上面,大区分局,还有总局都会派调查组过来进行核查,不过相关的命令已经下达过去了,对于那个秦归政的搜捕工作也在进行;只是你们最近如果可能,最好不要离开金陵,因为可能总局也有人要过来见你们——毕竟是这么重大的人命案,简单不得。
我拿什么来追她?
我一愣,说怎么可能?
我说如果当时我搞清楚了状况,让你和小妖离开,我去做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小妖就不会躺在这里了。
我也是着了魔,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三两刀,居然就削出了一个人形来。
虫虫师父?
过了好一会儿,她开口说道:“如果你当时去阻拦,恐怕躺在这里的,并不仅仅只是小妖,我们三人,估计都已经死了。”
我说哪里,我现在可以走了么?
萧璐琪的父亲,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匪号?
林佑摇头,说我不知道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胡子老头并不是于南南大师,而是他的长辈,但既然是熟人,倒也不用拐弯抹角,萧璐琪直接讲起了我们来这儿的目的来。
这句话,我半天都说不出来,让我显得十分难受,而就在这个时候,那门被敲响了,紧接着戴局长走了进来。m.hetushu.com
突然间我想起了小妖转身去帮我们阻挡敌方,而虫虫拉着我离开时,对我说的那一番话,心中莫名就是一痛。
虫虫讶异,说为什么道歉?
如果没有那场意外,可能一辈子都只是一个平凡之人,而自从入行之后,我每日勤修苦练,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能力。
那老头儿听过之后,有些犹豫,对我们说道:“他最近的心情不是很好,谁也不愿意见,我去试一试,不过你们别报着太多希望啊……”
林佑为了给我和虫虫一些个人时间,编了个借口,叫了萧璐琪离开。
萧璐琪指着虫虫,说虫虫请了一位大人物出面,事情当然变得简单许多。
我跟着老蔡出来,瞧见林佑在不远处等着我,快步走了过去,瞧见老蔡转向了另外一边,便低声说道:“你们又找了什么人么?”
这些有的是成品,有的是半成品,还有的是原材料,我的目光扫量,瞧见旁边有一块木头桩子,上面插着一把锋利的刻刀,心中有一股意念浮动,忍不住走了过去,摸着那把刻刀,就朝着那木块削了过去。
我先是一愣,继而立刻就明白了。
我诧异,说虫虫也来了么?
只是,一年前的我还只是一个碌碌无为的小人物,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日子。
我若是强大,小妖又何至于死?
我瞧见虫虫,朝着她点了带头,然后问萧璐琪,说刚才那两个白大褂怎么回事?
我一愣,问虫虫,说你还认和*图*书识官面上的人?
我不打算将这些都告诉给林佑,不是不信任他,只是觉得没有必要,随口敷衍两句,说我们过去汇合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突然多出了几分自卑来,想着自己差点儿就要跟人兵刃相见,结果虫虫随手打了一个电话,所有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虫虫点头,说好,对了,您知道金陵这边,有会做招魂符的人么?
黑框眼镜刚刚还在跟我说市局这儿并非是戴局长能够一手遮天,结果老蔡过来说了几句之后,立刻就退缩了。
虫虫并非普通人,自我的认知和人格也不健全,这事儿我知道,但是林佑不知道。
老蔡说可以啊,没问题,你的朋友在外面等着你呢。
我点头,说好,就这么办吧。
我一愣,说这么简单?
虫虫简单地说道:“我给我师父打了一个电话。”
我瞧见林佑一无所知,便没有继续深入,而是问道:“你不是守着小妖姑娘的么,怎么跑这儿来了?”
老蔡干笑着对我说道:“陆先生,不好意思啊,李明磊主任的脾气的确是差了点,不过他的业务能力挺强的,局里面也很倚重他,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这里给你赔不是了。”
他收起了桌子上面的卷宗,然后带着小于转身离开。
虫虫点头,表示感谢。
戴局长说我这里比较忙,不过琪琪知道地方,明天叫她陪你们过去。
当两人走了之后,我瞧了虫虫一眼,低声说道:“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