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京华烟云

第十一章 小妖重生

也许这个人,是真心想要帮我们的。
小湖的东面有一片柳树林子,那小鸡崽子走到了一个水洼子的跟前来,停下,然后回头瞧着虫虫。
我望着董仲明萧瑟的身影,心中不由得多出了几分后悔来。
这一人一鸟儿秀完了甜蜜,看着我这单身狗,莫名就有了优越感,那白色大鹦鹉、哦,不,应该说是重生之后的小妖昂着头,尖声说道:“人类,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么,本大人我才是虫虫小姐的真命天子,你还是给我退下吧……”
听着小妖这熟悉的语调,我的情绪一下子就爆发了,伸出手,从虫虫的怀里一把就将她抢了过来,紧紧抱着,长叹了一声道:“不管怎么说,小妖你能够回来,真的是太好了……”
等等——我在一瞬间,脑袋嗡的一响,惊讶地对着虫虫喊道:“这不会是……”
萧璐琪说我陪你去。
小妖被我一把搂住,顿时就叫唤了起来,说要死了,要死了,陆言你滚开,你这是耍流氓!
小妖拍打着翅膀,说你这是借机报复,不过陆言我实话告诉你,异性恋只是为了繁衍后代,同性之间才有真爱,你是不可能把我和虫虫拆开的。
他能够感受到我的戒备之心,瞧了一眼不远处的汽车,说道:“萧老大的女儿在那边?”
它优雅得就像一个少女……
我笑了,说你们都说陆左是无辜的,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给他说话,这样子有意思么?
董仲明和_图_书走到了我的跟前来,开口问起,我点了点头,他则伸出手来,对我说道:“我叫做董仲明,跟布鱼、林齐鸣他们几个以前是同事,听他们提起过你。”
江湖险恶,我可千万不能妄信他人。
她口中念念有词,用那纸符将线香、香烛点燃,最后将这残火,笼罩在了那招魂符之上去。
我本来想平淡处置,然而听到他这话,却终究忍不住了,冷笑着说道:“他现在可是通缉犯,怎么可能敢露面?”
这声音,除了声线比较尖锐一些之外,跟小妖的,几乎是一模一样。
它原本也就拳头那般大小,突然间鼓胀了起来,几秒钟之后,居然变得跟一大柚子似的。
小妖说唉,孩子没娘,说来话长……
我点头,说昨天忙了一夜,现在睡着了。
这是她自从小妖出事之后,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白色鹦鹉突然开口了:“媳妇儿,我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了,你不会不爱我了吧?”
我猛然一挥手,说我指的不是这个,小妖你丫到底是怎么逃出来的,害我哭了不少泪水?
不但如此,火焰之上,有无数符文浮现,隐隐在周遭转动不休。
我往旁边躲了一下,哈哈大笑道:“我就算了,还是让陆左来拆开你们吧!”
虫虫很认真地点头,说可以,我觉得有一些饿,不知道附近有没有卖夜宵的地方,你帮忙去打包两份,我们路上http://www.hetushu.com吃,好么?
那招魂符在一瞬间变成了一火把,然而奇怪的事情是,这火焰并不炙热,反而透着一股阴冷。
董仲明说不,我跟陆左并肩作战过,知道他是什么人。
说罢,她还亲了那白色鹦鹉一口。
虫虫仿佛困倦急了,一脚就睡到了天黑,一直到了大半夜,方才伸了懒腰醒过来。
董仲明瞧见我这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也叹了一口气,对我说道:“如果你有机会见到陆左,帮我董仲明带一句话给他——床单永远还是那个床单,为了兄弟朋友,即便是死亡,也在所不惜。”
我心中不由得多了几分敬意,想着倘若是有一天我诸事都了,能够来这儿,跟他学习手艺,说不定也是一个挺好的去处。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离开,甚至都没有去与萧璐琪打招呼的意思。
那白色鹦鹉听到,用脑袋蹭了蹭虫虫那张精致得让女人嫉妒的俏脸,嘎嘎地笑了:“我就知道,媳妇儿你最好了,认识你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
我仔细一看,它居然在点头。
虫虫把它给抱起来,亲昵地说道:“我也是!”
虫虫蹲下身来,轻轻抚摸着那白色鹦鹉脑袋上的羽毛,柔声说道:“不会,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你。”
呃……
那招魂符是块木头棱子,看着好像并不容易着火,然而那残火余灰一覆盖到了那上面去,首先是那红线一下子就和-图-书点燃了起来,紧接着是招魂符的本身,就好像沾了油一般,燃得旺盛。
瞧见虫虫那娇嫩的红唇轻轻碰触那白色肥鹦鹉,被晾在旁边的我终于忍耐不住了,说难道就没有人跟我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也跟在了后面一路走。
一语方罢,突然间那招魂符就产生了一股细微得几乎不可见的吸力,我感觉浑身凉飕飕的。
虫虫醒过来之后,瞧见旁边无聊玩着手机的萧璐琪,说我去解手。
我耸了耸肩膀,说谁知道呢?反正目前的结果是,满世界都在通缉那个曾经拯救过这个世界的人,而他身边的战友,他的挚爱,却一个又一个的被打倒,被屠杀——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不过你们想过一点没有,陆左倒下了,萧克明倒下了,下一个倒下的,将会是谁?
随着车灯远去,虫虫回过头来,看着我,说你今天白天的时候,不是很好奇么,跟我走吧。
虫虫下车,萧璐琪发动汽车,离开了这里。
我看了一眼虫虫,发现这妹子居然很认真地点头,顿时就崩溃了,放开了小妖。
董仲明说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有在努力?
虫虫看了我一眼,突然笑了。
萧璐琪并非笨人,听到虫虫有意支开她,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好!”
这般想着,另外一个念头又浮现在了心里——这董仲明跟余佳源是一伙儿的,余佳源能够在我的和-图-书身上放窃听器,他又何尝不会假言假语地哄骗于我呢?
董仲明停了一下,方才说道:“小妖姑娘的事情,我也是刚刚听到的,唉,如果陆左在这里,应该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虫虫摇头,指着我说不用,让陆言陪我便可以了。
我一大男人,有些不好意思跟两位女生挤在那车里,于是把这小湖给逛了一遍,结合起十二法门里面的一些内容,感觉这湖水的风水十分古怪,有一种汇阴藏魂的气势,越发觉得虫虫所作的这些,定有隐情。
虫虫从随身的背包里面拿出了之前从于大师那儿求来的招魂符,插在了泥土里,然后又点上了两根香烛,一把线香,摸出了两张黄纸符来,微微一抖,那纸符便无火自燃了起来。
董仲明的眉头陡然一跳,说陆言你想说什么?
因为中山装的缘故,我对这人有些防备,眯着眼睛点头,说你好。
这个时候我也终于知道这小鸡崽子到底是什么物种了。
居然还真的是鹦鹉——她的通体雪白,唯有那头部、颈部呈现出淡金色,鸟喙和爪子是红色的,仿佛涂了指甲油一般的鲜艳,尽管体型肥硕,不过整体看起来,却十分的美丽。
她从随身的兜里摸出了那只拍卖回来的小鸡崽子,丢在了地上,那白皮猫大人养了这些天之后,身上长出了奶白色的细碎容貌来,身体灵活健壮,迈着小脚丫子,就朝着前往快速跑去,而虫虫则跟在了后面。
她一脱和*图*书离我的怀抱,立刻展翅高飞了起来,在我头上盘旋了两圈,然后郁闷地说道:“哎呀?臭屁猫那家伙的鸟翔怎么说来就来,我咋就学不会呢?”
火焰瞬间熄灭,唯有虫虫站立其间,手指明月。
“你就是陆言?”
我还以为她是在炫耀自己的飞行能力的,没想到是憋着准备给我拉屎。
连我都能够听得到:“……荡荡游魂,何处留存?荒郊野外,庙宇山林,大街小巷,古井枯坟,山神土地、本宅赵君,招魂附体,归还本身,指天天门开,指地地门开,千里童子送魂来,吾奉南方蚩尤大神急急如律令,勒令陆夭夭魂魄归来——摄!”
而就在这招魂符冉冉燃烧的时候,虫虫口中的诀咒,也变得越来越清晰起来。
我的天?
萧璐琪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来,说要不要我回避一下呢?
呃……
大概过了十几秒钟,虫虫站立不动,也不说话,而就在此时,我瞧见地上的光芒越来越亮,就好像有一火堆似的,下意识地凝目望去,却见那小鸡崽子如同吹气球一般地膨胀了起来。
我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不好意思,我只是发一下牢骚而已,董领导你别介意啊……”
好精致的法器,光凭着这手段,那于南南就不愧大师之名。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火焰突然跳动了三下,竟然化作了一道光,投入到了旁边那只浑身长着绒毛的小鸡崽子上面去。
我哈哈大笑,使劲儿搂着,说我就耍了,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