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京华烟云

第十四章 谈话与猜疑

我说对,我也是事后知道他这么有名的……
陈志程说中山装其实是我们宗教局外勤的统一制服,但体制内能够杀得了陆夭夭的人并不多,我知道的人里面,基本上都没有作案动机和时间;而据我所知,在台湾,有一个复兴会,里面的成员也都会穿中山装,你说的那个秦归政,也是台湾的,不知道会不会有联系。
我说不确定,不过后来给那个穿着中山装的男子瞧到了。
陈志程微笑,说也就是说,陆夭夭其实是你的老板咯?
问题来了,好在我早就有所预备,低声说道:“说起来也不长,我这些年来一直都在南方省打工,期间认识了一个算命的,也就跟他学了些三脚猫的本事,都不好意思提起来。”
戴局长说你们见过面了么?
戴局长愣了一下,说为什么啊,老陈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啊,你不要听信外面的传言,他为人其实很和善的。
我说我有点儿怕他。
旁边的萧璐琪补充了一句,说我老爸和老妈,当初也是他撮合的呢。
收手,他指着沙发说道:“你坐,我叫你过来,就是简单地问几句话,你别紧张。”
他又说道:“你们逃出去之后,为什么没有回头去找陆夭夭呢?”
他可是黑手双城啊,茅山大师兄!
我点头,说当初茅山罢免萧克明掌教之位的时候,我就在现场,与他打过照面。
我点头,说对,秦归政应付灵谷寺的人,已经十分勉强hetushu.com了,小妖不可能落在他的手里面。
不但如此,他还是布鱼余佳源、林齐鸣、张励耘、董仲明还有在我老家河滩上露面的白衣白合的老领导。
我想了一下,说还是我跟你去吧。
我说请讲、他摸着下巴说道:“秦归政与灵谷寺僧人交手的时候,你们就在附近,没有人发现你们么?”
她说黑手双城是萧克明的姑父,那么是萧克明的哪个姑姑嫁给了陈志程呢?
我点头,说可以这么说。
与虫虫见面的时候,我低声说道:“我感觉那天晚上露面的中山装,有点儿像是黑手双城!”
我点头,说知道了。
反倒是陈志程显得比较轻松,摊开双手说道:“我只是建议而已,毕竟现在陆夭夭已经遭遇不幸,你也没有地方可去。”
我说当时小妖回头去拦人的时候,我们约好第二天在戴局长家里见面,我知道小妖的修为,她若是想要逃,这世间没有几人能够拦得住她,所以十分安心,没想到她最终还是……
这个人,跟当日我们在中山陵时最后出现的那个中山装,简直太像了。
就好像不是人的手一般。
戴局长说你不想去的话,那就让虫虫去应付吧,反正他只是想亲自听取一下当事人的证词,并没有确定是谁。
对方露面的那一瞬间,我瞧见他身上那灰白色的中山装,突然间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不过我有些犹豫,并没有立刻回http://www.hetushu.com答。
戴局长说当然熟悉,他刚刚入行的时候,我们曾经一起共过事,算起来还是我的晚辈,另外他所读的学校,我父亲是当时的校长,你说熟不熟?
我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对不起,我答应过陆夭夭一件事情,在没有完成之前,暂时不会考虑这个。”
啊?
我离开了市局,回到了萧璐琪家。
我下意识地想要拒绝,说能不能不见?
像,太像了。
这个人,曾经与陆左一样,站在过世界的巅峰位置上,现如今已经成为了宗教总局的主要领导之一,他居然点名要见我?
陈志程叹了一口气,说现如今能够像你这样,有着正确人生观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不过所谓学得文武艺,卖给帝王家,说真的,你有没有想过替国家工作?
他说你有没有看清楚那个中山装长什么样?
是的,我是真害怕,从种种迹象来看,这人知道许许多多的内幕消息。
陈志程说我瞧见你底子不错,流落乡野可惜了,还不如加入宗教局,替国家办事,一来呢也是能够施展所长,二来也能够改善生活,成就一番事业,如何?
我摇头,说我初入江湖,对这个世间的高手了解并不多,只能够瞧得到眼前,您在中央,总揽全局,眼观天下,不知道有没有比较怀疑的对象?
反而是旁边的戴局长有些着急,说你愣着干嘛啊,你知道现在的宗教局有多难和*图*书进么,有着老陈的举荐,你绝对是正式编制,天大的馅饼,还不赶紧答应?
这两家人居然有这般熟悉?
陈志程盯着我,说道:“钱?”
听到大名鼎鼎的黑手双城出言招揽我,不管怎么讲,我的心中其实还是蛮爽的。
反倒是戴局长看不下去了,说陆言你傻啊,机会难得,别犹豫啊!
我说你们熟么?
我的心头猛然一阵跳,虽说我在茅山的时候,曾经见过这位人人传诵的大神,甚至在萧应颜的草庐附近与他打过照面,不过却没有正经儿交谈过,所以听到这事儿,多少有一些紧张。
陈志程点头,说哦,也就是说,你跟你堂兄陆左没啥联系咯?
我干笑了两声,说自入行来,听说了您太多的传说,骤然见到了偶像,难免会有一些紧张,哈哈,哈哈……
其实不用猜,我就能够想得到,也只有小姑那般天仙一般的人物,才会入得了黑手双城的眼。
我摇头,说当时夜很黑,而且离得太远,我并不能瞧清楚。
而且此人甚至还是当年阴影笼罩了整个天下邪道的天王左使的终结者。
黑手双城要见我?
我说对,虽说写了些微末本事,不过这些对我的生活并没有什么改善,一直都在别人的手下打工,连套房子都买不起;后来我回家,遇到了陆夭夭,她说出钱雇佣我,让我帮她办事,所以就走到了一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
我有些难过,而陈志程则问道:“你和图书觉得除了秦归政,那个中山装也是参与杀害陆夭夭的凶手,对吧?”
万万没想到,这里面居然还有这层关系。
呃?
王新鉴,就是与他一战之后,郁郁而终的。
我一愣,说复兴会是什么东西?
我终究舍不得让虫虫去抛头露面,既然是有危险,那就让我来承受吧。
我说啊,您这是什么意思?
陈志程回答道:“都是以前随着国民党撤退到台湾的修行者后裔,这帮人以前是台湾当局的国府高手,后来台湾政治改革,这帮人就下了野,一部分人归隐山林,而还有一部人不甘寂寞,就成立了这么一个组织,抱团取暖。”
不但如此,江湖上有着他无数的传说,无论是一战单挑数百燕赵群雄,还是单枪匹马杀到东南亚挑战柬埔寨高棉魔王,只要你想听,哪儿都能够听到一箩筐的典故。
他的话直至本心,我愣了一下,知道这话儿并不好回答,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这个,其实说为了钱。”
陈志程反倒是洒脱,说人各有志,你不是第一个拒绝我的年轻人,不过不管如何,我的邀请一直都有效,随时可以过来找我——那好,我们进入正题吧,我看过了你留在这里的笔录,有几个问题,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解释。
这人正是陈志程。
中山装?
谈到这个事情,戴局长忍不住说道:“说起这个,我其实也是有一些不理解——小明他再不务正业,毕竟也是咱自家人,他身为和_图_书小明的姑父,在最紧要的光头,居然同意了茅山长老会的决定,实在是太让人捉摸不透了……”
我的双眼睁得硕大,说等等,戴局长,你说什么,他是萧克明的姑父?
陈志程这时突然问道:“既然如此,那你怎么会和陆夭夭走到一起来了呢?”
尽管她矢口否认,但是我闭上眼睛,却感觉自己并没有听错。
戴局长一愣,慌忙说道:“呃,我有说么?哦,我说错了,唉,你看我这几天忙得,脑袋都晕了……”
啊?
两人用力摇,我感觉陈志程的手掌软中带硬,并没有什么温度。
不知道为什么,我莫名就是一阵害怕。
会面被安排在市局,也就是我上次被接受质询的办公室,我和戴局长一同过去的,到了办公室没多久,门被推开了,有一个穿着中山装的男人走了进来。
我当时的心跳就加快了几倍,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一般,而他却走到了我的跟前来,伸出手,对我说道:“小陆同志,我们又见面了。”
陈志程简单问了我这几个问题之后,便没有再留我,站起来与我握手,说多谢你的配合,我们会尽快抓到凶手的。
陈志程也不劝我,而是点头,说好。
我满口说着胡话,而陈志程一愣,问道:“你什么时候入的行?”
我极力控制自己紧张的情绪,与他握手,说上一次在茅山,见过陈局长的风采。
陈志程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你觉得那个中山装,有可能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