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京华烟云

第十七章 阴阳界

丑道士瞧见了虫虫的这坐姿,心中似乎想到了什么,对我说道:“咦,难道你们也是修行者?”
他说了两遍,我们都没有人搭理他,没想到这道士倒也横下心来,径直走向虫虫,开口说道:“得罪了。”
遇到这种死缠烂打的人,我也是没有办法,瞧了虫虫一眼,只见她早已经在角落处盘腿而坐,似睡非睡,不理世间一切事情了。
这桥用藤蔓和绳索连接,桥面是一块又一块的木板。
我站在悬桥的中间,这儿是那悬桥的最低点,冲着那两人说道:“两位道爷,我们这可是要去奔赴幽府,两位也想要跟着去?”
小妖出现之后,没有理旁人,而是对着虫虫说道:“时间正好,我刚才在天空之上研究了一下这边的地形,发现这里是一个古代的天然大阵,阴阳界就是死门之一;死门即活门,从这儿进入,便能够到那里——我之前来过这儿,便由我来指引你们进入吧。”
不过这儿并不是我们的地盘,阴阳界就在泰山之上,谁都能够自有来往,我们也阻拦不得。
我也跟着向前,感觉那悬桥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往下掉落去一般。
得……
我不想让他们知晓我是特地过来这儿的,于是摇头,说不知道,这是看这里风景优美,便驻足留恋了。
姜宝是个死脑筋,可不会跟他理论,快速出拳,将两人给步步逼退。他的身板结实,下盘稳,功夫精,一板一眼,颇有和_图_书章法,那两个道士并无心思与他拼斗,倒也没有出现什么激烈场面。
丑道士向前走了七八步,来到了那条阴阳线,指着这儿说道:“这里便是那大名鼎鼎的阴阳界,这边是阳间,而过了那条线,就是阴曹地府,若我们不来提醒,你可不就是一命呜呼了么?”
我没有理会他,微微一笑,便抓着那满是灰尘的扶栏,继续向前走。
十来秒之后,姜宝出现在了我们的身后,而在他后面,那两个道士居然也跟着过来了。
那王维伽面不改色,一脸正气地说道:“阴阳界虽说有泰山奶奶镇压,不会有什么孤魂野鬼越界而来,但是阴气弥漫,对于身子弱的女子影响最大,很容易出现各种问题,诸位还是尽早离开的好。”
我说此事不用再提,两位道长请自行离开吧。
他话音一落,便朝着那丑道士冲去,叶秋又气又怒,说你们居然骗我?
说罢,他居然盘腿而坐,闭目念起了经来。
“唉,这么巧,我们又见面了?”
丑道士一手抓空,不由得一愣,不过还是硬着嘴说道:“我们这可都是为了你们好,若是别人,哪里会管你们死活?”
我们在那岩石地带徘徊,这两人就走了下来,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这般热情招呼,我们也不可能冷面相待,虫虫不喜欢与陌生人交际,而姜宝又是个闷葫芦,只有我上前,与两人拱手说道:“两位道长倒是和_图_书挺有闲工夫的啊?”
我说怎么就验证了呢?
丑道士听到我这逐客之语,下意识地望了一眼那个王维迦。
小妖盯着那些符文,过了许久,说这儿,应该就是大门了。
王维伽冲着我们厉声问道:“三更半夜,你们来这阴阳界,到底意欲何为?”
一道湖面涟漪一般的波纹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紧接着前面的白色雾气被驱散了一些,原本空无一物的悬崖边上,却是会出现了一个悬挂而立的木桥。
那王维伽瞪着我说道:“小子,你到底在搞什么花样?”
说完这话,他居然伸手过去,想要将虫虫给抱起。
走到一半,我往后看,只见白雾笼罩了空间,目力超出四五米,就再难瞧见别的,便朝着后面大声喊道:“姜宝,别理他们了,你赶紧过来。”
我装作不信,说你们这神神叨叨的,听着倒是新鲜。
我有些无语,这两个道士在这里,我们可怎么办事儿呢?
我忍不住笑了,说道长说笑了,你说那便是阴曹地府,我咋瞧见你晃来晃去也没事儿呢?
丑道士说你这人怎么油盐不进呢?
听到我的讽刺,那丑道士叶秋咧嘴一笑,说我和王师兄本来准备前往山顶修行,待日出而归的,在桥上瞧见下面有几人,便过来劝阻——你们可知这儿是哪里?
王维伽皱着眉头,冲着虫虫说道:“姑娘,我所说的都是真的,这儿实在危险,你不要听信这个家伙的和-图-书谗言,赶紧离开才是。”
那丑道士早就对我一肚子不满,听到师兄招呼,跃身过来,伸手过来拿我,脸上还嘿然笑道:“小兄弟,我们这都是为了你好,可别怪俺老叶粗鲁,知道么?”
丑道士跟我解释,说就是练气士,气功、你知道气功么?
王维伽还以为虫虫听从了他的建议,却没想到一道白光划破天空,落到了她的手臂上。
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的家伙,也是根本没得聊,丑道士没有办法,只有挨着自己的师兄,在那里也盘腿打起了坐来。
那王维伽一直皱着眉头,这个时候终于明白过来了:“原来你们是修行者,还敢对我们撒谎?”
丑道士还待与我搭话,我没有再理会他,而是在这一片地方,四处闲逛了起来。
来者却是小妖。
我没有动手,而是朝着杵在旁边像个木头人一样的姜宝说道:“嘿,姜宝,你师父不是说你什么都听我的么,这两个人在这儿捣乱,你能把他们赶走么?”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不知不觉就到了夜里十一点钟,这片岩石地带突然就出现了大片的白雾,将整个空间都给笼罩住,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叫做王维伽的道士突然站了起来,对着我们说道:“子时已至,阴气鼎盛,鬼门有气息遗漏而来,各位且随我们离开,请勿自误!”
虫虫说好,带着小妖朝着阴阳界的那条白线走了过去。
说话间,姜宝已经冲到了跟www•hetushu•com前来,双手一挥,摆了一个很严谨的起手礼,对着那丑道士恭恭敬敬地说道:“得罪了。”
我说我这辈子就没有信过那邪门之事,都不过是妄语而已。两位道长不是要登山么,那就请吧;我们呢,也就是在这儿玩耍一会儿,待歇息够了,自然就会离开,不必挂念。
我望着不断走动的三人,皱着眉头说道:“这儿是你家么,管得这么宽?”
我让姜宝拦住他们,自己也跟着走了过去,走到跟前的时候,瞧见小妖伸出了翅膀,往前轻轻一挥。
王维伽摇头说道:“不行,我不能够眼睁睁地看着你们自己作死,你们若是不走,我和叶秋就扛着你们离开——叶秋,把他给绑了!”
明明就是你们一路跟过来,哪里巧了?
姜宝听到我叫他,偏头望来,待我说完之后,点头说哦,然后箭步冲了过来。
我说怎么进去呢?
丑道士摇头晃脑地说道:“此刻乃戌时,狗巡大地,阳气还盛,待到了子时,阴气横生,透过那阴阳界传递到这边来,那时你们就算是想走,可也就走不脱了,知道么?”
这样用绳索和藤蔓悬挂的木桥,我们一共走了三座,到了最后,来到了一片巨大的岩石平台前来,前面是一个巨大的石壁,上面有着无数古怪的符文,而周围则是一片白雾迷茫。
肥鸟儿说话,这事儿把两个道士给惊到了,再一瞧那虫虫居然朝着悬崖那边走去,便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叫喊了www.hetushu.com起来:“姑娘别走,那里是悬崖!”
虫虫这个时候突然站了起来,伸出了手臂。
我装作什么也不懂的样子,说啥,啥是修行者?
丑道士哈哈一笑,说我刚才说你有血光之灾,你还当我是江湖骗子,现在验证了吧?
那人则摇了摇头,义正言辞地说我们身为岱庙的修行道士,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游客置身危险之中呢,你们既然不离开,我们也就在这里守候,也算是一种修行吧。
听到那八两金叶秋的招呼,无论是我,还是虫虫,都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他与姜宝交手,两人一来一往,倒是结结实实的硬派功夫,三两下之后,叶秋向后一跃,对着王维伽说道:“师兄,这个小子的路子古怪,有点儿麻烦!”
这些木板有的完好,有的却是缺了一两块,朝下垂落,看着十分危险,不过虫虫却没有任何犹豫地走了上去。
至于姜宝,那人想搭话,才发现居然是一个闷葫芦。
他伸手来拿我,我往后退了一步,皱着眉头说道:“两位真的想要强来?”
眼看着他就要抱到虫虫,我却挡在了他的面前,平静地说道:“道长,请放尊重一点儿,别乱来,可好?”
一股威严的气息,铺天盖地,笼罩在了我们所有人的心头。
话儿刚落,突然间左边的黑暗之中,突然有六只红色的眼睛亮了起来。
我点头,说哦,你说她啊,肯定是跟那帮瑜伽老师学的,应该不是气功吧,只是让自己的心情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