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京华烟云

第二十一章 变故

虫虫说对,我心中不由得多出几分感慨来,指着头顶一片昏沉的天空,脑洞大开地说道:“我其实在想一个问题,这儿之所以没有光,是因为我们所在的地方,没有恒星,又或者说这儿是在一个星球的地壳之下,而如果这样说来,其实所谓的不同世界,或许只是不同的地方而已。”
我侧耳倾听,点了点头,说的确有,好像有人在叫救命。
虫虫又吹了一分钟左右,那些人却是头也不回地匆匆逃离。
我瞧得心惊,而身体里的小红却是跃跃欲试,我看了虫虫一眼,瞧见她居然微笑着点头,示意我放它出来。
我感觉双眼在一瞬间陷入了极度的灼热之中,然而即便是如此,还不得不跟着虫虫念起那咒诀来。
虫虫点头,说好吧。
这一下,我浑身一震,感觉虫虫的指尖之上,有一股薄荷一般的凉意传递而来。
虫虫微笑,说你觉得蚩丽妹以前,是如何来到这儿的?而你,又是如何来到这儿的?
我下意识地睁开眼睛,却被一双小手给捂住,然而即便如此,我还是能够“瞧”见了捂住我的这个人,是虫虫。
虫虫跟我说开火眼的时候,可能会比较痛苦,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般难受。
我和虫虫在山洞口这儿并肩而立,望着这荒芜的大地,许久,我有些疑惑地问道:“为什么,这儿除了没有阳光之外,跟我们来的地方,几乎一般模样?”
我有些诧异,说你到底做了和*图*书什么啊?
我陡然一愣,说啊,什么意思,这里不是幽府,又是哪里呢?
我不想被虫虫看轻。
虫虫点头,说对,因为这儿是很多世界的中转站,而且还有无数能够刺激人潜能的危险,所以会有许多修行者前来此处进行试炼,甚至还有人在这里开宗立派,繁衍生息。黄泉路上,不但有被默认的村庄、市集,还有城镇和宗门,而且能够出现在这里的,都是有着真本事的大拿,要不然也不可能获得默认。
我高兴地点头,出去现身,对那丑道士说道:“别嚎了,不想死的话,就跟我来。”
我们到的时候,瞧见有几个人影在石林中拼斗。
虫虫耸了耸肩膀,说我只是知道方法,却从来没有实践过,你是第一个,不过所幸一切还算是顺利。
我一惊,说还有人?
尽管对虫虫把我当做了小白鼠这事儿我有一些怨念,不过对于火眼表现出来的效果我还是挺满意的,迫不及待地想要出去感受一下。
丑道士听到我的声音,大为惊讶,说啊,是你?
我听到,不由地苦笑了起来,说你不会是没有把握吧?
她略微有些担忧地看着我,轻声说道:“怎么样,你还好么?”
我说要不要过去瞧一眼?
我往后退了一步,睁开眼睛来,发现闭上眼睛瞧见的世界,与我用肉眼瞧见的世界相差并不算远,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色彩的层次上面,会有些低。
这人哭声哀怨,我和图书忍不住又看了虫虫一眼,虫虫要脱,说你倒是个老好人,行吧,你去叫他。
她回过头来,脸色有些惊慌,我问怎么了,她伸出手来,无力地抓着我说道:“小金不见了!”
虫虫没有理会他,对我说道:“回去吧。”
虫虫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如此仿佛炼狱一般的痛苦,一直过了不知道多久,虫虫的咒诀终于停歇,模模糊糊之间,双手在空中挥舞一圈,然后合十,中指和食指并立,其余手指包裹着,朝着我的额头轻轻一点。
虫虫微笑道:“他们怕的不是这笛声,也不是我,而是蚩丽妹以及历代白河蛊苗前辈在此留下的威名而已。”
说罢,她从兜里摸出了一根很短的竹笛来,横在嘴边,然后轻轻地吹了起来。
我兴致很浓,一路往外走,在虫虫的指引下来到了外面的洞口,出现在了那石丘之上,发现这儿是一个荒凉的丘陵,乱石丛生,到处都是古怪的石头,时不时会有一些游蛇和毒虫爬过,让人心惊胆战。
虫虫摇头,说不知道,或许是天道,又或许是神灵,也可能是强大的修行者,这世间有太多太多的秘密,谁能知道呢?
虫虫过了几秒钟,开口说道:“是跟着我们过来的两个道士之一,姓叶的那个。”
说是拼斗,其实是一个人被几个人追着打,而那个被追得满地乱跑的家伙,却正是丑道士叶秋,至于他的同伴王维伽,我却是没有瞧见。
这外面危http://www•hetushu.com险,我没有跟他攀谈,带着他往山洞里赶去,一路上他试图说些什么,我和虫虫都没有搭理他,一直快走到洞府跟前时,虫虫突然停住了脚步。
我笑了笑,说或许知道的人,已经开不了口了。
虫虫点头,说对,其实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黄泉路,不过这黄泉路上,并非只有亡魂而已,还有许多在这里生存的原始种族,譬如那些阴卒,便是在此间招募的;另外还有无数的毒虫鼠蚁,千奇百怪的冥兽,以及人。
那些人离去之后,石林之中就剩下了那个丑道士一人,他被人揍得一身伤痛,本以为必死,结果笛声响起,那些人匆匆逃离,他有点儿弄不清楚状况,扶着石壁,高声喊道:“不知道是哪位高人出手救援,还请露面。”
虫虫说道:“幽府是在冥河的对岸,而冥河虽然说是一条河,但其实是一片比大海还要宽阔的水域,唯一能够抵达对岸的通道,被叫做奈何桥,世间的死者死后,都会出现在这个地方,然后被阴卒押解着,通过奈何桥,到底彼岸。幽府里面到底是什么,无人知晓,传宗立教的先贤大能告诉我们,说那里是六道轮回之处,生命重新开始的地方,但最终是什么,却极少有人知晓。”
虫虫看着我,问为什么?
我明白了,说因为这里是阴阳交界之地,所以会有许多的通道来往,对吧?
只是画面有些晦暗而已。
眼睛是人体最娇弱的部位,平日里稍http://www.hetushu.com微进一点儿灰尘就泪流不止,倘若是滴入两滴几千度滚烫的熔浆,那种感觉,何止一个酸爽了得?
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而就在这时,虫虫突然皱眉说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呼声?”
事实上,如果没有虫虫特有的五色生命能量,说不定我已经瞎了眼。
原来如此。
我第一眼瞧见了叶秋,而后打量起了他身后的那几人,却都是身穿兽皮的打扮,头发乱糟糟的,一脸凶相。
虫虫说奈何墙上,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道罡风,除了亡魂,生灵之中能够抵御的,只有阴卒,而没有人能够去而复返;至于亡魂,那是一次单程旅行,不可逆反,比活人生灵更加艰难一万倍。
在黝黑的山洞里面,我不再瞧见那一片漆黑,而是如同正常的视物一般。
她与我一样,同样期待看到效果,于是留下姜宝,陪着我一起离开了这熔浆洞府,往外面走了去。
我瞧见丑道士跑得踉跄,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被人用棒子敲死,便对虫虫说道:“我去帮他。”
虫虫摇头,说你别动,我来。
啊?
瞧见虫虫听从了我的建议,我心中挺高兴的,便与她朝着求救声那儿快步赶了过去。
我想了想,对她说道:“好歹也是一起来的,而且人家对咱也没有什么恶念,虽说对你有那么一点儿小心思,但谁叫你这么美呢?不管怎么讲,我觉得还是过去看一眼比较好。”
这是我第一次瞧见她吹笛子,感觉十分好奇,而hetushu.com随着那声音的传递,我方才发现她吹得竹笛并不好听,呜呜咽咽的,并无曲调,反而有点儿像是某种风声,或者虫鸣,然而那些野蛮人听到了,却下意识地停住了追逐的脚步,然后朝着四周望去,显得十分惊慌。
我准备跟她离开,这时那丑道士哭嚎了起来:“求求您了,我师兄被人抓走了,我在这里什么都不懂,您就帮帮我吧,要不然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求求您……”
很快,它就隐没在了角落里,追逐着那些恐怖的生物去了。
我没有再压制,那小东西一出现,就像刚从牢里放出来的饥荒贼,如箭一般地射了出去。
我感觉自己好像浸润在温泉之中,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虫虫低声喊了一下:“醒来!”
这一切,全凭着意志力在坚持着。
虫虫也是第一次给人开火眼,其实这玩意挺玄的,一个不小心,就容易真的瞎掉。
虫虫这个时候露出了微笑了,说这就是火眼啊?还好你熬了过来,要不然你这么沉,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把你推进熔浆池里面去呢。
我说获得谁的默认?
我说我们这里,其实也就是阴阳交界处咯?
我问为什么?
我十分奇怪,说怎么回事,我怎么能够瞧见你的?
这凉意就像是滋润大地的乳汁,一瞬间蔓延到了我快要爆炸了的脑袋里去,在神经系统里快速传播,将经脉之中的灼热都给减缓。
虫虫跟我解释道:“其实这里并不是幽府。”
就如同模拟信号与数字信号一般的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