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京华烟云

第二十九章 茶肆间

出了医馆,我总感觉身后有人在打量我一般,回过头去,有什么也没有瞧见。
病床上的王维伽起不来身,朝着我拱手,说劳烦您了。
他的话语还没有说完,突然间有人从楼上跳了下来,一把揪住了他的脖子,喷着热气说道:“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小妖说你不是挺佩服那个黑手双城么,你可还记得黑手双城奠定名声的踏脚石是谁?
我们赶到的时候,华神医正在与人瞧病,便在堂前等待了一会儿,过了十分钟左右,方才得以进去。
说是四人,其实是一人在说,其余人在听。
此言一出,旁人都纷纷惊讶,说不可能吧,王二混子别看名头不响,但人家可是有着真手段的,别的不谈,就算是来一牛头阴卒,他也是随手拿捏,不在话下。
我有些不相信,说我感觉她认识杂毛小道,至于是不是坏蛋和狐狸精……呃,别人虽然长得不错,又挺有女性风韵的,但不至于是大坏蛋吧?
小妖缩着身子,在我耳边低声说道:“自然认得,我跟你讲,这个女人是个大坏蛋!”
王维伽似乎想起之前虫虫瞧见他伤势流泪的情形,回味地说道:“下人就下人,只要能够陪在虫虫小姐身边,我就算是死了也值。”
旁人纷纷摇头,伸着脖子问,说是哪儿?
这话儿一说出口,众人都哑口无言了,而过了好一会儿,有人低声问道:“那你说,这女人什么来路啊,这么凶?”
我无语和*图*书,说不是不信,只是……你刚才飞走了,没有瞧见,刚才人家可是帮了我们大忙,要不然那姓王的道士说不定还给人压在手里呢。
王维伽的伤势很重,暂时不能离开,好在医馆之中也有病房,华神医开过药方之后,丑道士便背着他到了病房的床上躺下。
不过我们嫌弃,旁人倒是吃得有滋有味的。
直到此刻,王维伽方才开口问道:“叶秋,到底什么情况啊这是?”
小妖见我不信,用鸟喙啄了我一下,说你不信我?
旁人叹了一口气,说反正我是一个多星期没有瞧见王二混子了,唉,可惜这一把好汉啊!
小妖说那女人之前的时候,可是邪灵教的大头目,她外公你知道是谁不?
得到了姜宝的点头,那丑道士方才敢说话,于是三言两语,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说了一遍,最后交代道:“就如同虫虫小姐说的一般,你记住了,在离开这个鬼地方之前,我们都是她师父三年前捡到的下人,别说漏嘴了……”
小妖说谁说她姓王,随口编的而已。
丑道士一脸气愤,说可不是么?
茶水、糕点上来,我和姜宝品尝了一下这黄泉路上的吃食,感觉比阳世间要粗糙许多,就算是那茶水,也跟隔夜的馊水一般,古里古怪的,我浅尝辄止,没有再吃。
他低声告诉旁人,说那火辣辣的妞他是见过的,鬼市里著名的王二混子,就是死在了她的手里http://www.hetushu•com
说话的,是个满脸络腮胡,除了嘴和眼睛,几乎就没有不长毛的地方,连鼻毛都有两寸长的家伙。
长毛怪冷然而笑,满脸的毛发直抖,说不可能?鬼市前面那一堆黑盔黑甲是谁弄出来的?黄老四那么飞扬跋扈的人,你觉得他为什么会低头呢?
华神医瞧着那小管事离开的背影,抚须说人是给黄府打的?
我听着心烦,不想继续在这儿待着,便对丑道士说道:“王道长的伤势既然已经稳定了,那你就在这里陪着他,别再闹出什么幺蛾子了,说话的时候也注意一点,我这边还有事儿,就先走了。”
华神医在摆弄诊台上面的东西,瞧见我们进来,不由得一愣,说哎,是你们啊?
王维伽的伤势很严重,并不仅仅只是皮肉之苦那么简单,而且还伤及了内脏。
这四人谈的不是别人,而是今天在市集口那儿大出风头的王小北姑娘。
我们并没有直接返回黄府,毕竟那是人家小姐间的宴席,可不会给咱这下人预备什么,好在之前虫虫抽空给了我两根金筹,倒也不会饿着,我走在大街上,瞧见一个顺眼的家伙,便伸手拦住了他,说兄弟,咱们这市集上最热闹的地方在哪儿?
周围人声嘈杂,还有颇多方言,听着格外混乱,而就在一众声音之中,我突然听到邻桌有人在低声细语,一开始并未感觉,然而后来却竖起了耳朵来。
所幸的是黄泉路上这种事情特和*图*书别多,华神医处理起这种事情来十分拿手,倒也没有太多的为难,叫来了医童,将他身上的衣服剪开,然后清洗过了伤口后,裹上跌打的药膏,用纱布缠上,又熬了药汤,如此内外兼备,按照华神医的估计,三五日之内,正常行走是没有问题了。
长毛怪低声说道:“在奈何桥附近的幽冥溪附近,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幽冥变形虫集聚之地,甭管你是什么妖魔鬼怪、得道之士,若是碰上那幽冥变形虫,好家伙,绝对是被啃得骨头都不剩下,但是这女人却偏偏从那儿走出来了。当时我瞧见了,吓得远远躲开了去,而王二混子却瞧见人家长得漂亮,胸口跟小西瓜一样鼓鼓囊囊,就动了色心,结果呢?”
到了北街,瞧见那地界儿果然热闹,人来人往,连门口摆的摊儿都多了许多。
他当真是好记忆,我们不过都是些不起眼的小角色,他居然还记得。
许是便宜,所以这大厅里的人挺多的,我们刚坐下没一会儿,那周围就坐得满满当当。
小妖飞走,而我则跟人来到了西头的一处医馆。
长毛怪说可不是?但怪也怪王二混子那家伙太没有眼色了,另外除了那女人,你猜我还瞧见了谁?
黄葵怎么在这儿?
我说是谁?
他也是闷了一路,直到此刻方才有机会开口,丑道士并没有说话,而是看了一眼姜宝,姜宝点头,说我帮你看着呢。
砰!
华神医叹了一口气,说泰山伯之后,现如今http://www.hetushu.com成年的这一门三虎一凤,也就英丫头算个人才,其余之人,行事未免有些霸道,你们是外乡人,能忍就忍一下吧。
这倒是个痴情种,说起来也真的让人动容,然而问题他痴迷的可是我兜里面的女神,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医童处理完了伤口之后,又给他服下了药汤,病房里便只剩下了我们这几人。
说罢,他站起身,走到了王维伽的跟前来,简单检查了一遍,忍不住眉头一跳,说哎呀,这帮人,下手可真狠啊。
我们刚刚走进茶肆,立刻有小二迎了过来,跟我们介绍了一番,我打听了一下价目,就在大厅的角落要了个位置,茶水、糕点都点了一些,心算了一下,花费并不多,也就一两个竹筹而已。
说完这句话,她展翅飞了起来,说我可不放心虫虫跟那个大咪咪狐狸精一起,说不定就中了她的算计,我去瞧一眼,你没事儿了,赶紧回来啊。
长毛怪嘿然而笑,说那女人杀了王二混子,远远就走来了一个青衣道士,而那个道士,就是之前杀了黄家老大的那个家伙……
我拱手表示感谢,然后带着姜宝走了过去。
这麒麟鬼市的外围看着破落,然而主街之上的建筑却格外别致典雅,透着一股厚重的艺术风格,这医馆前店后院,走在外面,还能够闻到一股药草的清香味,显然那院子也是一个药圃。
小妖冷笑着说道:“你知道就好。”
长毛怪说道:“你知道我是在哪儿碰到她的么?http://www.hetushu.com
我们把王维伽扶在了那座椅上,那小管事这边招呼完了之后,便对我们说道:“你们这儿人多,就先在这里照应着,我有事先走了,诊金什么的,挂黄府儿的账上便是了。”
突然我又有了点儿疑问,说等等,不对啊,既然是外孙女,怎么还姓王?
另一人也点头,说对,你们都别说,我跟王二混子交过手,那家伙的修为可是有传承的,十招就把我给整趴下来,怎么可能死在一娘们手上?
那人瞧了我一眼,朝着北面一指,说道:“往前直走,那儿有个清风楼的招牌,是个茶肆,一帮本地客和外地佬吹牛波伊的地方,你若是想听些什么新闻和消息,去那儿准没错。”
旁人好奇心大盛,说谁,赶紧的,熊老大你丫真是的,老爱卖关子。
我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说难道是天王左使王新鉴?
我朝那人瞧了一眼,心脏几乎都要跳了出来。
这个王小北,居然是王新鉴的外孙女,真的不简单啊,难怪能够在鬼市之前,一人将十几个阴灵符兵给撂翻了去。
我挥了挥手,带着姜宝离开。
说罢,他转身就走了,一刻都没有停留。
这清风楼分作三层,一楼大厅,二楼雅座,三楼则是包厢,环形结构,最中间有一个台子,却是有人在那儿唱着大戏,颇有些清朝民国时的风韵。
王二混子如此厉害?
我们躬身行礼,而黄府的那个小管事则对华神医说道:“这里有个受了些皮肉伤的家伙,劳烦神医帮忙瞧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