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京华烟云

第三十一章 试探

我问有多远,她告诉我们,差不多有一个时辰的路程。
小妖表示明白,说她先去跟着人,让我们随后再过去。
路上的理由我们都想好了,此前来到麒麟鬼市,就是想要讨回下人,现如今既然误会解释清楚了,那么便也无事,两位下人在医馆治伤,而我们则先行返回白山,向师父禀报消息,至于以后,定会再来叨扰。
显然不会。
虫虫说对,黄葵的势力在朱雀鬼市,不可能提前纠集这么多的人手,而瞧着阵仗,除了麒麟鬼市的主事人,其他人是很难弄出来的。
我一愣,说我们也算是紧跟着出来的,为什么会差这么远的距离?
其间我们还再一次越过了黄泉大道,不过这一次却没有瞧见有阴魂大军走过。
情况有些不对。
我有些诧异,说为什么要走?
小妖笑了,说你们是两条腿,人家是四条腿,这个能一样么?
另外让他们自己小心一点,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最好还是赶紧走的好。
黄葵一行人,总共有十人,并不是他的全部手下,却是最为精锐的一批。
麒麟鬼市是黄英负责统筹,而且基本上还算是讲规矩,我们在这儿的话,不管如何,危险都不会太大,但倘若是跟着黄葵去了那朱雀鬼市,那儿可是他的地盘,他若是悄无声息地动手,再加上有鬼市的配合,我们绝对会吃大亏的。
不管怎么看,都有一种让人突袭的冲动。
她并没有释怀。
我这算是仁至和_图_书义尽了。
我们出了黄府,小妖却是回返了过来,低声说道:“我刚才出了点儿小事情,正好瞧见黄葵一行人离开鬼市,那圆灵通幽符可在他的身上,你们打算怎么办?”
小妖点头,说对,营地里最多只有两个诱饵,而且并非是跟随黄葵一起离开的精锐;在西南角的甬道处,有八名随时准备突击的骑士;而在那几个制高点,埋伏得有弓弩手。除此之外,我还看到营地附近被人动过手脚,应该是布了法阵——这里至少有三十多人,是个标准的伏击圈。
我们没有轻举妄动,而是伏在了山石后面等待着,过了十几分钟之后,小妖从天而降,飞到了我们的身边来,虫虫低声问道:“是圈套?”
虫虫的眼睛左右打量一番,然后右手果断一挥,低声说道:“半路截杀!”
没有人会将营地安扎在这里。
想要截杀这样的人,那个需要绝对强悍的实力。
然而即便知道这一切,虫虫也没有任何犹豫。
虫虫点头,说从黄英没有露面,我就觉得有一些不对了,她的确喝了不少酒,但绝对不会醉到见不了客的地步,更像是不想面对我,或者说不想露出马脚来。
五个帐篷,中间有一个大火堆,隐约间能够瞧见帐篷之中有人影晃动,而在火堆跟前,有一个穿着战甲的男子正在靠着肉。
不过我担心的事情是,一旦我们伏击黄葵的消息传回来,说不定黄府会为难这两和*图*书人,所以提前跟他们通个气,免得到时候被人当做瓮中老鳖给捉了。
我辞别医馆,来到了鬼市出口的牌坊下,之前那个穿着灰色长袍的中年文士正在跟虫虫攀谈。
一个女孩子面不改色,我又如何能够表现出畏惧的态度来呢?所以在得到小妖的指路之后,我们继续上路,并且将速度给提了上来。
除此之外,我还从虫虫那儿讨要了五根金筹,给了两人应急。
在鬼市之中的时候,敌方势大,规矩森严,各路豪雄汇聚,虫虫不得不把那股心思给藏得紧紧,而倘若黄葵到了那没有任何规矩可以讲的荒原之上时,一切就不同了。
我说你的意思,是这伏击圈是黄英和黄葵两人联手弄出来的?
我们这些人,没有一个人知道朱雀鬼市在何方,也不知道这黄葵将队伍驻扎在这儿,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说虫虫已经跟黄英辞行了,我们现在就走。
毕竟黄泉路,高手多如狗。
我一愣,说还有谁?
我说白山的路,打听一下,就能够知晓,到时候我们再会合。
我再深入一问,方才得知黄葵一帮人是骑着恐豹离开的。
虫虫既然决定了这事儿,我便没有再多意见。
不用跟黄英见面,这是最好的结果,虫虫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信来,递给了刚叔。
我走过主街的时候,让虫虫带着姜宝先行离开,我去向王维伽和丑道士通报消息。
不知道为什么,临走前瞧见这两个道人的目光http://www.hetushu.com,我总有一种将他们给抛弃了的感觉。
什么?
小妖却突然说话了:“也许他们未必只想测试我们,还有一人,你们却是忘记了……”
中年文士拱手说道:“石牌便不收回,欢迎诸位下次光临。”
扪心自问一下,如果十五日之期已到,他们并没有能够如期而至,我会等他们么?
一进入其中,方才觉得这儿简直就是一个被无数岩石围出来的迷宫,走得格外辛苦,怎么看都有一些不对劲儿。
然而我们并没有瞧见黄英,去禀报的刚叔告诉我们,说大小姐心情不好,多喝了点儿酒,已然睡下。
啊?
每一头恐豹都能够价值千金,而只有像黄家这样的千年豪门,方才能够豢养得起。
虫虫告诉他,说这是她写给黄英的话语,如果不在,还望转交。
我们这刚刚稳定下来,就又要离开,实在是有一些疲乏。
虫虫摇头,说她很纠结,也不确定,所以才会用这种方法来测试,而我之前的辞行,其实已经印证了她大部分的猜测。
我下意识地说道:“不能让他离开。”
不过我很快就想明白了过来,虫虫的出身和理念,与我到底还是不同,我生在红旗下,长在新社会,习惯了道德和法律的拘束,对于任何规矩都有着天然的服从心理,但她却不是,蚩丽妹本身就是一个规则制定者,而虫虫秉承了她的意志,也绝对不是一个按照常理出牌的人。
那是一种身形如豹,和-图-书脑袋却又长得十分可怖的猛兽,这玩意生活在冥河下游水草丰美的平原上,是一种很厉害的食肉冥兽,但是如果驯服了,却能够当做长途跋涉的骑乘所用。
小金的死,虫虫一直不提,但是却并不代表她没有放在心上。
无论是我,还是虫虫,跟这两个道士都没有半点儿瓜葛,他们纯粹就是自找没趣地跟过来的,而且还屡次给我们找了麻烦,倘若不是看在同行的那一点儿情分,谁会管他们?
虫虫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等到我来,对那人说道:“那我们先走了。”
虫虫却眯着眼睛说道:“我们走!”
三人互道保重,然后离开。
小妖飞去侦查,而我们则摸进了这山坳之中。
就在这时,有一个黑影从山顶翻越而下,朝着那营地俯冲了过去。
当那连绵起伏的岩石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时,小妖告诉我们,说到了。
虫虫问道:“看到黄葵没有?”
这人的服务态度简直没法说,我们与他躬身告别,离开鬼市之后,虫虫告诉我,说鬼市之中,能够让她感觉到忌惮的高手不多,但是也不算少,除了那个华神医和黄英之外,刚伯算一个,这个中年文士,也算一个。
我不由得笑了,说他们没有想到我们家的小妖,已然看穿了一切。
然而他终究没有爬起来,身上打满了石膏,就算是在丑道士的陪着下,也没有办法行动。
我没有想到虫虫居然会这般果决,心中全然没有鬼市的规矩。
一阵http://m•hetushu.com吵闹过后,他终于放弃了,而丑道士则问我道:“那我们如何回去?”
王维伽身受重伤,在医馆修养,一时半会离开不得,最好在这儿修养。
关于我们的离开,一开始的时候两人是震惊的,特别是王维伽,他居然想要硬撑着身体,说要跟虫虫姑娘一起走。
有着小妖之前的提点,尽管这弯路死胡同无数,但我们到底还是找到了驻扎的营地。
刚叔躬身接过,说定会转达。
当下就收拾行李,然后虫虫带着我和姜宝,前去向黄家大小姐辞行。
我觉得虫虫是没有见过佟掌柜,要不然这名单就会再多一人。
我说黄英怀疑你了?
一个时辰的路程,我们紧赶慢赶,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到达了。
小妖说没有,从高空上看,这帮人并没有什么区别,瞧不出他在哪里。
在她的眼中,黄葵不是什么黄家四爷,也不是一个极有可能引爆的炸弹,而是杀害她,或者说蚩丽妹豢养宠物的凶手。
什么是恐豹?
来到了医馆,我并没有跟他们讲明我们准备去伏击黄葵之事,而是告诉他们,说我们准备离开了。
那是一头野猪,鲜美的肉质在篝火的烤炙之下,散发着让人垂涎欲滴的香味来。
我们离开麒麟鬼市之后,一路行走,来到了一片树林,这时小妖折回了来,说那帮人在附近一处山坳歇息,并没有离开。
我和虫虫伏在山石后面,对视了一眼,却瞧出了对方眼中的疑惑来。
虫虫的态度,其实才是最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