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京华烟云

第三十五章 虫虫陷敌

洛飞雨一开始并不明白,不过她到底也是老江湖,随即就懂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说你听谁说的啊?
什么,出不来了?
我一下子就冲到了她的跟前,冲着她说道:“为什么?你不是说你们有办法脱身的么?”
人家逃命,本就属于常理,我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指责别人的。
只是一个字,后面的话,我却是说不出来了。
我之前若是稍微坚持一下,或许就能够与虫虫一起,死在那里,就不用现在这般,被悔恨的毒蛇侵蚀心灵了。
如此等待了好久,那边终于出现了人影,然而当我凝目望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并不是虫虫,而是骑着恐豹的长眉,不过这时他的身边只剩下一名伴当。
姜宝说道:“你刚才可能没有仔细听,那持戟大将自报门户,名曰龙环;而据我所知,这龙环是泰山伯手下四大家将黄明、周纪、龙环、吴谦之一,此人也位列封神榜之上,为西斗星官之一。当然,演义与现实,相差终究很远,但并非没有牵连,如果此龙环乃彼龙环,那么虫虫姐和洛飞雨,未必能够从他手中逃脱。”
明白这个道理之后,我和姜宝走进了黑森林中。
我说有人跟我说黄英的面相,对女性同胞比较有侵略性……
耶朗古战法的敏锐触感救了我一命,这是一把朝着我额头扎过来的飞剑,又快又疾。
这股血腥气很淡,还有一点儿熟悉的感觉,被小红给一下捕捉www.hetushu•com到了,那恐豹带着我朝着前方的一处角落里钻了过去。
洛飞雨沉默了一下,然后点头,说对,我见过他,不过并没有怎么说话,陌路人而已。
洛飞雨点头,说对。
洛飞雨眯着眼睛,说道:“兄弟?”
我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叹了一口气,说你说得对,我们现在过去,于事无补,还不如等待事情尘埃落定了,再去想办法。
她没有再说话了,我却忍不住,问她,说如果那帮人抓了虫虫,会不会拿她怎么样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姜宝的声音在我耳畔响了起来:“言哥,你别太担心了,那个黄英看着对虫虫姐挺不错的,只要她没死,就不会有太多的问题……”
我不相信,说可是洛飞雨说她们两个自有办法离开的啊?
我点头,说对。
洛飞雨叹了一口气,说怪只怪对方太不讲究了,这种小规模的交手,彼此拼斗就是了,他们居然还用神力,召唤出了那个沉眠已久的老东西来,我和虫虫都不是它的对手,最后没办法,我瞧见虫虫被捉,见势不妙,只有血遁离开了。
我可以为了虫虫赴汤蹈火,却不能胡乱葬送她生的希望。
我的心中一跳,慌忙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在那一刻,我的心几乎都已经燃烧了起来。
我跳下了恐豹,拍了拍它的脑袋,小红会意,朝着那边的山缝奔跑过去,守住洞口;m•hetushu.com与此同时,我毫不犹豫地将匿身符袋的力量激发,让这个炁场笼罩住我和洛飞雨。
恐豹带着我,小心翼翼地往里面钻去,一豹一人,在这狭长的山缝之中穿行,走了差不多二十多米的距离,突然间前方有一道锋芒乍现,我下意识地拔出了破败王者,朝前陡然挥去。
说句不好听的,虫虫若是死了,我又岂会独活?
走到尽头,那里是一个死胡同,然而真正到了跟前来的时候,我才瞧见石壁之上,居然有一道裂缝。
我抚着胸口,平静地想着,如果虫虫是我,她会怎么办?
我这般想着,对姜宝说道:“你在这附近等着,我回去找一下,看看能不能接应她们过来。”
这少年子并没有被我刺激到,而是不缓不慢地跟我分析,说你我回去,其实根本帮不上忙,不如在这儿等着,等到尘埃落定了,明白到底什么情况了,再下结论,你觉得呢?
我感觉浑身发冷,在这个只有传说中才出现的黄泉路上,我居然就这般把自己一生之中最爱的女人,给丢了。
他没有进入这森林之中的想法。
我想起在茶肆时熊老大曾经说过的话语,赶忙问道:“你在这黄泉路上,见过他的,对吧?”
紧接着,一个痛苦而低沉的声音出现在了我的左前方:“你、你怎么在这里?”
即便是我挥剑挡开,它也只是转了一个弯儿,又朝着我的后背刺了过来。
我想起hetushu•com丑道士对于黄英的评述,心中就是一跳,说你是说,她对虫虫有那个意思?
洛飞雨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你怎么知道的?
洛飞雨摇头,说不会,有黄英在,黄葵那家伙就是想乱来,也没有办法;至于黄英,她对虫虫应该并无恶意,即便是拿在手中,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至于那头恐豹,被小红控制着,在周围巡逻搜查,防止有什么厉害的家伙存在。
我驱使恐豹往前走,瞧见那儿蜷缩着一个人,却正是洛飞雨。
那头恐豹从黑暗中蹿了出来,将我驼起,而直到此刻,我方才对他说道:“我去找人,你在这里等着!”
仅仅是一照面,我却瞧出了这剑的模样。
都到这个时候了,我对她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开口说道:“算吧,我是他堂弟,另外也刚跟他学了些手艺。”
这不是怯弱,不是恐惧,一个成熟的男人要明白自己肩头的责任,而不是冲动行事。
洛飞雨无所谓地摇头,说没事的,女人嘛,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不舒服,我流血流习惯了,不碍事的,休息一下就好了。
他表现得有些反常,而我突然间对他生出了好几分的厌恶来,没有再理会他,直接从树上跳了下去,朝前快步冲了十几米。
完了。
瞧见长眉的那一瞬间,我的心就止不住地往下沉落而去。
我说你觉得我们什么关系?
跑了十几分钟,突然间我闻到了一丝血腥气。
我们要在这里等m.hetushu.com着,等到虫虫她们的消息。
我没想到这个一直闷着的家伙这般有主意,瞧见他说得头头是道,也努力将心思沉稳下来。
刚才那一段话,是我认识他以来,说过最长的一段话。
我跪倒在了树枝上面,心中犹如滴血。
姜宝一路上都很沉默,然而此刻却显得很有主意,对我说道:“她们让你我离开,肯定还是有道理的;如果现在回去,自投罗网,那如果她们逃离了,那又怎么办?”
这回虫虫肯定是落入了敌方的手里去了,要不然不会是这个样子。
嘘!
洛飞雨大概也是看出了我的纠结,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对我说道:“你叫陆言?”
姜宝却没有停下,继续说道:“言哥,你……”
听到姜宝的话,我心中腾然就生出了一股怒气来,冲着他吼道:“闭嘴!”
姜宝没有在说话,而是继续沉默。
我与小红心念相通,知道有人从这边搜寻过去,显然是准备找到血遁离开的洛飞雨。
我说我在茶肆听人说起的。
那家伙在乱石林前面的荒原之上晃荡了一番,然后朝着黑森林望了一会儿,转身离开。
呃,真汉子……
恐豹快步疾行,一下子又如同旋风一般冲入了那一片乱石林区域之中。
洛飞雨点头,说哦,原来如此。
啊?
我点头,说对,然后问她身体怎样了?
我口中低声叫着,而这声音一出,那朝着我激射的飞剑便骤然止住了势头,悬停在了我身后的两米之外http://m.hetushu.com
洛飞雨说相面之术,怎么可能在黄泉路上行得通?我所说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指的是她准备拿虫虫当做诱饵,钓出一条大鱼来。
说不清是什么原因,此刻的我不想面对任何人,就想回去,确认一下虫虫的生死。
洛飞雨?
什么?
我忍不住指着她,说道:“你……”
感受到这炁场的包裹,那洛飞雨收了飞剑,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李道子的?”
为什么会这样?
洛飞雨艰难地爬了起来,靠墙而坐,听到我的问话,眼神一下子就变得黯淡了起来,低声说道:“被捉了去!”
啊?
我盯着姜宝,说:“说她们逃不出来的是你,说她们能逃离的,也是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瞧见她这般说,也没有深入再问,而是说道:“你在这里,虫虫呢?”
洛飞雨说陆左跟你什么关系?
我越想越不安,如果真的如同姜宝所言的话,那么虫虫此刻绝对是身陷危机之中,我又如何能够独善其身呢?
我不太明白这里面的关系,正想再问,突然间守在门口的那头恐豹快速奔到了这里面来,躲入了我的匿身符屏障之中。
不过与之前神采飞扬的她不同,此刻的洛飞雨躺在血泊之中,甚至连站起来的气力都没有,显然是受了重伤。
两人找了一棵又高又直的大树,攀爬了上去,一直来到顶端,然后朝着我们逃出来的地方瞧了过去。
我讶异地说道:“你是说,他们最终的目标,还是萧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