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京华烟云

第三十七章 辛丑一族

我想要动,才发现自己给绑得结结实实的,根本就动不得,而姜宝也同样如此。
咚……
我话还没有说两句,那牛妹抬起手来,朝着我脑袋重重敲了一下。
我也忘记了心中的恐惧,开口说道:“妹妹你是没有吃过好吃的是不是啊?烤肉什么最重要?一定要外焦里嫩,然后还得将里面的血腥祛除,留下原始的香味,锁住肉汁……最重要的,是要有味道,你这个没油没盐的,到底吃个什么味儿?”
砰!
辛野也快乐地笑了,说这玩意可以去鬼市跟人换东西呢,收着吧。
等等……
那一脚重重地踢在了我的背上,疼痛异常,我跟姜宝一起,滚落到了旁边,我这才发现这帮壮汉的猎物并不仅仅只有我和姜宝,旁边还有许多古里古怪的野兽。
我将姜宝一人留在黑森林中,害他被捉,心中十分愧疚,下意识地向前扑去,挡在了姜宝的跟前。
一听这声音,我立刻想了起来,这人叫做牛妹,是那个辛野的未婚妻。
我滴娘咧……
我艰难地扭动脖子,瞧见我们依旧还在森林中,周围有一个草木搭着窝棚,旁边有条小溪,小溪的前面是篝火,十几个与辛野和牛妹长得一般模样的牛头壮汉围在一块儿,大声地哼着歌子,不过曲调简单,古里古怪的,算不得好听。
姜宝一听这牛头能说人话,慌忙喊道:“你们,能不能别吃我们啊?”
我一听,顿时就愣住了www•hetushu•com,回想起来,之前在麒麟鬼市的茶肆之间,吃到的食物也的确没滋没味,现在想起来,感觉那儿也没有什么盐啊……
面对着我的问题,我面前这少年郎略微有些恐惧地说道:“我们被抓了,那帮阴卒,他们要吃掉我们,怎么办?”
这里有门板大的野猪,还有三只角的羚羊,七七八八,一大堆,全部都扔在了我们身边。
牛妹从我手里把那骨头棒子抢了过来,咬了一口,咀嚼了两下,说这是黄羚羊肉啊,挺好吃的,味道也鲜美,你怎么能够说难吃呢?哼,早知道不做好人了……
呃……
这两人,一人穿着一虎皮裤衩,一人好歹用皮毛将波涛汹涌的胸口围住,却是一男一女,不过瞧那模样……
铛!
我从半空中翻身落下,瞧见两个足有两米多高的黑影将我给围住。
“姜宝,怎么回事?”
这味道,又腥又怪,实在是下不了嘴,忍不住就吐了出来,说这是什么肉啊,真难吃?
我能不能凭着这些,把自己和姜宝的小命给换出来呢?
这帮牛头可是幽府阴卒的兵源,别的我不知道,那个叫做辛野的牛头,力拔山兮气盖世,力量根本不是常人可以匹敌的。
他的话语简单,但是我却听不懂,还没有反应过来,却瞧见那家伙抬腿朝着姜宝踢了过来。
敢情我们跟这些猎物,是一个地位啊。
我这边刚刚避开,身后一股怪风和*图*书腾然而起,我一跃身,从恐豹的身上跳了下来,双脚蹬在了树干之上,半空中就操起了破败王者来,朝着身后猛然一挥。
牛头一拍胸口,说我就是辛丑部落的族长之子辛野,她是我的未婚妻牛妹。
这也叫好吃?
那大树足有两人合抱那般粗壮,然而被牛头这一拳砸过去,居然猛然一震,然后从中折断了下来。
我打是打不过他,但能不能用些别的手段,从他手中逃脱出来呢?
那男的(也就是只穿裤衩那位)走到我跟前来,口条伸出嘴巴,朝着嘴唇舔了舔,说来到这牛野森林,居然不知道我们是谁?你求我,求我我就告诉你。
我心中惊诧,朝着旁边快步疾奔,没想到刚走两步,突然间脚下一空,下意识地挥剑往旁边挡去,结果迎面一张大网飞了过来,将我一下子就给罩在了网子里去。
我回想起了先前的情况来,瞧见姜宝到底年纪小,脸色有些惨白,虽说自己心里面也直打鼓,不过还是安慰他道:“别担心,没事的,我们不会有事的。”
我骑着恐豹,那畜生反应迅速,后腿一蹬,朝着前方飞跃而去,避开了这堕天一击,不过我即便是骑在了恐豹身上,也能够感受到这种强大的震动,就仿佛大地都震了几番一般。
这是我听到的最后一声,紧接着眼前儿的世界变得一片昏暗,整个人就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有人在叫我http://www.hetushu•com,低声细语,小心翼翼。
牛妹本来是挺愤怒的,然而听到我的话语,不由得一愣,说盐?这东西只有族中最尊贵的人才能够吃得到,我们哪里有?
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姜宝,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牛妹说道:“辛野是你们这儿的主事者么,把他叫过来,我想跟他谈一笔生意。”
我心想着最后一餐了,那就吃吧,于是放到嘴边,张嘴咬了一口。
它解开了我右手上面的绳索,塞了一根骨头到我的手上,那骨头上连着一大块烤肉,不过烤得很差劲儿,黏黏糊糊的,还带着血丝,实在是有些惨不忍睹。
面对着这丑恶的牛头,我没有矫情,说我求你了,快告诉你是谁吧。
牛头辛野走了过来,一把按住了我握剑的手,猛然一捏,我的骨头咔咔响,便再也握不住了,被他一把夺了过去。
这两人竟然长了一牛头脸,一对弯角对称朝上,有如锋芒一般锐利。
长剑斩在了对方的手臂之上,却并没有任何鲜血迸射,而仿佛砍在了岩石上一般,还有沉闷的回音出现。
牛妹一脸愤怒地望着我,说你怎么能够浪费食物呢?
他的声音有些失控,而这时一个浑身邋遢的牛头壮汉走了过来,他似乎听到了我们的交谈,怒声朝着我们吼了两下。
他打量了一番,说什么破剑,抬手就给扔了去。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之前洛飞雨跟我说过的话,她说一个男人到和-图-书底值不值得爱,并不是他的修为有多高,而是是否有担当,和面对困难的勇气和智慧。
那网子用的是藤蔓所制,我并不甘心,用金剑去割,结果发现这东西比钢丝还要坚韧,根本没办法切割。
牛头!
我脑子里一堆浆糊,迷迷糊糊的,没有想明白,就是闻到一股酸臭的气息在鼻子间回荡,过了许久,我终于睁开了眼睛来,才发现刚才一直叫我名字的人,竟然是姜宝。
牛头辛野大摇其头,说道:“我给你留了活路,谁给俺留活路?他们说人肉最好吃了,滋阴养颜,还能壮阳醒脑,我从没试过,今天就开荤了!”
牛妹搜了我一番,摸到了乾坤袋,不过瞧见里面空空如也,也不在意,完了之后,辛野将我给扛了起来,朝着林子里大步流星地走去,我大声叫着,说大兄弟,能不能商量一下,我们可以……
人肉?
呃……
牛妹摇头,说辛野正张罗着,把你们当做今天的最后一道菜呢——认命吧,来,吃点东西,保持好心情啊!
她收起了破败王者,又在我身上搜了一下,摸出五个金筹来,大为惊喜,说你看,这家伙是个有钱人呢,居然还有这个。
姜宝都快要哭了,说可是,可是一会儿,他们就要把我们给剥了烤肉吃……
这力量,摧枯拉朽,简直是没治了。
当我抬头望过去的时候,一个硕大的身影从天而降,径直朝着我的头顶砸落了下来。
半空之中,还传来和*图*书了一声怪笑:“嘿嘿,牛妹,我就说还有同党嘛,你瞧瞧?”
我一脸郁闷,而这个时候,那个牛头居然陡然冲了过来,我没有与他正面交锋,朝着旁边一闪,却见他的拳头猛然一砸,竟然砸中了我刚才靠着的大树。
它说听说吃人肉的话,需要食物保持好心情,不然太酸了,下不了口——你们吃点东西吧,我可不喜欢酸味。
我苦着脸,说太难吃了。
我似乎把握了些什么,脑子里飞速转动着——黄泉路上的同志们,吃得也太差了点儿,不过只要是人,是生灵,对于口腹之欲,难免都割舍不掉;你们没有盐,我有啊,我的乾坤囊中有着必备的生活物资,其中就包括了十几袋的食盐,除此之外,孜然、芝麻、辣椒粉、麦面粉……我都有啊!
我说两位好,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实在不应该大动干戈,不如还是和解吧?对了,我还有一个朋友,之前在树上的,您手下留情,给条活路好不好?
我横剑而立,对着这两个牛头说道:“你们是谁?”
我后背剧痛,而那牛头壮汉还想伸脚踹来,却被人喝止了,有一个上身也披着兽皮的牛头走到跟前来,将那人叫走,然后拿荷叶包裹着两根骨头来,递给了我们。
破败王者在没有劲力灌注之前,比破柴刀还不如,他看不上是正常,好在旁边的牛妹伸手接了过来,说别扔啊,好歹也是一铁器,我瞅着刚才砍我的时候挺疼的,留着吧,说不定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