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京华烟云

第三十九章 陆大忽悠

我和姜宝又忙前忙后,帮着安置这一帮大爷。
不就是救人么,简单啊,俺们别的没有,一把子力气还是妥妥的。
我苦笑,说你想得美呢,我带的食盐和调味料是有限的,如果没了,就做不出有滋有味的食物了,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两个,还是避免不了被吃的命运。
辛野一脸警戒地看着我,说你不会是让我去抢劫鬼市吧?不可能的,我们的先祖曾经跟泰山伯击掌为誓,发下过誓言,彼此永不互犯……
瞧见他们说得如此慷慨激昂,仿佛真的吃过翔一般。
姜宝说怎么办?
辛野说你不是会变戏法么,现在就给我变出来。
如此一番商量,辛野回过头来找我,说人在哪里,别说了,一个字,干!
一听到这个话语,所有的牛头眼睛顿时就瞪得滚圆,呼吸都沉重了数分,辛野更是急不可耐地冲到了我的跟前,大声吼道:“真的么,真的有这么好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这待遇总比一盘菜要好得多了。
我可不想给这帮又臭又脏的牛头做一辈子的饭,我还有虫虫要救,而我们在这个地方,只能待十五天啊……
他没有再理会我,而是回去,跟那一大堆的牛头人商量起来。
辛野问什么问题呢?
我听到,这才说道:“逃,我们肯定是要逃的,不过问题是这帮家伙的抵抗力很高,毒是没办法的,我们即便是跑,凭着他们的反应能力,以及对于这森林的熟悉程度,多半还是和图书要被抓起来的。”
一直忙碌到了结束,瞧见一众牛头都相互挨着睡着了,我们方才有得歇息。
我说在乱石林的尽头,不到一个时辰的路程,有一个叫做麒麟鬼市的地方,你们知道么?
对于这个情况,我早有预料,镇定自若地说道:“盐没了。”
辛野并不是只有蛮勇之人,临近了鬼市,反而变得谨慎起来,让众人在附近安营扎寨,先养精蓄锐着。
有那畜生在,我就不会如同畜生一般辛苦了。
虽说我的乾坤囊中还有不少的食盐,不过我却并不想拿出来,于是继续说道:“再会变戏法,也不能无中生有啊?如果你们还想吃食盐的话,就得去鬼市买!”
接下来,我给这帮家伙炖了一大锅的浓汤,又弄了烤肉和石板烧,花样繁多,弄得这一帮大汉全部都蹲在篝火旁边,听着我的指挥,然后眼巴巴地瞧着。
辛野皱着眉头说道:“食盐太贵了,我们买不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姜宝突然开口了,说言哥,出来外面放哨的那几个,其他人都睡着了。
不过牛头们的心思显然还是很简单,直通他们的四个胃里,一想起以后都吃不上这两天享受的美味,再回归到以前那种难吃得跟翔一般的食物里,就是十二分的不愿意。
到时候大家倒是要看看,什么叫做凶狠。
辛瓜从袋子里掏出了一大堆的草药和瓶瓶罐罐来,我挨个儿地尝了味道,然后让辛瓜帮我把和*图*书这头野猪给分了,切成细长条,又让辛野去找来一块石板,洗尽之后,放在火上烘烤。
那声音又响了起来:“别乱看,我不在这里。”
我们离开了茂密的牛野森林,来到了乱石林,然后在姜宝的领路下,在那曲曲折折、宛如迷宫一般的石道中走着,我背着一个大铁锅,然后还拖着一堆猎物,疲惫不堪,莫名地就想起了之前的那头恐豹来。
我满心想着通过手艺,重获自由,没想到这帮牛头当真是野蛮人,吃干抹净之后,居然又把我们给捆住了。
什么,这儿的食盐,怎么会卖得那么贵呢?
我没有回话,而是对姜宝说道:“他们都睡着了么?”
辛野说那个东西,可以用来买药救人的,用来吃,太可惜了,再说了,鬼市的食盐卖得那么贵,五金筹也就只有十小包,我可舍不得?
永远吃上,免费食盐?
我说你想别说话,我先想一下,总会有办法的。
警告完毕之后,他拿根绳子将我和姜宝绑在树上,方才抱着牛妹,靠着篝火沉沉睡去。
尼玛,以前给俺们吃的,都是些啥玩意啊?
姜宝说什么办法?
接着我们又朝着鬼市进发,越过了黄泉大道,又走了许久,前方终于出现了灯光。
这个时候,辛野还跑过来对我说道:“我容许你们两个给我们当厨师,在林子里待几天,我会送你们回部落去;你们就在那里安安静静地待着,如果有任何坏心思,我不介http://m.hetushu.com意把狡猾的你们给吃了,知道不?”
然而我一直都没有瞧见她的人影,也不知道她的伤势好得怎么样了,还是因为黄家后面的搜捕而离开了这里。
乱石林的区域十分漫长,而我们又走得十分缓慢,所以足足走了大半天,方才出了这一片岩石区域。
姜宝有些紧张,说那怎么办,难道我们要去他们部落,给这帮家伙做一辈子的饭?
快走到洛飞雨藏身的山洞时,我下意识地左右打量。
如此又过了一日,牛头们已经爱上了我做的饭菜,然而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了,当他们发现食物再一次没有味道的时候,辛野怒气冲冲地抓着我的胸口,大声咆哮起来。
我摇头,说不是,我有一个朋友,叫做虫虫,她知晓从岩石里提取食盐的办法,如果她在,不但是你们,就连你们辛丑一族,都能够免费吃上食盐了,而且还有无数的食盐在仓库里,可以卖给别人做交易,也不用你们整日打猎,那般辛苦。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
我说太好了,还有什么没?
我说我不是有五个金筹么?
我不是厨子,不过在一众现代调味料的帮助下,这手艺对于一帮差点儿就茹毛饮血的野蛮人来说,实在是好太多。
我偏了偏头,说所幸的一点在于,他们的脑子,终归还是没有我们聪明。
我心中一动,想着机会来了。
等等,我似乎想起了什么来,仔细琢磨一下先。
辛野、牛妹一帮人http://www.hetushu•com,在尝到了我弄出来的这些食物之后,冲着辛瓜就是一顿叱喝。
姜宝打量了一下,对我说道:“嗯,除了三个在外围警戒之外,都睡去了。”
辛野拍着胸脯说道:“在困难的事情,在我命运之子辛野面前,那都不是事儿,你说吧,到底怎么做?”
与牛头一帮人商量妥当之后,我们开始出发,这帮家伙扛着累累的猎物,然后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斗志昂扬的出发。
这两个家伙都长得人高马大,在我眼中也都是壮汉形象,两人抱在一起,那画面绝对不是“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而是美国UFC无限制自由搏击大赛。
次日清晨,我和姜宝齐力,又给这帮牛头做了一顿饭,然后随着他们在林子里打猎行走。
虽说行动受到拘束,不得自由,不过这茂密的森林之中,倒是有许多的稀奇古怪的动植物,倒是让我大开眼界。
而且他们还打着把我长期奴役的心思。
简直比屎都难吃。
然而面对着凶狠蛮横的辛野,我却不敢有半句埋怨,只有咬着牙前行。
我这大爷并没有当那么一会儿,牛头们还是蛮现实的,吃饱喝足了之后,就把我和姜宝当做奴隶一般使。
我没有回话,与姜宝一起,给那被宰杀过的野猪从里到外地清洗过一遍,然后将它摆到了小溪边的石板上来,对一脸巴结样的辛瓜说道:“整只猪肯定是烤不了的,你们难道就没有别的烹调工具么?”
辛野听http://www•hetushu.com完我的话,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喃喃说道:“救人啊,不过也是在鬼市呢……”
辛瓜说我有个铁锅。
我点头,说对,不过事情有些麻烦。
一直到所有人都睡着了,我们方才得以歇息,而就在这帮牛头入睡不久之后,我的耳边,突然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你们跟这帮阴卒混在一起,是干什么呢?”
我耐心地等待着辛野说完,然后说道:“其实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们永远都能够吃上免费的食盐,只不过……”
我说我的朋友,现在被麒麟鬼市的管理者抓住了,不日即将处死,因为他们害怕这种技术流传出去,会威胁到鬼市的安危,所以才会如此。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们能够救出我的朋友,那么我觉得她应该会帮助你们。
成功地说服了这一帮野兽般的牛头,我心中也是十分高兴,黄家之前凭着人多势众,还叫家长的行为,将虫虫给掳走,那么我就把这一帮满身都是蛮力的牛头来回敬你们。
将这一帮大爷都给用妥当了,我和姜宝方才能吃到一点儿残羹冷炙,接下来我们还得帮着收拾这一片狼藉的场面,而我所有的调味品都给辛瓜给抢走了,说是要帮我保管。
不过……
山谷之中,便是麒麟鬼市。
我这才放心,对着空气说道:“我们被抓了,差点被吃掉;至于现在,我准备叫这帮牛头,去进攻麒麟鬼市。”
我听到这话儿,整个人的脊背都挺了起来,左右望去,却没有瞧见任何人。